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截教仙 > 第六百一十六章.你比准提还无耻

第六百一十六章.你比准提还无耻

  金鳌岛,坐忘岩上。

  无极老祖向陈九公询问有关那摩诃婆罗阿般罗大阵的事。这就好比我们遇到什么事,喜欢咨询专家一样。在阵法方面,陈九公就属于专业人士,而且还是最顶尖的专家。除了那在紫霄宫的通天教主以外,洪荒虽大,也无人能比得上陈九公。

  听无极老祖问起那摩诃婆罗阿般罗大阵,陈九公微微一笑,“老祖神通远在九公之上,又岂会猜不中那准提是那般算计?”

  无极老祖闻言一愣,随后冷笑:“道友谬赞,无极哪里比得上比较?道祖不出,洪荒之上,恐再无人是道友之敌手。”

  陈九公摇头苦笑,怅然道:“九公自问,单打独斗不惧任何人,但若诸圣联手,除非有道祖神通,不然也是徒劳。”

  陈九公笑道:“老祖不会真不知那准提算计吧?”

  无极老祖眼中精光一闪,一撩黑袍,坐在陈九公对面,“那准提奸猾无比,既然派青莲布下摩诃婆罗阿般罗大阵,必是有更深的算计。只是不知他算计的是我魔族,还是在算计道友。”

  陈九公微微摇头,“老祖不用想了,准提是在算计魔族。”

  “哦?道友怎么知道准提不是在算计截教?”听陈九公之言,无极老祖不甘示弱,立即反唇相讥。

  陈九公不答反问,“老祖可知这佛门贤者劫?”

  无极老祖神色一正,应道:“我魔族正是应劫而出,又岂会不知?”

  “老祖可知,这贤者劫将是开天辟地至今,洪荒最大的一次量劫?”

  无极老祖心头一震。忙向陈九公问道:“道友神通广大,可是参悟到了什么?”

  无极老祖刚说完,就看见陈九公眼中浓浓的哀伤之色,然后听陈九公道:“多宝薨,量劫起!”

  无极老祖闻言大惊,他虽然知道陈九公的道行高,但没想到陈九公的道心竟然高到这种地步。他在魔界参演天机,参悟整整九九八十一日,也毫无头绪。可陈九公一语就能道破天机,如何不让无极老祖震惊。

  看到陈九公满脸的哀伤之色。知道截教门下重情义,无极老祖连忙劝道:“道友节哀,大势如此,无人能改。无极相信,以道友的神通、手段,截教必能应劫。”

  陈九公淡淡一笑,将脸上的哀伤之色一扫而空,“多宝薨,量劫起。量劫一起。必有三教联手伐我截教,纵使我神通了得,也难挡三教四圣。纵然我门下弟子万众一心,也难挡三教齐出。”

  听陈九公这番话。无极老祖暗暗倒吸一口凉气。当年通天教主率截教上下斗四圣,如今陈九公也面对这样的局面。而且当年三教四圣,却只有阐教门人出战。现在呢,不光是阐教门下。还是势力庞大的佛门、妖教。单凭截教一家,是万万不敌。

  俗话说:唇亡齿寒。魔族和截教虽然还没到唇齿的关系,但无极老祖知道。截教一破,佛门接下来对付的就是魔族。

  陈九公看了无极老祖一眼,发现他神色如常,但目光却阴晴不定,就知道自己说的话已经起了作用,紧接着就说了一句让无极老祖又惊又怒的话。

  “截教一破,佛门必灭魔族。”

  “什么!”陈九公此言一出,无极老祖瞪大了眼睛,可他心念一转,暗道:“这恐怕是陈九公在算计老祖。”

  想到此处,无极老祖微微定神,“道友此言差矣!我魔族得天道眷顾,只要不出魔界,九大魔主就是九位圣人。即使三教四圣入魔界,也要他有来无回!”

  无极老祖这番话,说得是霸气无比,当然了,他也有这个自信。可是说完这话,无极老祖却看见陈九公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在陈九公眼中,无极老祖看到了浓浓的讥讽。

  无极老祖心中暗恼,不由得出言问道:“道友为何不以为然?”

  陈九公反问无极老祖:“老祖乃魔界之主,可知魔界因何而生?”

  “自然是……”

  无极老祖话刚出口,就被陈九公打断,只听他道:“天、地、人、魔,洪荒四界。天道不会让魔界独立在外,魔界应此劫生,此劫中必有了结!”

  陈九公这番话出口,无极老祖脸上傲然之色尽去。的确如此,天道之下,有天、地、人、魔四界。按理说,魔界和其他三界应该是等同的存在,但如今的魔界却不一样,纵使佛门势大,也不敢闯入魔界。人教隐退,截教被灭后,就是阐、佛、妖三教四圣联手,恐怕在魔界中也讨不得什么好处。

  无极老祖在魔界,就相当于魔界的鸿钧。可是无极老祖自己清楚得很,自己不过就是天道的一颗棋子罢了。虽然不用做圣人的棋子,但做天道的棋子更难受,连一丝回转之地都没有。如果真按陈九公所言,那魔界也就完了。

  无极老祖心乱如麻,有些慌乱,但看见陈九公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心中一动,连忙问道:“道友可有妙计教我?”

  “这老魔头终于服软了!”陈九公心中暗里,脸上却尽显为难之色,“老祖,不是九公不愿帮你,而是如今我截教自身难保,实在无能为力啊!”

  无极老祖不由得一滞,看着陈九公那张脸,连脸角上都带着笑意,心中暗暗发恨,但有求于人,无极老祖一咬牙,“道友放心,我手中还有些棋子,可助道友一臂之力!”

  让无极老祖吃惊的是,陈九公听了他这番话,不但没有感激涕零,反倒还摇了摇头,“老祖,这并非是助我,而是在帮你自己!”

  无极老祖怒极反笑,指着陈九公骂道:“早年间,我等在紫霄宫听道时,元始天尊曾骂准提无耻。在老祖看来,道友你比准提还无耻!”

  让无极老祖更没想到的是,听了他的嘲讽,陈九公不但不恼不怒,反倒颇有自得之色,“多谢老祖称赞!”

  无极老祖指着陈九公,长大了嘴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陈九公哈哈一笑,伸手将无极老祖的手拍落,“老祖,非是九公诓你,你要知那摩诃婆罗阿般罗大阵,就是佛门灭你魔族的手段!”

  “道友这话从何说起?”说到正事,无极老祖神色为之一正,向陈九公发问:“洪荒阵法,诛仙五行。诛仙剑阵杀伐无双,非四圣不破。先天五行大阵聚先天五方旗,防御之强,非五圣不破。不是老祖夸口,除非他佛门集诛仙剑阵、先天五行,否则想灭我魔族,那是妄想!”说到此处,无极老祖指了指金鳌岛外,“诛仙剑阵,乃截教至宝,相信不会落在佛门手中。而先天五行大阵么……妖族哪个,不过尔尔。没有真正先天五方旗,不过是一死阵罢了。”

  “老祖好见识!”陈九公夸了无极老祖一句,这好比先给了一甜枣,然后就是闷头一棒子,“老祖知诛仙剑阵、先天五行,又知不知道那摩诃婆罗阿般罗大阵的威力?”

  无极老祖毫无顾忌地摇了摇头,“却是未见过此阵全部威力,不过看那主阵之宝九品金莲、十二品造化青莲和十二品三色莲台,虽都是至宝,但防御有余,攻击不足,如何能灭我魔教?”

  “哎……”陈九公幽幽一叹,“老祖却是不知!”

  无极老祖面皮一抽,咬牙问道:“还请道友赐教!”

  陈九公点点头,反问:“老祖可知佛门般若菩提大阵?”

  “佛门镇教大阵,谁不知道?”见陈九公还在兜圈子,无极老祖没好气地说道。

  “老祖稍安勿躁。”陈九公安抚无极老祖一句,便道:“老祖可知,那般若菩提大阵又名阿唎耶多罗大阵!”

  无极老祖心头一动,口中喃喃自语:“阿唎耶多罗……摩诃婆罗阿般罗……阿唎耶多罗……摩诃婆罗阿般罗……”足足叨咕了三遍之多,无极老祖才恍然大悟,重重地一拍巴掌,“准提好算计!”说着,双眼放光地看着陈九公,躬身一拜,“若非道友,我魔族危矣!”

  陈九公坦然受了无极老祖一拜,微微颔首,“老祖明白了吧,你不是在帮我截教,而是在帮你自己,是在帮你魔族。”

  无极老祖不由得摇头苦笑,和陈九公做交易实在是太吃亏,不但不讨好,反而还欠陈九公人情。

  无极老祖很是无奈地起身,郑重地向陈九公一揖,“教主大恩,无极铭记于心,他日必有后报!”

  陈九公再受无极老祖一拜,不由得哈哈大笑。无极老祖这一谢,因果就算是结下了,不但能解截教之危,还能让无极老祖欠自己一个人情,真是再划算不过了。

  看着陈九公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无极老祖就忍不住火大,生怕自己忍不住出手,违背了天道之命,连忙向陈九公告辞离去。临走时,无极老祖还给陈九公丢下一句话,“道友,你比那准提无耻多了!”

  “多谢道友称赞!”陈九公丝毫不以为意,坦然受之,当感觉无极老祖出了诛仙剑阵之后,陈九公微微一笑,喃喃道:“若不无耻,如何兴我截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