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螺旋王座 > 59 公会(推荐票!)

59 公会(推荐票!)

  矮树区和猎罪公会所在的棕树区仅隔两条街,脚程约十分钟,通过四重关卡就可安然进出。

  这四重关卡分别用来收费、搜身、搜身、收费。

  管理矮树区的“仁慈”和棕树区的业界龙头猎罪公会关系很一般,前者有时会借助后者的猎罪力量制裁过于膨胀的堕落教派或奉行其他罪的小教派,有时也会因和教派的合作关系而阻挠对方的猎罪力量。

  而在其他方面,由于猎罪公会兼有银行兑换货币、调整地区货币流通等功能,还能发布全城范围的赏金任务,或调动所属的猎罪人处理其他地区的纠纷,乃至奔赴前线支援战场,又因为他们自己实质上不具备做到这些事的应具备的公信力和实力,所以,他们不得不借助王庭和大贵族们久经考验的权威,保证交易公平的信用度以及维持并推行自己的权威,避免推行不久的货币统一制度再度崩溃,避免局部的动乱演变成大范围的暴乱,伤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对排斥王庭和象征王庭的骑士力量的矮树区“仁慈”而言,猎罪公会虽不招他们待见,却同时又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亲密度更胜于和堕落教派的关系。

  关卡便在双方信息互通有无的情况下设立了出来。

  一个出于安全考虑,为了尽可能减少人员流动。永续树冠之城如今混乱不堪,谁知道会不会蹦出几个丧心病狂的反社会精神病过去杀人放火?破坏民间和睦的关系?散播恐惧?民心失掉可就很难找回来了。

  而且,双方都垂涎着对方管理区域的资源,既不想让对方的人进来刺探情报,用以颠覆自己的统治,也想见缝插针地送人过去,暗中发展己方的势力,好在关键的博弈上胜出,维持并扩大自己的利益。

  当然,守关的人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上头的命令归命令,这可是个肥差,不捞点东西怎么对的起自己屁股下边坐的椅子?不使劲贪那还是人吗?

  情况远比看起来复杂。

  算上贿赂,顾泽总共缴纳了八片银叶的出入费,否则,以他白净又陌生的面孔,在携带短矛这等危险武器的情况下,想要通过四重关卡,用假姓名换到双方的通行凭证,几乎不可能。

  一片银叶折合一百铜叶,差不多相当于矮树区三口之家四天的吃穿用度,也就是说,仅出入通行他就花掉了一户人家一个月的收入。

  不过,对顾泽伪装的身份来说,四片银叶只是有些肉痛的程度,他自己则根本不在乎,所以,当他坦然地走过关卡的时候,完全没有招来守卫的怀疑。

  有钱人的气度.jpg

  勇者不缺钱。

  步行约五分钟后,顾泽走出守卫重重的关卡地带,来到繁华的棕树区。

  足有四层楼高的树木到处可见,偏褐色的树干被特意涂成色泽不同的棕色以便区分,向天空延伸的树枝弯曲交错,为街道覆了层翠绿的顶棚,垂下的枝条有的还嫁接了其他品种的枝叶,经过专人修剪显得极富层次感与设计感。开出的花朵时而零落时而密集地点缀分布在三至四米的空中,品种多样,高低不一,随风摆动,仿佛触手可及,距离感鲜活无比,其散发的香味大致统一,而又有细微的分别。

  和简陋穷酸,阴暗逼仄,危险密布的矮树区相比,棕树区的景致才符合人们对奇诡的幻想世界的印象。

  继续向前,一路上顾泽走过的大大小小的旅店不下十家,小吃铺、街边摊数不胜数,不时还有大贵族的家眷抱着丝绸衣物和自家主人一起走出商场,有说有笑,甚至还有卖报的小贩奔走在街头,骑士也体面地维持着秩序,不像在矮树区那样招人嫌弃,其热闹程度远不是永续树冠之城的其他地方比得上的。

  安定的就像恶魔入侵前的卡桑德拉世界。

  回想起路上在大贵族们的领地附近瞧见的萧瑟景象,顾泽意识到,这里可能才是那些权势仍在的大贵族们消费玩乐的地方,领地不过是维持权势的基石,他们只用来操练骑士和士兵,训练重装战士、术士、德鲁伊等武装力量。

  靠近猎罪公会,用于奢侈享受的场所和建筑像是蒸发了似的一个不剩,穿着皮甲的精灵男女和全副武装的亚人们匆匆走进气味呛鼻的铁匠铺和猎罪工会开设的物品商店,置换身上的装备,购买作战必备的止血绷带和药膏药水。

  道路两侧的旅店没有醒目惹眼的装饰,有的只是用几种常用语言书写的价格表,以及是否还有空房间等实用的消息。街边铺卖的东西几乎都以主食为主,要么是便于携带的熟食,要么是用亲和术式处理过的特殊布袋,防油腻防渗漏,配套购买还能打个八五折。

  一边以奢华享受为主,一边怎么实用怎么来,精打细算。

  两种生活风格融洽而和谐地存在于棕树区。

  站在某些地方的街头路口,往往能同时看到活动在这里的两类人。

  顾泽有种回到烧饼市的感觉。

  高贵与贫贱在此交融,城中村隔壁就是繁荣的商业街。

  感觉不错。

  拐过最后一个街角,犹如教堂般高耸的巨大建筑出现在顾泽眼前,那是个由几十颗粗壮树木盘根交错纠缠而成的亮褐色怪物——猎罪公会,狰狞且自有一番无言的威势。

  据传,猎罪公会是在某位传奇术士挖出的上古树人的尸体上建成的,这种说法的可信度虽然不高,却也有几分道理,否则怎么解释树木为什么会扭曲形成一个巨大的怪物?不会动的树还能乱搞男女关系不成?

  自然神树,据传也曾是个能走能跑能打滚的树人,拥有匹敌神明的力量,亲和自然的德鲁伊们对此深信不疑,他们的力量与亲和神明以获取神术的教派人员相差无几。

  卡桑德拉世界的神明已然消逝在传说之中,退隐幕后,自然神树极可能是现存的唯一神明。倘若真的拔根站起来,怕是光拔根的那一下就能掀翻整个永续树冠之城,甚至动摇大陆。

  来到猎罪公会的树根旁,顾泽抬头瞧了眼这玩意跟西兰花和自然神树一模一样的发型...树冠,踩着天然的台阶向上走去。

  但还没走到工会大门所在的位置,上边跳下来两个人拦住了他。

  “小伙子,是新人吧!有兴趣加入我们‘爱情买卖’吗?”一个胡子拉碴挺着小肚腩的人类大叔笑眯眯地说道,两颗西瓜子般的眼珠不住地在顾泽精良的外套和做工考究的矛鞘上来回打量。

  “一周做两个简单任务,每个能赚十枚银叶二十枚铜叶,平均收入超过百分之八十的猎罪人,还有工会提供的免费住房和日用品!”另一个衣着暴露,就是脸长得非常普通的精灵女孩,掰着指头挤眉弄眼地介绍道,“我们正好缺个人。”

  “叫她滚。”小爱气急败坏地吼道。

  说谁呢说谁呢?!世界上只能有一个小爱,而小爱只能是主人顾泽的!

  “你们认识泉吗。”顾泽问道。

  “泉?农夫山泉的那个泉?”大叔惊讶道,“你认识他?”

  “农夫山泉。”

  顾泽一顿。

  泉是这个组合的么?

  名字挺别致。

  “嚯,这名字,有点耳熟呀。”小爱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认识。”顾泽回道。

  “认识?认识那就更方便了!我们跟他们可熟了,来来来,小兄弟走这边!你算是找对人了!”大叔热情地揽住顾泽,顺着人流,向上走去。

  给一旁的精灵同伴使了个眼色。

  三人向上走去。

  此时。

  抱着小哈士奇的女孩,放开妈妈的手。

  站在猎罪公会庞大的树根前,准备拍张风景照。

  与白发的黑袍女孩错身而过。

  咔嚓。

  数码相机响起拍照完成的音效。

  向上走去的顾泽,正好走出照片拍摄的范围。

  而白发的女孩,背着手比了个横着的V,留在了照片一侧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