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余生当铺 > 2.【01】
  传说,在地狱的深处,有一座“余生殿”,只要执念够深,就能够召唤它出来。

  和余生殿交易,能够实现任何愿望。只是,需要用你最珍贵的东西去换。

  秦末,王朝统治暴虐残酷。

  自始皇帝修长城、建阿房宫后,秦二世不顾天下百姓之苦,又广征军民,且不概幼儿妇女,大规模修造秦皇陵。

  未果,又继续建造阿房宫。

  彼时,赋税、兵役、徭役、酷法犹如四座大山压在百姓身上。

  一时间,举国上下,饥、病、劳、苦,死伤无数。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要问哪里最能体现出民不聊生,生不如死,自然是地府了。

  从前,来奈何桥边的鬼魂们,大抵都要去望生台上看看前世,去三生石边挤几滴眼泪,最后才哭哭啼啼的喝了孟婆汤,被鬼差羁押着,一步三回头不情不愿的投胎转世去。

  而最近,往来的魂魄们,各个鬼目焦急,排了长长的队伍,也不去那什么望生台,三生石了。

  只愿快点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去投个好人家。

  一个面黄肌瘦的小鬼嫌孟婆汤太苦,稍微喝慢了点,便被后边的大妈鬼催着:

  “快点喝啊,磨蹭什么!我们都还等着投胎呢!”

  由此可见,那上面的世道,做人可比做鬼难多了。

  地府,奈何桥边,一座破败的古庙里。有一黑衣女子,侧身卧睡在墙角的贵妃榻上。女子满身酒气,正醉得不省人事。

  两个约莫十三、四岁样子,侍女打扮的小姑娘正皱着眉头,一左一右的推搡着她。

  “小姐、小姐,您醒醒,该起来熬汤了。”

  绿衣的侍女脸上满是愁容,她一面摇着黑衣女子的肩膀,一面拿手轻轻的拍着女子的下脸颊。

  女子仍是纹丝不动。

  另一身着红衣,眉眼温柔的侍女想了想,终究是鼓起勇气,拿了一手捏着女子的鼻子,一手捂着女子的红唇。

  绿衣侍女见状,忙向后退了几步,似是在躲避什么。

  不到片刻,黑衣女子脸色开始涨红,脸庞左右挣扎了几下,终于醒了过来。

  红衣女子身形一闪,瞬时离榻一丈之外。

  只见黑衣女子幽幽的睁开眼睛,眸色一寒,周身金光迸发,噼啪一声巨响,贵妃榻竟然瞬间炸裂。

  黑衣女子随之摔落在地,以手撑地,慢悠悠的撑着墙角坐起来。

  “绛珠、曼珠。”

  黑衣女子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哑这嗓子阴森森的问道:

  “你们两个是不是想被打回原形,永生永世呆在这黄泉之内?”

  两侍女皆打了个冷颤,被唤作绛珠的绿衣侍女却是不满的开口到:

  “小姐,您这都醉了一个月了!奈何桥上熬汤的□□都淡了。今天恐怕您得亲自过去了。”

  黑衣女子皱着眉头抬眼望出庙外,可不是么,奈何桥上,她那□□快淡成一道薄雾了。

  近来,地府的往生鬼魂愈发的多了起来,原本她只需要三日熬制一锅往生汤,如今一天一锅都不够喝。灵力消耗得厉害,分身乏术。

  “早知如此,就实话实说好了,非得熬什么往生汤,累死人了,也没查到个蛛丝马迹。”

  黑衣女子十分不满,她拿手撑了下巴想了片刻,忽说道:

  “绛珠、曼珠,人间有春花秋月、清风雨露和青天碧海。你们可愿意随我去游历一番?”

  “真的嘛!”

  二女皆是十分惊喜,自她们有意识开始,就在这八百里黄泉待着了,整个世界除了黄沙海洋,就是阴沉灰暗的天空。

  早就听闻人间熙攘热闹、万千繁华,一时间向往不已。

  “可是,我们若是离开了。您日日用□□应付了事。冥王知道了必要为难您一番?”绛珠面带愁容。

  “哼,这地府,我想来便来,想走就走。”

  黑衣女子一脸倨傲,“何况,当初我只答应在奈何桥替他熬制往生汤,可未曾说过一定由本尊亲循!”

  “那小姐,那我们要去人间做什么呢?”曼珠问。

  “不是说了么,游历。游四时,看风月,品人情,尝百味。”女子悠悠说到。

  “到人界以后,我便化名孟七。你二人可要记住了。”黑衣女子交代。

  “是,小姐。”

  此时人间正是公元前209年,秦末,会稽。九月白露过后不久。

  孟七主仆三人自地府出来后,一路漫无目的游山玩水。

  人间秋意正浓,漫山的树叶有的渡了一层金黄,有的穿了一身红衣,只有松柏还是四季常绿,远远了望去,五彩斑斓的一片又一片,霎是好看。

  绛珠和曼珠届是第一次来人间,每见到一处事物,就要惊叹一番,不住询问孟七。

  一日下来,孟七烦不胜烦。

  “小姐,您快看!那座庙和咱们住的很像呢!不过比咱们的气派多了!”绛珠指着一座新盖的寺庙跑去。

  “始、皇、庙......”曼珠抬头,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正待回头问孟七这始皇是谁,却见孟七面带薄怒,一脸铁青的朝里走了进去。

  “小姐怎么忽的不高兴了。”绛珠问。

  曼珠撇了撇嘴,一耸肩,双掌朝外一开。意思说她也不知情。

  “呜呜,阿娘!阿娘!阿娘你怎么了?呜呜”

  只听庙里传来阵阵少女的哭声,孟七抬脚跨进庙门内。

  只见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女,正伏在一具农妇打扮的女人身上。

  少女身着破破烂烂的布裙,衣袖和裤腿上满是布丁,头发散乱的披在身上,似是很久没有梳理。

  少女虽然衣着褴褛,却算的上干净,唇色和脸色苍白暗淡,鼻子挺翘,下巴尖巧,依稀可惜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

  “阿姐,阿姐,求您救救我阿娘。阿娘她,不知道为何,晕过去了。”

  少女瞧见孟七三人进来,看着面善的样子,急急的磕头。

  孟七蹲下,细细查看妇女的情形。

  这妇人面黄肌瘦,两颊深凹,看样子是饿了很久了,已经接近灯尽油枯的时刻,还剩一口气吊着。

  孟七微微摇了摇头,朝绛珠要了些水,顺着妇人的嘴角灌了进去。

  不多时,妇女悠悠醒来。见眼前的孟七先是一愣。

  “阿娘,您醒了。”少女大喜,连忙跪走了过去。

  “姬儿... ...”妇女看看孟七,又看了看少女,似乎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姬儿,娘受不住了。你要好好活着。”

  妇女拼着一口气,被唤作姬儿的少女,眼中闪着泪花,不住的摇头。

  “恩人”妇女又吃力的将头转向虞姬:

  “看您的穿着,应该是大户人家。我们一家人,是从沭阳逃难来会稽的。路上,死的死,散的散,如今,就剩下我和女儿虞姬二人了,我受不住了,请您一定,一定要,收留,收留......”

  妇女,还没有说完,手便滑落了下去,重重的打在地上。

  “阿娘!”

  被唤作虞姬的少女伏在妇人的尸体上,嚎啕大哭。

  绛珠一向心软,从前见奈何桥上的魂魄被鬼差抽了几鞭子,都要跟着难过。

  见此情形,更是泪如雨下,拿帕子擦着眼泪,伏在曼珠的肩头上颤抖。

  孟七叹了一口气。

  “人死不能复生,小妹妹,你节哀吧。”

  少女只是置耳不闻,自顾自的哭泣着。

  孟七自知劝慰无用,便起身,示意两个侍女离开。

  绛珠抬起头,面带疑虑,似想问孟七为何不带走少女。

  未开口,少女听见三人的脚步声,抬起头,红着眼睛看向孟七:

  “阿姐,您不愿意带我走么。虞姬感您大恩大德,愿为您做牛做马。”

  孟七停住要走的脚步,转身,定定的看着她:

  “你唤虞姬是么?那好,虞姬,你听着。”

  “来救你的人,是一个盖世英雄,他会骑着乌骓马出现。”

  会稽县府内。太守殷通对一中年男子说道:

  “项梁先生,听闻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起义。连克大泽乡、蕲县、陈县。不到三月时间,一路向西进攻,如今很快就要攻进关中,直逼咸阳城了。我思忖再三,以为这是天要亡秦。先生一向是有大智慧的人,如何看?”

  被称作项梁的男子说:“天下受秦王朝统治之苦已经很久了,我本是楚国名将项燕之后,不敢忘本,未曾将这秦王视为君主。如太守想替天行道,反了这吃人王朝。项梁愿效犬马之力。”

  殷通大喜,完全忽视了项梁唇角,一闪而过的冷笑。击掌大笑道:

  “好!好!先生大义。我即刻发兵,任用你和桓楚为将!”

  项梁接着说:“听闻桓楚仍在逃亡之中,不知所踪。所幸,我侄儿项羽和他有私交,可以让他奉命前去寻找桓楚。我这就去召他进来。”

  项梁走出会稽府,朝背对着门,持剑等候的一青年男子走了过去。

  青年男子约莫二十过头,却身长八尺,唇上和下巴有青青的胡子拉碴。

  粗看粗犷,再近了看样貌,却是俊秀异常。更奇特的是,男子竟是重瞳,眼珠中间瞳孔处,两个光圈淡淡的交叠在一起。看着人的时候,似是没有焦点。

  这重瞳男子,便是项羽。

  叔父二人碰面,互相点了个头,通晓对方心意。项羽便提着刀,大步流星的走入会稽县府内,直奔殷通而去。

  手起刀落。一个时辰后,会稽县府血流成河,太守殷通成了刀下亡魂。

  其实,项梁早有反秦之心,名将之后,怎甘屈居人下。潜伏在会稽太守身边已久,只待时机成熟,便取而代之。

  次日,项梁便派项羽去接收吴中郡下属各县,共得精兵八千人。又部署郡中豪杰,派他们分别做校尉、侯、司马。

  项梁自拥会稽太守,项羽为裨将,去巡行占领下属各县。

  传说,项羽在去接收吴中郡的途中,路遇一座新盖的始皇庙,为震军心,一怒冲冠,将始皇庙砸了个稀巴烂。

  同时,还在始皇庙内救了一名奄奄一息的少女,名唤虞姬。

  少女为救项羽救命之恩,便一路跟随在了项羽左右。

  当然,以上只是传说。真实的情况,并不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