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截教仙 > 第一百二十八章.蟠桃宴开

第一百二十八章.蟠桃宴开

  “太白。”

  “帝君。”

  “大天尊派你前来有何要事?”

  听陈九公问话,太白金星笑道:“回帝君,大天尊命臣前来告知帝君八月十五在瑶池召开蟠桃盛宴,特来送柬并询问帝君公主和驸马的婚事是否要一起?”

  “哎呦!”陈九公一拍额头,自己光顾着闭关了,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天庭开不开蟠桃宴,对陈九公来说都不重要,但是别忘了当年陈九公跟玉帝、王母定下,只要占据了北俱芦洲,就立即召开蟠桃宴会,一来彰显一下天庭实力,二来正好为陈九公门下弟子洪锦与玉帝、王母之女龙吉操办婚事。

  可是当日回来就把这事儿稀里糊涂的给忘了,这些年一直闭关,陈九公不出,洪锦和龙吉公主也无法成婚。这不,玉帝今日心血来潮,掐指一算,算出陈九公已经出关,就立即派太白金星前来,询问陈九公的意思。

  “太白且回去告之大天尊,就说洪锦和龙吉的婚事,我并无异意,只不过要放在蟠桃宴次日来办。”

  这第一次蟠桃宴与后世不同,请的是三界高手、各教弟子,其中很多人都与陈九公有仇,而这些人也都知道天庭召开这次蟠桃宴的用意,在宴会之上若是动起手来,陈九公虽然不怕,但不想让弟子的婚礼变成一场战争。

  “谨遵帝君之命,臣一定把话带到。”

  用手一指,一团青光包裹的毕方元神飞到太白金星面前,陈九公笑道:“此物乃贫道为门下弟子准备的聘礼,汝且将其带回,献于大天尊、娘娘面前。”

  “是。”小心翼翼地将毕方元神收入袖中,太白金星向陈九公拜了一拜,躬身退出罗浮洞回天庭向玉帝、王母复命去了。

  看着太白金星离去,陈九公左手一翻,紫电锤现于掌中。摩挲着宝物,陈九公眼中精光闪烁。

  ……

  大赤天兜率宫中,接过金角童子呈进来的请柬,老子看也没看就将其交在玄都大法师手中,“玄都,你看着办吧。”

  “是。”作为老子的唯一弟子,玄都大法师的自由度还是非常高的。因为老师向来无为而治,教中也无事务,像蟠桃宴这种事,按老子的意思就是你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不去。

  出了兜率宫,见因交通子走过来道:“师兄,外有有一道人求见。”

  “是谁?”玄都闻言一愣,这大赤天乃是圣人道场,很少有人能找到这里来,而来此处找自己额无非就是阐教云中子罢了。可要是云中子的话,银角童子应该认识,直接就说是云中子了。

  听玄都问话,银角童子挠了挠头,“师兄,这人我以前见过,但却是想不起来他叫什么了?”

  “嗯?”玄都闻言一怔,连忙向兜率宫外走去。

  出了兜率宫,只见一道人正立在兜率宫前。头戴金冠,身穿紫霞仙衣,水火丝绦系在腰间,见玄都出来,这道人打一稽首道:“多年未见,道兄一向可好?”

  “广成道友!”认得此人正是阐教首徒广成子,玄都大法师连忙走上前去还礼道:“恭喜道友劫难灾满,道行大进。”

  在被陈九公削去顶上三花之前,广成子就已经是大罗金仙,因有人皇帝师功德在身,广成子虽修为尽是,但道基未损。这些年在山中闭关,广成子思前想后,发现自己这些年来做了很多错事。身为大师兄,从不团结师弟,致使四位师弟叛教。作为师门首徒,深受老师厚望,但却未能给师门做出贡献……

  由于道基未损,如今阐教气运正盛,广成子机缘之下竟然将恶念斩去,道行大进。

  “不知道兄前来可是为了前往天庭赴宴之事?”

  “不错。”广成子点头道:“天庭此举却是宴无好宴,会无好会,不如你我同去也好有个照应。”

  “这……”其实玄都大法师根本不想去参加这蟠桃宴,自己拜入老师门下那九转金丹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了,几个蟠桃虽是灵根所产,但也难打动玄都。可是,玄都怕云中子和广成子去赴宴会出什么事。

  当日与那玉帝、王母一战,玄都见识过这两位的厉害,若不是当日有两仪微尘大阵在手,绝对挡不住这二位。况且那陈九公已然归来,以广成子与陈九公之间的仇怨,玄都还真怕他们打起来,广成子和云中子吃亏。

  “如此就依道兄之言。”虽然不想去,但是如今佛门大乘小乘气运相连,佛门气运大增,大兴之势锐不可当,若是广成子、云中子再有什么事,那就麻烦了。

  见玄都应下,广成子告辞离去,玄都觉得心里有些不妥,连忙回到兜率宫去见老子。

  听完玄都所言,老子从袖中取出一宝交给玄都,“此物乃为师以立小乘佛教功德所化后天功德至宝,名唤金刚镯,此物与小乘佛教气运相连可压制佛门,也可克制陈九公的落宝金钱。”

  接过落宝金钱,玄都似乎明白了,不是老师不知道那多宝、孔宣化佛后会被准提佛母拉拢,老师要的就是这件既能从一定程度上压制佛门,又能克制陈九公落宝金钱的功德圣器。

  ……

  西方婆娑净土。

  这里可是与十年前大不一样,当年只有二佛和两个门下弟子无天、金蝉子,但如今佛陀、菩萨、罗汉、金刚,加起来足足有三千多人。

  “师兄,那蟠桃宴你我可去?”

  听孔雀如来之问,释迦牟尼微微摇头,“你我这般摸样,又有何脸面去见昔日同门。”

  “哎……”孔雀如来长叹一声,默而不语。天庭之上三百六十五星君大多是截教弟子,释迦牟尼和孔雀如来在未东归之时,却是不想见昔日同门。即使他们知道二人的苦衷,但释迦牟尼与孔雀如来何等骄傲?

  “金蝉子。”

  “弟子在。”

  听老师释迦牟尼喊自己,一个白袍小和尚从殿外走进来向释迦牟尼与孔雀如来行礼。

  “去告知东来佛祖,就说此次蟠桃宴由他前往天庭走上一趟吧。”

  “是。”

  释迦牟尼说的东来佛祖就是弥勒佛所斩善尸所化。当日初至婆娑净土,释迦牟尼问其从何而来,弥勒对曰从东而来,后来弥勒化小乘佛教未来佛,借功德斩去一身,本尊转世直至归位之时才可重现灵山之上,只剩下善尸分身东来佛祖留在婆娑净土。

  得知释迦牟尼与孔雀如来不去参加蟠桃盛宴的消息,东来佛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起身往灵山飞去。

  “东来佛祖!”

  听见后面有人喊自己,东来佛祖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但人家叫自己却是不好不应。“南无燃灯上古佛。”

  “东来佛祖多礼了。”如今燃灯道人早已化佛,而且是佛门上古七佛第一位。这佛门上古七佛指的是小乘佛教未来佛弥勒尊王佛归位之前,佛门出现的七佛。因为燃灯与西方二位圣人同辈,又失去了小乘佛教上古佛之位,准提佛母为了补偿他,才让他担任上古七佛之首。本想增加其气运,让他能够早日斩尸。可谁想这燃灯古佛竟然被恨意蒙蔽,导致无法斩尽,到现在还是大罗金仙修为。

  对这位燃灯古佛,东来佛祖实在是无奈至极,但此时自己本尊涅槃,此时的佛门中无有自己的位置,地位上还不如这燃灯,也只能和他客套几句。“不知燃灯古佛这是往何处去啊?”

  “听闻天庭召开蟠桃盛宴,贫僧想请东来佛祖助我了结昔日因果。”

  “什么!”东来佛祖闻言却是吓了一大跳。当日见燃灯古佛归位之后迟迟不能斩尸,众佛都比较着急,最后准提佛母将燃灯请至八宝功德池前,才知道这燃灯是被恨意蒙蔽,道心受损。而燃灯的恨意说起来还真有些让人无语,第一就是当日陈九公从燃灯手中夺取了定海珠,不过那定海珠本就是赵公明之物,人家弟子为老师取回宝物乃天经地义啊。第二是因为万仙阵一战,龟灵圣母舍命一击将燃灯重伤。但那龟灵圣母现在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你想报仇都报不了。第三就是当日释迦摩尼立孔雀如来为小乘佛教未来佛,但释迦牟尼作为小乘佛教教主却是有这个资格,你也怨他不得。

  如今龟灵圣母魂飞魄散,那释迦牟尼与孔雀如来乃佛门二佛,又神通广大,这燃灯说要了结因果也就只能去找陈九公了。

  可是陈九公就好惹吗?当日自己师兄药师王佛与大日如来佛一起出手,不但未能将其击败,还使得佛门至宝十二品金莲受损,这燃灯古佛今日找自己去对付陈九公,不是要一起去送死吗?

  见东来佛祖神色大变,燃灯古佛连忙开口道:“东来佛祖,贫僧知道那陈九公有些手段,并不是想将其击杀,只需落其面皮,除了我心中这口恶气就好。”

  “哦?”知道燃灯古佛与陈九公之间的因果本就不至于你死我活,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无非是想落陈九公给自己出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还能使燃灯古佛摆脱心魔,给佛门再增添一位准圣。

  想到此处,东来佛母点头道:“古佛既然这么说,贫僧愿意相助。”

  “多谢东来佛祖。”亲耳听到东来佛祖答应,燃灯古佛顿时大喜,双手合十就是一礼。

  连忙闪身让过,东来佛祖连忙道:“古佛先别忙着谢,此事紧靠贫僧一人之力却难成功,还需请我师兄与大日如来出手相助。”

  “那是自然。”知道自己报仇、斩尸有望,燃灯古佛哈哈大笑,心里暗道:“陈九公,你给我等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