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星际之机甲修真 > 第九章 英雄的告别

第九章 英雄的告别

  “像我这种旁支子弟也会被安排到指挥部学习,方便以后为家族效劳。我看你在怎么没见陆将军提携你?”兰瑟问道。

  “我?”魏鹿卿思考难道说自己是应为父亲没法照顾被暂时交到外公手里吗?

  “因为家里没人照顾。”

  兰瑟的脸色有些奇怪,在他的人生经历里确实没想到有这回事,毕竟大家族照顾的小孩子还是很方便的。

  “而且,外公问过我觉得我太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了,就没再管我了。”

  如此兰瑟没再说什么了,陆家的要求那么高,光是围棋的玩法兰瑟都觉得魏鹿卿以后要是在军团里,外人恐怕讨不了什么好,没想到陆函生竟然觉得魏鹿卿没天赋。

  “我听族兄说前线的战法很奇怪,有消息说,星盗的一小股舰队跃迁到战备星附近了。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指挥部这边却没接到消息。”

  兰瑟说道战备星时,魏鹿卿一紧张,接着又说指挥部没有消息,想着可能是空穴来风吧,毕竟所有的防御战消息都要经过指挥部的。

  两个有的没的聊了一会儿天就被兰瑟家的大佬发现兰瑟偷懒了,最后就剩魏鹿卿坐在角落发呆。不过,魏鹿卿开始注意指挥部的各种消息了,魏越在战备星也是比较危险的。

  防御战第9天,指挥部接到一个消息后陷入了静默,接着银河军团向外发布阵亡名单。

  军团对外宣称是遇到了偷袭,最后反击回去但仍有数十名战士阵亡。

  然而,在魏鹿卿看来,偷袭的地点基本要到达防御战部署的腹地了,这队人可以悄无声息到达那里,想必星盗还有其他的小队隐藏在宇宙的黑暗之中。

  星际的阵亡名单后紧接着是阵亡战士的告别视频。

  一张张还显年轻的面孔在视频中好像对死亡还没有太多的定义,他们说着就算为帝国而死也不怕的话语,只是还是要向家人说着再见。

  魏鹿卿第一次明白,家人对于这些人的意义。他们说帝国的时候是一样的语气,相似的话语。然而,到了家人的时候,似乎每个人都在思考,如何说出让家人听起来不会太悲伤的告别。

  魏鹿卿看着陆函生,这位老人脸上布满的是不忍。所有人都知道枪声响起的时候,必然有生命的逝去,可他一直做得是鼓励人们去满是枪声的地方。死去的战士的家人会说是战争的原因,然而,发动战争的人呢?

  接下来几天,随着双方的接近,战火升起的地方越来越多。几乎没几天便有一批阵亡名单发布。魏鹿卿看着那些人最后的影像,向来惜命的他在思考着什么原因让这也人明知道危险还要去。

  是愚蠢吗?还是有些更重要的东西。

  魏鹿卿想到了让自己失去第一个家园的联盟帝国战,魏鹿卿当时在太空舰最底层的机仓内。新羽星爆炸的冲击让太空舰也偏离了航道,然后是一阵阵的哭声,人们说着家园没了,宇宙中再也没有新羽人了。

  接着,他们在启航星像是垃圾场里的老鼠一样活着。若是说战争之前,魏鹿卿的生母对他只是冷淡,那战争之后便基本算是犯罪了。

  或许,银河星域的历史上有着这样的经历,让他们的血液中流淌着便是不希望自己的家园再次被毁的执念。

  然而没等魏鹿卿想清楚什么事情会比命重要的时候,对他来说最不想听到的消息传来了。

  战备星被星盗之王的舰队包围了。

  军团里都知道战备星上的人对银河军团意味着什么,是军团的未来。所以星盗会一波波小队渗入进来,军团一样会不惜一切代价救回战备星。

  指挥部的中央是全息战场景象。战备星共有三颗,像是散落的珍珠被星盗战舰握在手中。机甲战队也陆续从前线赶来。

  魏鹿卿知道,魏越会在哪里,也知道魏贇会在枪火的驾驶仓内竭尽全力。

  可他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他只能看着战场景象内各种交锋与变换。

  第一次深深的无力感让他感到窒息。

  银河星域编号0371战备星,星盗并没有用舰队的高能粒子炮让这颗星球化为宇宙尘埃。驻守在战备星上的年轻一代并没有辱没银河军团的名声。

  魏越他们将战死的同伴掩埋好之后再次站在了各自的位置。信号早已被中断,他们数着秒等待救援。

  这时间有些太长,长到他们觉得星盗或许是想让他们自己先崩溃。

  魏越突然想起临走前魏鹿卿问起的话,他或许不是问的会打仗的问题,他想问的可能是会有人死去的问题。

  自己当时怎么回答的?魏越有些忘记了。

  魏越想若是现在回答魏鹿卿,他会说,因为没有人抵抗会有更多的孩子像魏鹿卿一样成为孤儿,却不一定会再次拥有家人。

  星舰的轰炸又开始了,用作防御的建筑在不知多少次的轰炸后早已失去了它原本的作用。

  战备星的大气层外,军团的机甲战队开始冲向舰队。

  从魏越的角度看,是脆弱的大气层被各种色彩淹没。

  从魏鹿卿的角度看,机甲战队像是尖枪朝着前方突进。

  指挥部的人在第三次突击时上报了分析。

  战备星的大气层已经被毁了,各战备星上的物资记录,他们能撑的时间最多是六小时,然而,没有人能保证在六小时内突击成功。

  阵亡名单的预备稿已经出来,魏鹿卿和陆瑾甚至早一步看到了魏越的告别。

  他说,真是幸运他还有个弟弟,两位父亲还有个孩子在身边。

  魏鹿卿觉得自己的血液都是冷的,像是停滞了不再流动。

  陆瑾没有说话,或许他一早就知道了结果,只是很不幸,这个结果提前了太多。

  指挥部在静默,这种静默放大了一切声音。

  包括战场景象的光影。

  流星一般的轨迹越过了战舰,紧接着绽放的光影像是交响曲的过渡章,接下来军团让这一小簇光影繁华一样盛放了。

  “是流炎,只有流炎有这样的突击装备可以割裂星舰。”

  现场有人在惊呼。

  我们还有希望。

  魏鹿卿也是如是想着,或许他还没注意到他想的也是我们。

  接下来,流炎像是利刃插入星盗的血肉之中,看到眼前利落的飞行轨迹,和振奋人心的攻击。

  魏鹿卿知道,他为什么喜欢机甲了。

  他不希望,自己的家人遇到危险,他只能如现在这般毫无作用。他不希望他的家园再次消失在宇宙之中。

  他想要的是如果有这么一天,他能如流炎一般,给人希望,保护家人。

  想到这,魏鹿卿握紧了拳头,他希望魏越不要死,他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回来。

  以后,他会变成最坚实的屏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