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白蛇世界修假仙 > 第113章 从来都没有宿命

第113章 从来都没有宿命

  许宣有点后悔了,刚才应该给法海介绍一下哲学著作的。

  类似《存在与虚无》、《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理想国》、《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

  一番话把法海忽悠取经了。

  许宣本来害怕宿命,现在好多了。

  有宿命又如何,老子着手去改变便是。

  法海来阻止,咱送你去西天,不是夸张的说法,是非常正经的。

  李淳风笑叹道:“小兄弟有大智慧啊。”

  许宣摆手:“哪有,不知……你想做什么呢?”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在系统那里花了500灵石,购买了一套十本哲学书籍。

  一旦李淳风要对小白不利,许宣准备通过一键学习掌握哲学知识,然后说死李淳风!

  你李淳风牛逼,能牛逼过无数哲人?

  一个卢梭够不够?

  不够,好,再加一个柏拉图。

  还不够?

  亚里士多德加苏格拉底。

  要是再不够,只能靠马克思出马了。

  至于后面一串,都不用上场,绝对能搞得李淳风懵逼。

  “道长,世间真的存在宿命吗?”许宣真的想知道问题的答案,“存在吗?”

  李淳风想了想,道:“大势是有的,但大势终究是势,而非事实。没有宿命,从来都没有,实力越强,能改变的势越多,宿命,是内心的恐惧和失败的借口。”

  许宣望着李淳风,陷入沉思。

  他没想到,这类话是从李淳风口中说出的。

  一般算卦的人,总说客人有血光之灾,借此赚钱。

  李淳风倒好,主动丢了生意。

  李淳风笑道:“小兄弟,真有你的,那和尚去西天取经,能不能回来都难说。”

  “很危险吗?”小白问道。

  “何止是危险,简直是九死一生!”李淳风摇了摇头,“便是那和尚活着回来了,也过去十几年了。”

  许宣心中想到:道长说只有巧合和大势,没有宿命,看来是我杯弓蛇影,紧张过度了。

  有些人,得到了也会无比珍惜。

  许宣打心底里喜欢小白,他不希望小白经历雷峰塔之劫。

  正因为稀罕小白,担心小白,才会害怕失去。

  所谓宿命,不过是他太过喜欢小白了,情不自禁的担心。

  李淳风没有逗留,消失在二十四桥上。

  许宣松了口气,李淳风和法海不是同一类人,追求也不同,并没有因为小白是妖而扬言除妖。

  小白抱紧许宣,她吓到了。

  “别害怕,我说了,会保护你,你看,那和尚不是被我们骗到西天取经了吗?”

  小白一听,想想那和尚的反应,心中的担忧消了大半,但她的手没有松开。

  “阿宣,你说……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吗?”

  “能!肯定能!”

  “那个和尚回来了怎么办?”

  许宣道:“十年后,就不是他找我们的麻烦了,如果他还敢惹事,为夫用拳头教他做人!”

  小白抱得更紧了。

  许宣低下头,轻轻亲吻小白的嘴唇,小声说道:“刚才教你品扬州炒饭呢,还没教完,你学会了吗?”

  “没有。”小白大胆的迎了上去。

  他们拥抱的很紧,恨不得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桥上的行人见了,掩嘴偷笑的有,大声喝彩的有,小声赞美小白漂亮,许宣英俊的有……

  二十四桥伴着两岸的垂柳,与桥上的行人,与水中的、天上的明月,紧紧相拥亲吻的许宣和小白,共同构成一幅画卷。

  虽然是秋,却没有萧索之气。

  楼阁和岸边的灯点缀在瘦西湖周围,花船在水面上行驶。

  一切都如此的和谐自然。

  许宣和小白吻了很久才分开,他后退一步,上下打量小白几眼,疑惑道:

  “那个和尚怎么发现你是妖的?”

  小白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

  “我送你的青灵腰带能掩藏妖气,而且……你身上妖气几乎散尽,为什么他还能发现?”

  许宣喃喃自语。

  他暗中询问系统:“有什么办法能让小白躲避这种探查?”

  【白晶玉簪,五品仙器,售价120万灵石】

  “这东西能瞒过世人的探查吗?”

  【未登仙者,皆无法探知】

  “买了!”

  【大额交易,请确认是否支付?】

  “确认支付。”

  许宣拿出白晶玉簪,走到小白身前,“来,我帮你带上。”

  “这是什么?”

  “簪子,你男人送你的簪子。”

  小白笑道:“那女人肯定得收下了。”

  许宣道:“当然!”

  带好之后,他又后退一步,仔细打量,赞赏道:“真美。”

  “有多美?”

  “嗯……”许宣想了想,“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小白挽着他的胳膊:“嘴真甜,越来越甜了。”

  “没办法,老婆太漂亮了,别人想夸都没得夸,只有我,说实话会被当成夸赞,唉,冤枉啊!”

  许宣暗下决心,扬州漫画屋分店这几天便要提上日程,除此之外,他要搞更大的宣传方式,争取将道行提升至800万。

  没了法海那个怪和尚,李淳风也走了。

  二十四桥明月夜,许宣和小白走进了古诗中,玩闹中欣赏美景。

  小白想去船上玩,许宣便带着她去花船上逛逛。

  花船并不全是风月场所,那种男欢女爱的色欲之地,在瘦西湖登不上大雅之堂。

  船上的女子未必都是清白之身,但能一亲芳泽,可不是靠钱就能解决的。

  须得有才华,琴棋书画中,总得有点精通的,不然入不了她们的眼。

  许宣带着女眷上船,还是颇为惹眼。

  倒不是不准带女眷,只是比较少,大家吟诗作对,男人们多少也有点展示自己的成分在里面。

  当他们见到许宣旁边的小白时,只感慨世间竟有如此美的女子,感慨之余,又为小白名花有主懊恼。

  许宣和小白坐并肩而坐,羡煞旁人。

  二人听台上的曲,竟然正是无题。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不同于许宣背诵的,台上那人是唱出来的,出奇的好听。

  那女子唱完之后,收起琵琶,眼波流转,甚是惹人怜爱。

  台下有个年轻人吆喝道:“柳姑娘,你这几天都唱了好几遍了,能不能换一首啊!”

  女子微微颔首:“公子想听什么?”

  “不如本公子作一首词,柳姑娘来唱?”那年轻人笑道。

  姓柳的姑娘名唤柳茹茹,乃是沁音乐坊的头牌。

  年轻人名唤公孙敬,也算扬州城颇有名气的青年才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