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轮明月出天山 > 第43章:豪赌(二)

第43章:豪赌(二)

  室内的空气变得紧张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廖杰雄的身上,不过他们的目光各不相同,唐涛和杨爱华的目光显得有些不可思议,难以置信,而王国雷则是一脸的疑惑,因为在他看来,矿材厂的那些什么专利,不过就是一些废纸罢了,这东西远远不如车子、房子、票子来得实在。

  可唐涛和杨爱华都知道这些专利项目是矿材厂从建国到现在,数十年间从基层工人到顶层领导的共同努力的结果,他们俩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廖杰雄磕完药以后,会这么疯狂。杨爱华心里面打量着廖杰雄,他现在对于这个胖子又有了一个全新的看法。

  “怎么?老杨,你怎么不说话,你对矿材厂的专利授权没兴趣?”廖杰雄冲着老杨嘶吼着,嘴里那股又酸又臭的味道,让杨爱华不禁皱起眉头来,有些厌恶的往一旁站了一些。他捅咕了唐涛一下,唐涛会意,赶忙上前劝阻:“廖书记,这个授权你要考虑清楚啊,真要是答应了就....”

  廖杰雄的眼珠子翻了翻:“唐涛,你给我起开,怎么做我心里有数,矿材厂专利那么多,咱们一圈麻将赌一个,我就不信我翻不了本!”

  杨爱华则是分外关心的说道:“杰雄啊,这授权我可不敢要啊,你要是想把授权给我,邱书记那边你怎么交代啊?他肯定是不同意的!”

  “老杨,你认为我会输?你不会是傻了吧?”杨爱华发现廖杰雄说这话的时候嘴唇上干巴巴的,翻起来一层白色的,像透明脆纸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爆开了。

  王国雷嘴角挑了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孙子,你要是想赌,就赶紧的,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墨迹,你要是不赌了,赶紧让道,我回家睡觉去!”

  “赌怎么不赌?”廖杰雄示意让杨爱华和唐涛坐下继续陪他们打麻将,唐涛和杨爱华则是装出一副一脸的不情愿,磨磨蹭蹭的坐下,把牌推进麻将桌里。

  王国雷看着自动洗牌的麻将桌,嘴角的笑意更浓,为了设这个套,他特意联系了南方的一家麻将桌厂商,专门定制了这么一个麻将桌,可以控制洗牌,中间摇色子的可以控制谁坐庄,有了这个麻将机基本就能有七成胜率,再加上他今天又在廖杰雄洗的东西里,加了疯药,所以现在廖杰雄行为和作风比往日的他更加疯狂,更加极端。

  几圈牌打下来,王国雷“运气爆棚”,一共打了六圈,赢了五把,中间有一把是唐涛一个叫胡了,而任凭廖杰雄如何张牙舞爪的叫唤,他就是没有牌运,杨爱华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五六点了,他当着廖杰雄的面拍了拍王国雷的肩膀,语气带着一丝莫名的跳脱感。

  “雷子兄弟,要不今晚这几局就算了吧,你今晚都赢了廖书记一个德国进口车床了,已经完全够回本的了,那些关于矿材厂的专利的赌注,咱们就当是个玩笑好了,就算了吧。都是自家的兄弟,偶尔打打麻将,咱们图的就是一个开心吗,别伤了和气啊!”杨爱华说这话的时候,王国雷就立马听出来了,他这话里的意思,就是暗示自己要死死的咬住廖杰雄,把矿材厂的那些专利弄到手。

  雷子眉头一挑,喉头一紧,底气十足向大伙问道:“兄弟?老杨,小唐你们问问这小子把我当兄弟了吗?这都一个来月了,廖杰雄赢了我那么多钱,白拿了我那么多粉,分明就是把我当冤大头啊,今天他弄得这一出更是非要把我赢得倾家荡产才罢休。狗娘养的,这王八蛋还想图谋我的歌舞厅,现在好了,自己输的一干二净,他这叫自作孽不可活!那矿材厂的专利我要定了!”廖杰雄听着王国雷如此骂自己,脸色是变了又变,他的表情也是十分怪异,趁着大伙不注意,他缓缓的走到厨房。

  “那龟儿子去哪了?是不是要跑啊?”王国雷嬉笑道,可他不成想,廖杰雄却是眯着眼睛悄悄溜了进来。

  “老子要你死~”廖杰雄手里握着一把尖刀,焊完这句话,直接朝着王国雷的胸口就扎了过去,王国雷本来是十分得意的,哪里会想到,这死胖子竟然会癫狂到这种程度,他一个闪躲不及,身子后撤了一步,瞬间被廖杰雄手中的刀扎在了肚子上。王国雷身子一躲,却不成想,这扎进肚子里的刀,被那么横着一拉,肠子和血一下子全都漏了出来。

  “啊~卧槽!”王国雷捂着肚子,拿着茶壶就往廖杰雄的脑袋上一砸,人一下子就砸趴在地上。王国雷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发出喑哑的低吼,试着把漏出来的肠子往肚子里塞。廖杰雄见到自己伤了王国雷,地上桌子上全都是血,廖杰雄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起来,扔了刀,撒腿就往门外跑。

  王国雷仰面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把露出来的肠子往肚子里塞,可越塞,拉出来的肠子越多,血咕咚咕咚的涌出来,他苦苦的哀求道:“老杨,救.......救......我!”他觉得浑身无力,整个人的生命似乎在流逝,身体各个部位都使不上力,人更是呼吸困难,一颤一颤的打摆子,低头就能看到自己流出来的肠子,他更是感到无比的恐慌,那种恐惧使他的心跳加速,血液流的更快,他声音都一颤一颤的:“救救我.............求................求求......你了,老杨,”

  “杨大哥,现在....现在怎么办?”

  “还愣着干嘛啊,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准备救人!”

  “那廖书记,咱们就不管了吗?”唐涛心里还惦记着跑出去的廖杰雄,现在廖杰雄犯下了这样的事,他想着自己会不会跟着一起背黑锅,这带着国企领导参与赌博,还把核心专利和新型设备都赌输了的事要是被大伙知道了,他肯定没好果子吃。。

  杨爱华看着王国雷露在外面发青发白的肠子和一地的鲜血,忍不住“哇”的一口就吐了出来。强忍着恶心,他把艾可叫醒,艾可照顾着受伤的王国雷,唐涛在楼下等着救护车。杨爱华则是拨打了王硕的电话,凌晨四点,王硕被他搅和醒了。

  “喂?谁啊?打电话也不看看几点?”王硕不耐烦的在电话那头说道。

  杨爱华被他一吼,也是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小硕啊,我是杨爱华,那个我这里出大事了,廖杰雄拿刀把王国雷捅了,他现在人也跑了!”

  “怎么会出这档子事?廖杰雄拿刀把王国雷捅了?”

  “行了,小硕,你要是找到了廖杰雄先把他控制起来吧,到时候先把人交给王迪!”听杨爱华在电话里这么一说,王硕心里面一阵烦闷。

  王硕靠在床头上,点开灯,一边穿衣服,一边打电话:“你先把人送医院去,廖杰雄我抓到以后,肯定不能交给王老虎,他对这个侄子不是一般的上心,要是知道侄子让人给捅了,哼哼.......”

  “好,小硕啊,这事给你添麻烦了,救护车来了,我先送雷子去医院!”杨爱华说完就听到电话那边的被挂掉了。他万分无奈的看着救护人员给王国雷弄上了车,收拾好王国雷和廖杰雄的字据,在医护人员的催促下,一脸不情愿的跟了上去,坐上救护车一同去了医院。把他送进了急救室,把这边处理的差不多以后,杨爱华除了

  王硕作为辽西市的公安局长,他下令抓人,大伙自然是分外的卖力,两队警员凌晨四五点被折腾起来,自然也带着些许怨气的,他们把这种心情转化为努力工作的干劲,只花了三个小时,就在辽西市火车站抓到了廖杰雄。

  廖杰雄买了最近的车票,准备从辽西市往北走,结果没成想火车晚点了,他又因为磕了药,犯了事,所以整个人的情绪出现了巨大的问题,被车站的检票人员给盯上了,检票的人找到了车站的站警,站警过来询问情况,结果廖杰雄以为他们是来抓站警的,他二话不说撒腿就跑,他这个胖子能跑多块?结果没跑几步就被人按在了地上。

  早上六点半,王硕坐在廖杰雄的对面,吃着油条喝着豆浆,笑着说道:“小廖啊,真看不出,你竟然还有这种癖好?”王硕把从廖杰雄车里搜出来的毒品,扔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用一个很是刁钻的角度看着他,被这样的目光上下打量一番,廖杰雄觉得自己完全被她看穿了一样。

  “那个....王哥啊,这个不是我的?”廖杰雄哆哆嗦嗦的回答道,随即王硕猛地一下,狠狠的拍了下桌子,响声极大,仿佛是一个爆竹在他耳边炸开一样。

  王硕一边冷笑,一边凑到他身上闻了一下,那股子焦臭的味道,王硕是再熟悉不过了:“不是你的吗?行啊,那咱们去医院抽个血吧,化验一下就啥都清楚了。”

  “噗通”一声,廖杰雄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汗珠子一滴滴的掉在地上,王硕没给他戴手铐,也没给安排到审讯室,而是把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

  “硕哥,你.....你就看在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上,放过我一次吧,我求你了,那个,我爸和你们家王叔以前也认识,你就放我一马吧!”廖杰雄苦苦祈求着,他此刻药劲已经下去了,想起自己做的种种,他恨不得使劲扇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自己做事向来小心谨慎,平日里在饭桌上,酒桌上的种种表现,就完全能够体现出他的性格,他绝对不是一个惹事的人。

  对于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他觉得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尤其是回想起给王国雷的那一刀,想起那副肚破厂穿的样子,他两条大腿都直打颤,他在心底打鼓,这一夜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王硕递过来一包新的早点,一袋豆浆,两根油条外加一个茶叶蛋:“我现在不就是在帮你吗?你知道你捅的是谁吧?你也知道他是啥背景吧?我现在要是放你出去,估计走不了多远,你就得挨上一刀。”

  “硕哥,你.....你这事都知道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上去给他捅了!”廖杰雄有些恐惧的看着王硕,他知道,一旦自己坐了牢或者是进了戒毒所,他这辈子就彻底完了。

  “嗯?你的事情,我都听我大舅子说了!”

  “你大舅子?是杨大哥吗?对啊,硕哥,你帮帮我,我跟杨爱华杨厂长的关系非常好的,我没过年这段时间一直在一起打麻将!”廖杰雄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满口吐沫,一个劲的念叨着杨爱华的好,可是王硕根本懒得搭理他。

  “行了,别跟我墨迹了,你把事情跟我说一下,这事尽量往好处办,两边都不想把事情弄大。”王硕递给他一根烟,廖杰雄接过来,点着了却没抽,因为他心里犯愁。

  ...................................................................

  廖杰雄叹了口气:“硕哥,你跟我说吧,这事到底怎么解决,只要不让我坐牢,叫我干啥我都愿意。”

  王硕停顿了一会,笑着说道:“你小子倒是很明白事啊,放心,我那个大舅哥叫我死保你,我跟王老虎是烧过黄纸,拜过把子的兄弟,他多少还能给我点面子,只不过,赔偿这事肯定是少不了的。”

  “这是自然的,哥,杨大哥现在在哪啊?我能见见他吗?”廖杰雄现在待在王硕的办公室里,听王硕讲是杨爱华帮了他,他只觉得这个杨爱华是活菩萨,他更是后悔,昨晚打麻将,没有听杨爱华和唐涛的话,输掉了一台进口的车床以后,还搭进去矿务局的那么多项专利。

  烟快烧完了,杨爱华满头大汗的走了进来,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廖杰雄,你这回可是惹了大事了,你捅了这一刀,划出了八厘米的口子,他肚子里面的肠子也漏了,伤了肚子里面两成的肠子,王国雷的小命差点搭进去,亏的是送医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