顶点小说 > 少年大将军 > 第二千四百四十二章 看戏

第二千四百四十二章 看戏

  宋无方和颜一笑,将领心有不甘,自己这个做统帅的自然不能轻视,不甘,也是军心。

  “你们可看出什么了吗?”他指着沙盘上崩乱的丝线问道。这些线他们看了很久,都知道是李落和麾下牧天狼骑兵将士的行迹,多在丽州境内,偶尔会去漳州和滇州,极少去往景阳米南两州,不曾踏足余州半步,兜兜转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好像只是为了嘲笑南王府而已。

  “看出……啥?”一将摸摸脑门,一头雾水地问道。宋无方笑而不语,从一旁桌上取来一张白纸,铺好,有亲随奉上笔墨,他便在纸上勾画起来,一边画一边说,“廿一,他从草水棠到墨山,廿二,自墨山去往小薄山,傍晚就离开了小薄山郭家村,在五十里外的连余镇安营扎寨……”宋无方念念有词,运笔如飞,将这些日子李落走过的路都画了出来。诸将目不转睛地看着纸上还是有些乱七八糟的线条,瞪大了眼珠子瞧了半晌,有几将似乎看出点不同寻常来,可是说不出究竟是什么,不过就眨了一下眼,睁眼再看的时候刚才心里那点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又消失不见,让人抓心挠肝,很是难熬。

  宋无方没有卖关子,将李落的落脚之地用墨团标记出来,而后以不同的落脚点为起点和终点,重重在这些线条中勾勒出十余条线,一个规则的带着无尽玄妙的图案跃然展现在众将眼前,就听得数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骇然看着纸上的线条。那如刀般的男子双目微微一紧,凝声说道:“八卦?”

  宋无方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在八卦中藏着一道杀门。”说完,他提笔在纸上画了一道线,这道线由东至西,横穿了李落和麾下将士踩出来的八卦,但是当这条线出现的时候,原本玄妙神秘的八卦阵图忽然变得阴森诡异起来,透着缕缕鬼气。座中诸将确有莽夫悍将,但是也不乏文武双全之辈,仔细看着纸上的八卦和断笔,渐渐瞧出几分门道,不管从哪一处进兵,只要进了这个八卦阵中,他牧天狼都可以借助那条断线对擅闯入阵中的外来之敌进行伏击,虽然南王府有兵力的优势,但是面对牧天狼骑兵足以和草海铁骑平分秋色的本领,此间诸将谁也没有把握一定能拦下李落。拦不下,围不住,结果便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牧天狼骑兵的铁蹄之下,没有人敢心怀侥幸。

  “他在等我们!?”一个年纪不过二十上下的年轻将领震惊喝道,面如冠玉,丰神俊朗,虽说比不上宋无缺,却也相差无几。他叫楚修红,是天南楚氏家族的后起之秀,名不传大甘五府,但是在南府名气不小,才情武功俱是绝佳,是天南六公子之一,假以磨练,日后定能名扬天下。这一次随宋无方围堵李落,他没有带兵,只是来瞧瞧那位名震天下的大甘定天王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的本事。

  宋无方点了点头,惊叹一声:“是在等我们啊,以天南州府为阵势,用自己当阵眼,化敌境为己用,生生从我们手中夺走地利,天时各占一半,论人和,牧天狼一向不输于任何人,包括草海相柳儿,这样的一个人和一支军队,谁敢说一定能胜?”

  众将沉默无语,方才心里的郁气早已烟消云散,还以为是他故意挑衅要激怒南王府,没想到竟然还藏着这样杀招。

  “八卦阵还能这么用吗?”楚修红呆呆说道。阵法已近魔道,初看只是平庸,谁知道在宋无方画出那条断线的时候,整个阵法就变了,邪气暴涨,杀意弥漫。

  “这不是八卦阵。”

  “不是八卦阵?哪是什么?”

  “你们可还记得当年定天王自木括地底古城中得到过一个阵法吗?”

  楚修红皱眉,当年李落去木括古道的时候他年纪还小,这件事只是曾听家中长辈闲谈时说起过一句两句,至于他从木括残城中得到了什么还真的不知道。楚修红不知道,但是那个如刀一般的男子知道,脱口而出:“九宫阵法。”

  宋无方点了点头:“不错,正是九宫阵法,舍弃八卦深邃,穷极变化的九宫阵,这些年牧天狼与草海铁骑争锋,亦或是对战极北异鬼,都是将骑兵冲杀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这种追求极致变化的阵法反而没有用处,但是离开草海的地形地势,在别处,就像我们天南诸州,这个阵法有倒转乾坤的效用啊。”

  诸将听罢脸色俱都沉重了三分,的确忘记了除了兵法,阵法他同样不弱。

  宋无方见众将凝重的神色,朗笑一声:“阵法精妙,但是这世上本就没有无解之阵,旁的不说,单凭蛮力也能破阵,别忘了,这里可是天南。”

  诸将一震,面有愧色,竟然叫区区一个阵法摄去心神,当然是愚不可及。楚修红眼睛一亮,笑道:“大公子能看出他的计策,自然有破解的办法,对么?”

  众将一震,齐齐看着宋无方。宋无方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不过任谁看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在等一个人,人来之时,就是破阵之时。”

  李落自然不知道南王府诸将的议论,就在宋无方等着一个人的时候,他正在看戏,丽州有名的云裳曲。云裳曲他只在书上见过,正宗的唱腔布景却悭缘一见,也是因为云裳曲发源自天南偏远之地,流传不广,所有的唱法配乐都与当地的风土人情有关,用卓城里达官贵人的话说就是小家子气了些,难登大雅之堂。

  刚巧,这便有个唱云裳曲的,李落卸了铠甲,没带疚疯,鸣鸿刀倒是还在身边,这里毕竟是南府,小心些总没坏处。

  戏场依着一条小河,左近的树都还绿着,花也开的正艳。天南少杨柳,这里常见的绿树和卓城所见相差极大,叶子更润更宽,色泽更饱满,树枝也伸展的更肆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