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余生当铺 > 11.【10】
  十二月,隆冬最盛时。

  刘邦领着大军将项羽层层叠叠的包围在垓下,日夜派兵轮守,连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包围圈越来越紧,项羽只能不断的派兵修筑营垒,将汉军隔绝在城外三里。

  楚军帐内,虞姬被项羽用麻绳捆得结结实实,依柱而立。

  “大王,你听我说!”虞姬气急,她不过打了个盹的功夫,就被绑成个粽子。

  “虞姬,你不走也得走。别废话!子时三刻,西南方向的汉军就要轮守,是守卫最为松懈的时刻。赵、陈二位副将,各带一队兵马,一队偷袭,另一对带着你,骑乌骓马冲出包围而去。”

  “大王!你是要妾弃你而去,苟且偷生吗!妾做不到!”虞姬嘶吼,死命的挣扎着,无奈绳子越勒越紧,令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项羽大步走向虞姬,抬起她的下巴深深吻了下去。直至呼吸浑浊,胸口沉闷方才放开。他的重瞳微微转动,看得虞姬有些晕眩和迟钝。项羽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到:

  “虞姬,你还年轻,还有无限美好的时光。往后余生,兀自珍重、不要挂念我、也不必替我守寡,找个寻常人家,疼爱你的丈夫好好活下去。”

  “大王,余生若无你作陪,虞姬不愿独自苟活!不能同生,但求同死。”虞姬哭泣,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项羽手背,烫的他生生发疼。

  “成王败寇,虞姬,我不愿糟蹋了你。”

  项羽说完,便转过身不再看她。他强忍着眼泪,对身旁的副将说道:“看好虞姬,子时三刻一到,立刻突击。”副将应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到。虞姬内心焦急,她拼命的扭动着身子,试图挣脱。麻绳随着她的挣扎越勒越紧,几近入肉,胸口处,一块硬邦邦的木块烙得她生疼。她心下一顿,开口说道:

  “大王,虞姬愿意走。但是走之前,可否最后陪大王喝三杯酒?”

  项羽转头,侧脸微微动了一下。应道:“好。”

  绳子松开,虞姬支开了守卫。亲自去火炉旁拨炭,温酒,并顺手将木牌仍入炭火。

  木牌不知是何材质做成,入火即着,瞬间灰飞烟灭随着火光摇曳,虞姬惊讶的发觉自己的灵魂居然离开了□□,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她带入另外一个漆黑的空间。

  落脚之处,破败又熟悉的古庙。虞姬毫不迟疑的走进庙内。庙内一如从前,阴冷空寂。

  “虞姬,你来找我,是为了项羽?”角落处榻上黑衣女子声音清哑。

  虞姬开口:“我孤掷一注来找你,不管姑娘是何方神圣,只要你能够帮我留在大王身边,我愿意付出一切。”

  “如果我要的是你的命呢?”黑衣女子开口。

  虞姬只是微微一愣,然后不屑的笑到“余生殿,不换钱不易物,自是要最珍贵的东西来换。”

  “是,用你的余生,来换心愿达成”

  “我的盖世英雄,赤血丹心、心怀天下,虽败犹荣。我愿化为他心头的那颗朱砂痣,他生我便生,他死我便死。”虞姬想起那个伟岸的身影,心里霎时一片温柔。

  台上的黑衣女子随手将酒杯一丢。酒杯划过空中,“哐当”一声砸到了地面上。很快有一名绿衣女子应声出现,淡定的捡起杯子离开。

  “如你所愿。那末,交出的余生吧”。

  “你要便拿去,没了大王,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虞姬未曾有一丝犹豫。

  不多时,从她身上升丝丝白气,这些气息朝着黑衣女子方向流去,缓缓进入女子手上的一个瓷瓶里。不过片刻,瓷瓶周身亮起朦胧白光,莹莹如玉。

  “这是梦蛊,善攥改记忆。以酒服之,它会助你得尝所愿。”黑衣女子丢给她一个陶罐。

  虞姬伸手接住,正待细看,却发现自己已回到了军帐之中。刚刚发生的一切,似乎只是须臾之间。手心处,静静躺着一个二指大的细长瓶子。虞姬豪不迟疑的打开瓶子,将里面的东西丢入了酒壶之中。

  举杯对饮,双目交汇。项羽仰头将酒一饮而尽。虞姬看着他喉咙滚动,出声唱到:“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项羽神色有一瞬的迷惘。听虞姬唱得悲切,便接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冬夜严寒,窗外大雪纷飞。账内篝火通明,虞姬唤了副将进帐。

  “我已说服大王共同进退。赵、陈二位副将听令,集合八百精要壮士,子时三刻,备马突袭!”

  “是。”副将见项羽未曾出声,仍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闷酒,领命而去。

  深夜,项羽带着虞姬跨上乌骓马,部下壮士八百多人紧跟其后趁夜突破重围,向南冲出,飞驰而逃。天快亮的时候,汉军才发觉,刘邦命令骑将灌婴带领五千骑兵去追赶。一路快战,死伤惨重,待到乌江边上,楚军只剩一百多人。

  乌江边上,有一叶扁舟飘飘荡荡的在水面摇曳。扁舟上,发须苍白的老人对项羽行了个礼说道:“老朽乃乌江亭长,久闻大王盛名。请大王快快渡江,江东有千里土地、万十民众。翘首以盼您回归称王。”

  项羽回头望着身后所剩无几的弟兄,个个满脸血污、伤痕累累、心中悲怆。

  “昔日,我随八千江东子弟渡江西征。如今却只剩百人。纵然江东父老垂爱,拥我为王。然而,项羽有何脸面见他们?”

  “大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等愿誓死追随您,东山再起,屠尽汉寇!”剩余的部将朗声说道。

  “誓死追随,东山再起,屠尽汉寇!”口号齐齐响起,震聋发聩却依旧唤不起项羽的情绪。他挥了挥了手,止住他们的喊声。

  “本王自起义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以血筑城,历百余战事,方才得以割据天下,称王称霸。然而,世道无常,朝胜夕败。竟不知何时能到尽头。如今身边亲友弟兄纷纷离去。纵使过了江东,东山再起。又和谁去共享天下?既然天要我亡,我便遂了这天意吧。你们也散去,解甲归田,照看妻儿去吧。”

  项羽的声音,透露着浓浓的疲惫,他是累了,这一路,踩着尸山血海,累累白骨而来,失去的无数,得到了天下又如何?

  余下的部将,本就强撑着一口气。见项羽如此一番话,终究泄了所有心力。垂头丧气,相互扶持着离开。

  项羽看向虞姬:“虞姬,你要如何?”

  虞姬望着项羽,细细的描绘着他的眉眼,似乎要将他刻到心里去,她缓缓的笑道:“君生我生,君死我死。一切,随大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项羽大笑,笑着笑着便笑出了眼泪,他回头望见汉军追来,其中影影绰绰,似乎有些老相识,便愈加笑得畅快。

  他对着乌江亭长说道:““我知道您是位忠厚长者,这乌骓马,随我征战八年,所向无敌,曾经日行千里,我不忍心杀掉它,把它送给您做个礼物吧!”

  说完,抱着虞姬飞跃上了乌江边的一棵树。

  此时已经是凌晨,凉风习习,乌江月落。天空仍旧灰蒙蒙的一片,只在东边太阳即将升起的地方,有几丝光线渐亮,似乎要将天空撕开一道口子。

  “虞姬,若有来生,我再许你百里红妆,万里河山可好?”

  怀中无人作答。虞姬不知何时,早已咽气。她的手中握着一把短剑,脖颈处丝丝血迹正往外渗出。

  项羽紧紧的搂着她,埋头最后吻了吻她的眉眼。手臂用力,将她投入了水中。

  江水溅起巨大的浪花,虞姬大红裙摆舞动,犹如鱼儿般渐渐消失在水里。即使死,他也不愿让旁人玷污了她的纯洁美好。

  英雄末路,惨然一笑,项羽拿了虞姬自刎的短剑,朝脖颈处狠狠抹去。

  乌江边上,太阳终于升了起来。皑皑的白雪反射着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乌江亭长签了乌骓马上船,一下一下,摇着浆远去,边摇边唱: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秦朝末年,皇帝昏庸无能,赋税沉重,吏法严酷,民不聊生。有名将之孙项羽随叔父,拥兵起义。灭秦分封,号西楚霸王。传言,西楚霸王豪情万丈,英姿过人,多有美人投怀送抱。而其却独宠一红衣美人,名唤虞姬。

  公元前202年,楚汉鸿沟划界,项羽领兵东归,汉王刘邦却未遵守诺言西归。联诸侯灭楚,项羽败逃乌江亭。自刎身亡,虞姬同去,死时不过二十。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乐生。”

  从此世间再无虞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