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截教仙 > 第七百三十五章. 东皇遗孀

第七百三十五章. 东皇遗孀

  太阳星中,满是金色的太阳真焰,陈九公一入太阳星,那无穷无尽的太阳真焰如潮水般涌来。【风云小说阅读网】

  陈九公大袖连挥,两片青光左右冲起,太阳真焰遇青光便向两旁分开。

  陈九公感觉到一股微弱的气息,抬眼望去入眼只有猛烈的太阳真焰。

  突然,太阳真焰中一团金焰冲起,金焰化作一张人脸,向陈九公撞开。

  看清那人脸的五官样貌,陈九公心神剧颤。以陈九公现在的神通,纵使不敌鸿钧、老子,但也不至于害怕。此时心惊,只是因为这人的样貌很熟悉,当年自己曾于混沌钟内见过一面,正是太阳之精灵,上古妖族东皇太一!

  “装神弄鬼!”陈九公冷哼一声,就算东皇太一活着,自己杀他也不过反手之间,何况他已经死了。

  毁天剑斩!剑光一闪,火脸于剑下断。

  “陈九公!你敢在太阳星乱来,就别怪我与你不死不休!”大日如来进到太阳星中,现在熊熊太阳真焰中,手持屠巫剑怒视陈九公。

  “手下败将,何以言勇?!”陈九公不屑地道了一句,右手虚空一抓,一道狂暴的混沌气流在掌中化作盘古幡。

  陈九公持幡在手,闪身让过大日如来一击,反手轮幡把大日如来打飞出去,大日如来落在太阳真焰中,挥动手中屠巫剑。

  屠巫剑上火光千万,道道火光化作一只只三足金乌向陈九公扑去。

  陈九公将盘古幡一搅,混沌剑气四S,S穿一只只三足金乌。

  大日如来推动顶上金乌羽冠,金乌羽冠中发出一声长嘀,那声音穿空破火浪,一只三足金乌于太阳真焰中化形。这只三足金乌和刚才的那些都不同,刚才的那群三足金乌不过是太阳金焰凝聚而成。这一只不但有眉有眼,浑身羽毛也非常真实。

  三足金乌口中叼着玄黄日月钟,长长的喙一动。直接将玄黄日月钟吞入口中。

  玄黄日月钟入口,三足金乌从头到脚闪现玄黄之光,三足金乌长嘀一声,张口吐出一道玄黄之气。

  这道玄黄之气如箭。犀利无比。和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或玄黄无量塔垂下的玄黄之气不同,倒是和玄黄破法幡打出的玄黄剑气有些相似。

  陈九公刚刚闪身避过,就又有玄黄之气S来,陈九公祭出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以玄黄之气对玄黄之气。

  有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护身。三足金乌连连喷出玄黄之气始终伤不到陈九公,但大日如来却趁机酝酿了新的招数。

  火之灵根扶桑树,生于太阳星,今日重归太阳星的扶桑树就如龙归大海。

  万丈扶桑树立于太阳真焰之间,金色的太阳真焰从四面八方涌向扶桑树,一到扶桑树近前,太阳真焰就化作金色的火焰漩涡进入树体之中。

  五行之中火克木,木遇火而燃,扶桑树为先天火之灵根,真乃天地之造化。

  扶桑树自化形之日起就有枝无叶。往日只有空无一叶的枝条摇曳。

  今日在太阳星中吸取了太阳真焰,扶桑树的树枝上竟然生出金色的树叶。

  大日如来落在树顶,双臂挥动之间,扶桑树上冲起金色火光万丈。

  陈九公左右挥动盘古幡,盘古幡长至百丈之长,其上放S出狂暴的紫光,陈九公将盘古幡竖立于胸前,低喝一声,一道巨型混沌气剑向扶桑树斩去。

  大日如来将屠巫剑往上一抛,扶桑树凝聚的金色火光凝聚于屠巫剑上。屠巫剑瞬间化作一金色火焰巨剑横空而起,迎上混沌巨剑。

  二剑相撞,一起泯灭,屠巫剑掉落。这一个回合。看似是打了个平手,其实却是陈九公技高一筹。他御使的混沌巨剑仅是盘古幡S出的,可大日如来的金色火焰巨剑中却有屠巫剑。

  大日如来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去接住屠巫剑,却有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旁伸出,把屠巫剑夺入手中。

  “母……叔母?”大日如来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女子眼睛都直了。起初见此女一身妖后装束,还道是生母羲和复生,仔细一看才知道不是。

  这女人貌美如艳,身高九尺,比大日如来还高一头。身着三足金乌大日袍,头上戴的是和大日如来一样的金乌羽冠,手提屠巫剑,女王风范*人。

  “好一个英武女子!”陈九公打量这女人两眼,不禁暗叹一声,截教女仙无当、金灵、龟灵、火灵,四大圣母个个英武不凡,但和面前这女人一比,无不弱上一筹。

  回想大日如来刚才对这女人的称呼,陈九公暗吸一口凉气,“东皇遗孀,果真不凡!”

  女仙目瞪陈九公,一扬手中屠巫剑,“先夫神通盖世,一钟一剑横行洪荒,只可叹先夫早逝,后人不肖,东皇钟流落旁门。竖子无能,屠巫蒙尘!”

  女仙的话听的陈九公一愣一愣的,这女仙和大日如来不是婶侄么,怎么说话这么冲呢。

  陈九公抬眼望去,只见大日如来满脸羞红,想说什么还不敢开口,好一副委屈的样子。

  女仙回头瞪了大日如来一眼,骂道:“好好的妖皇太子不做,非要改头换面入他旁门。可叹你父帝俊,虽不如你叔父英武,但也是洪荒佼楚,生子不肖,平白落先人面皮。”

  这女的说话太给劲儿了,大日如来胸膛一起一伏,气的够呛。自证道成圣之后,身份地位发生了巨大变化,就连女娲娘娘也不敢和自己这么说话,但眼前这女人身份非比寻常,大日如来只能深吸一口气,将怒火强压下去,恭恭敬敬地躬身道:“叔母教训的是。”

  “哼!”女仙白了大日如来一眼,冷哼一声后转头望向陈九公,“小辈,还我先夫东皇钟来!”说完,女仙身形一动,整个人化作一团火光卷着屠巫剑直奔陈九公掠去。

  陈九公飞身暴退,*其锋芒。这女仙不是圣人,但一出手威势绝不亚于混元圣人。那屠巫剑到了此女掌中,威力平添三分,剑动之间,太阳真焰相随,,

  陈九公一退避其锋芒,二退聚自身气势,三退周身法力勃发,三退过后飞身直上,盘古幡摇,紫光暴起,迎上屠巫剑。

  盘古幡与屠巫剑对碰一十二记,女仙如断线风筝般向后飞退,陈九公长出一口浊气,脸上一片潮红,看着那落在熊熊太阳真焰中的女仙,“元神之体!以力证道!道友好神通!”

  熊熊太阳真焰凝聚成云形,托住落下的女仙,女仙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陈九公,道:“毁灭之道!好神通!不愧为截教教主,比那准提强多了。”

  陈九公不知道这女人为何拿准提说事,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道友说笑了,准提何德何能,能与截教教主相提并论。”

  话音落下,青金二色光芒卷过,准提佛母、女娲娘娘和玄都**师出现在太阳星中。

  “准提,你……”女仙见到准提佛母,刚要说些什么,但当看到准提手中的两张图卷后,不禁神色动容。

  准提翻手将青金两张图卷收起,向女仙一拱手,“道友脱难,可喜可贺,准提为道友贺!”

  “妖后脱劫,可喜可贺,女娲为妖后贺!”

  女仙看了女娲娘娘一眼,摇头道:“我为太一之妻,但与妖族并无瓜葛,妖后之名娘娘莫要再提。”说完,女仙把脸转向大日如来,随手把屠巫剑丢给大日如来,“东皇一剑,钟响魂灭,剑出巫头落!拿好了,莫要丢你父、叔父面皮!”

  大日如来把屠巫剑接在手中,向女仙一拜,“叔母教诲,小十铭记于心。”

  教训完大日如来,女仙看了准提佛母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最后把目光投向了陈九公。

  陈九公还道这女仙要夺混沌钟,不想女仙却道:“毁灭之道成圣,又掌盘古幡、混沌钟,陈九公,望你有朝一日能破开天道。”

  陈九公张了张嘴,女仙最后那句话似乎以前也有人对自己说过。

  女仙又道:“罗睺破天道,天道不全,虽有鸿钧合道,但天道仍有缺陷。紫炁毁玉碟,造化玉碟碎,流落洪荒大地……”

  “孽障!住口!”一道玄光破空击来,将女仙打飞出去。

  玄光一顿,化作造化玉碟。造化玉碟飞到女仙上空,洒下阵阵玄光罩住女仙。

  陈九公催动盘古幡打出道道混沌剑气,“鸿钧老儿!莫要忘了你我约定!”

  道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开天四灵,不为天地所容……”

  “哈哈哈哈……”陈九公哈哈大笑,将手中盘古幡一摇,盘古幡在他手中化作一道紫光,陈九公将紫光打出,紫光直击造化玉碟,“怎么?鸿钧?怕我从这位道友的话中听出什么么?”

  造化玉碟上玄光一弹,弹开盘古幡所化紫光,“陈九公,莫要太过分了!”

  陈九公伸手接住紫光,略一思索,感觉自己还是不能*得太紧,万一给鸿钧惹急了,自己还真不好收场。想到此处,陈九公将盘古幡收起,在一旁冷眼旁观。

  在造化玉碟之下,女仙化作丝丝太阳真焰消散在太阳星中,但她的声音却回荡在众人耳旁,“紫炁毁造化玉碟,造化玉碟碎,大部分为鸿钧所得,却有四品流落洪荒,三年会有一品出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