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余生当铺 > 28.【06】
  秋冬交接之际,孟七总觉浑身无力,每日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醉醺醺的醒来。

  曼珠偷偷藏起的酒,还是被孟七发现了。整整一地窖的桃花酿,不到一月时间,就没了三分之二,气得绛珠整日追着小泥鳅精打,责怪他挖的地窖不够隐秘,才被孟七发现。

  至于孟七,谁也不敢责怪这个罪魁祸首。

  这天,绛珠又追着小泥鳅精掐架。曼珠坐在桌边绣花,不时抬起头无奈的看着追追赶赶的二人。

  “好了,绛珠。你也不要一直责怪小黑了。掌柜的鼻子一向灵敏,你们两人那点微薄法力,骗得了她一时,骗不了她一世。”

  “什么小黑,你才是小黑,你全家都是小黑!”小泥鳅精边躲避着绛珠的追赶,边朝曼珠吼道。

  “噗嗤!你们当铺可真热闹。”只听门口传来一声轻笑。

  店内众人皆停下动作,只见橙婉婉拎着包袱,俏生生的立在门口。她笑着接到:

  “敢问孟掌柜在吗?”

  “橙姑娘你先坐会,我去叫一下掌柜。绛珠,招呼着。”曼珠起身上楼。

  绛珠白了小泥鳅精一眼,应声前去招待橙婉婉。小泥鳅满腹委屈,觉得自己窝囊急了,他堂堂一个地龙王,位列仙班第十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居然被一个小精灵欺负了,还取名小黑,呸你个黑!

  士可忍孰不可忍,小泥鳅精决定弃暗投明,去隔壁摆渡人家客栈,找冥王投诉!

  孟七迷糊中听到橙婉婉三字,便去了七分酒意。她在曼珠的服侍下,很快梳洗完毕下了楼。

  “孟掌柜,我今日,是来和你告辞的 。”寒暄过后,橙婉婉说道。

  “嗯,我知道。”

  “谢谢你,孟掌柜。婉婉在长安没有朋友,多次得孟掌柜仗义相助,这份恩情,婉婉会永远记在心里。这是我亲手绣的丝帕。希望能赠与孟掌柜,做个纪念。”橙婉婉打开包袱,除了一方精美的丝帕,还有一整包白花花的纹银。

  “还有这二百两银子,是还给孟掌柜的。我知道我之前典当的那点物什,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这就不必了。相逢是缘,我只帮合我眼缘之人。”孟七收下了帕子,微笑着将银子重新包好,还给橙婉婉。

  “孟掌柜,还请不要拒绝。此去今生,再无可能回到长安。若不能还了您的恩,婉婉将日夜不得安宁。”

  “哪有那么严重。”孟七见她说得认真,便也不再推辞,吩咐曼珠收起包袱。

  “礼尚往来,你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也还你一个小礼吧,今后,你会用得上的。”

  孟七说完,从袖子里掏出一只小巧玲珑的竹节罐,罐口开启,一只黄豆般大小,浑身红色的蜘蛛爬了出来。

  橙婉婉一惊,上身不自觉的远离桌子。

  “莫慌。”孟七伸出手,任随红蛛爬到手掌上,开口说道:

  “千里红蛛,吐丝一线牵,绕指结契。契成双方,无论相隔多远,只需无名指回勾三下,另外一方就能感知到。”

  不多时,红蛛绕着孟七的中指吐了一圈蛛丝,又快速的爬向橙婉婉。橙婉婉在孟七的示意下,摊开手掌。

  “孟掌柜,你真是高深莫测又神通广大呢。这一线牵,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橙婉婉惊诧的看着自己中指上的红线隐去。

  “嗯,若将来你回南越后,遇到不可解决之事,就勾动一线牵,我会来找你的。”孟七回答。

  “不过你记住,这一线牵,只能用三次。三次之后,契约解散。你我再无牵连。”

  茶过约莫半个时辰,橙婉婉告辞离去。孟七望着她离去时,脸上仍带三分忧愁,也不开口询问。顺手将罐子一丢,又瘫在贵妃榻上发呆。

  ***

  “砰!”

  “啊!”

  一团乌黑的影子从窗户撞进来,直直撞向荷花缸,孟七来不及出手,便见冒着花骨朵的荷花折了。断开的伤口之间,晶莹的藕丝相连,半截花枝就这样颤悠悠的倒挂着。

  余生当铺内气温骤降。

  小泥鳅精见折断的荷花,顿时大惊,慌乱之下,化为原型哧溜一声滑入缸底。

  “掌柜的,别怪我。找冥王,是冥王将我踢回来的。”某片荷叶下,传来一声细如蚊呐的抖音。

  “小泥鳅精,我看你胆子越来越肥了。先是污蔑阿姜名声,现在还敢背后阴我。你不知道,我的女人,只有我能嫌弃么?”冥王不知道情形,笑眯眯的从窗口跳进来。

  曼珠、绛珠见状,一声不吭的隐身而去。冥王见两人如临大敌般的模样,方才感觉不对。无意中扫了一眼荷花缸,顿失神色。

  “阿姜,我... ...”

  “滚!”孟七极力的控制着颤抖的双手,指甲深深陷入贵妃榻。她眼神冰凉,透着深深的死气,狠狠的盯着冥王。

  冥王从未见孟七如此陌生的模样,她一向凉薄,生气也好,开心也罢,即便敷衍他,眼神也是淡淡的,似蒙了一层薄薄的雾。如今,薄雾被撕破,戾气和恨意化成利剑,一刀刀刺着他的心脏。

  “阿姜,就为了一枝荷花,你要同我决裂,形同仇敌?”冥王苦涩的开口。

  孟七未答,手中金光闪过,只见万千光线嘶嘶作响,在她手中凝成一个光球,急速的朝冥王胸口飞射而去。冥王也不闪躲,任随炙热的光球穿心而过,将他里外灼烧,疼痛到极致。

  “阿姜,我不怪你。”黑暗铺天盖地而来,冥王陷入昏迷。

  牛头马面感应到危险,急忙现身在冥王身边。见他伤得急重,连忙唤了陆判,协同将人带回冥界。

  “好狠心的女人!”陆判小老头平时怕急了孟七,难得硬气了一回,梗着脖子朝孟七叫。

  不多时,众人躲的躲,走的走,藏的藏。当铺内,安静到了极致。

  孟七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手心。

  “我,真是狠心呢。”从未察觉的懊恼、伴随着后悔和难过,一丝丝从心内升起,蔓延向四肢百骸。

  心如死灰般的无力。

  一百多年的守护和期盼,终究毁于一旦。孟七轰然一声,任随自己倒在贵妃榻上。

  “掌柜的。”

  曼珠和曼珠不知何时,出现在孟七身边。

  “虞姬守护瑶池几千年,也许,她知道着断荷的修复办法。”曼珠开口。

  孟七死灰般的眼睛一亮,连忙起身。

  全身灵力倾注而下,只见小金鱼晃悠悠的长大,不多时,落地化成俏生生的姑娘。

  “虞姬,你可知道,如何让十世莲生恢复原样?”孟七开口。

  虞姬缓缓跪下:

  “十世莲生,百年生一叶,百年孕一花。如此千年,方得一莲。如遇意外,则前功尽弃,再无修复之法。”

  “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孟七眼眸又复灰暗。

  “天下之大,虞姬也不敢断言。我所知道的,也仅仅是守护瑶池的前辈们传下来的。”虞姬答,末了,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说道:

  “昔日,姜子牙为救哪吒,曾以天蚕心弦缝制莲藕人。若能找到天蚕心弦,或许可以一试。”

  “曼珠、绛珠。立刻传我命令出去,普天之下,上至碧落,下至黄泉。凡我司姜子民,全力搜索天蚕心弦下落!”

  “是!”

  ***

  三个月后,南越有信蜂传信:“王室有国宝,天蚕心弦。”

  消息传来的当天晚上,孟七便利索收了拾包袱。小泥鳅在三分心虚、七分愧疚之下,动用金身打通了长安城通往南越的虚空之路,只消半刻钟时间,就能达到目的地。之后,法力耗尽,化成

  泥鳅沉入鱼缸。

  没了孟七法力加持的虞姬,身形淡淡,犹如半透明的虚影。虞姬好奇之下,蹲在鱼缸面前,看着自己的倒影,不时拿手指梳理头发,甚是闲暇。

  她抬头见绛珠、曼珠二人趴在桌上有力无气的样子。打笑道:

  “两位姐姐,别担心了,掌柜的神通广大,区区天蚕心弦而已,肯定不费吹灰之力。”

  “诶。”曼珠叹了口气。

  “我们担心的不是这个。”绛珠接到。

  “诶?”

  “掌柜要什么东西,自然是容易。可是这世间,最难得的是有情郎啊。从前,有冥王一路帮衬着,掌柜要做的事情顺风顺水。如今,冥王重伤,两人关系也不知有何变化?”

  “哈,二位姐姐。依我看来,是杞人忧天了。冥王对掌柜的一往情深,昏迷之前还念叨着不怪掌柜的。想必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我们掌柜了的。”

  “可是对面都搬走了呢。”曼珠看了一眼,对门的摆渡人家客栈,早已关门闭户,黑漆漆的建筑立在对面,好似一座枯坟。

  “你们不懂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从前他们二人未有波折。反而这次,冥王若是重伤痊愈还对掌柜的不离不弃,掌柜的一定会被感动的。”

  “真那么容易被感动,那你怎么没有被小泥鳅精感动啊!”绛珠问。

  “... ...”虞姬犹豫了许久,开口道:

  “太丑了,下不了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