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星际之机甲修真 > 第三十一章 信仰之力

第三十一章 信仰之力

  糊里糊涂确定专业的魏鹿卿被送回宿舍不久,就收到了精神学院的课程安排。

  对比机甲学院的课程,好在主科没有冲突的地方,魏鹿卿略略放了心。

  弄完这些,魏鹿卿又陷入了无边的恐慌之中,在纠结半天后,魏鹿卿拨通了陆瑾的光脑。

  “爸爸。”

  估计魏越这段时间也跟陆瑾说明了情况。

  “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哥哥不太了解情况,你放心。”

  陆瑾直接开门见山,向魏鹿卿说明了情况。

  “父亲呢?”

  看来今天不见到人是过不去这关了。

  陆瑾叹了口气,镜头不断变换着,最后转到魏赟那边。

  魏鹿卿看到视频中魏赟坐在病床上,正看着光脑。

  大概是被陆瑾提醒,魏赟抬头跟魏鹿卿打了招呼。

  看到此,魏鹿卿心中的恐慌感才解除。

  陆瑾给魏鹿卿灌输了一阵家里的事不用担心的内容,小儿子好不容易解决了心理问题,再出现新的心理问题,陆瑾要受不了了。

  安心后,魏鹿卿开始预习明天开始要接触的精神医学的内容。

  不过,他还没看多久,又有新的消息来了。

  魏鹿卿有些奇怪,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所有人都在今天联系他。

  看了光脑信息,是许久未联系的安斯,他说自己的队伍入围了星际游戏的八强,下周六在帝星比赛。魏鹿卿向下一翻,安斯连入场码都发给他了。

  魏鹿卿看了看时间表,给安斯发消息说他会去。

  这边刚回复完,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怎么了?”

  门外的格瑞斯表情有些不一样。

  “是我叔叔的视频,他想见你。”

  魏鹿卿有些惊讶,之前的按格瑞斯所说,他叔叔极有可能被抓到疗养院去了。

  魏鹿卿有些疑惑的接过格瑞斯的光脑。

  这位蓝思先生虽然脱离了兽态,但看样子是十分辛苦的维持着。

  “孩子,谢谢你。”

  这句话说出来似乎很是艰难。

  魏鹿卿更疑惑了,若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不应该是道歉吗?谢谢又是怎么回事?

  魏鹿卿看向格瑞斯,格瑞斯却没给他解释,结果光脑,说了几句就挂掉了。

  “为什么要谢谢呢?”

  魏鹿卿问道。

  “我也不清楚,叔叔他今天刚清醒就要联系我说要见你。没想到叔叔还能脱离兽态,只是不知道下一次还有没有那么幸运了。”

  看来也是一个不太清楚情况的人。

  “我听说你报了机甲和精神医学双专业,怎么改变主意了?”

  之前魏鹿卿的表现可是只在意机甲的。

  “我父亲在军团好像也有些精神突触崩溃的情况。我怕我以后帮不上忙。”

  魏鹿卿如实回答。

  格瑞斯也不好说,精神医学第精神突触崩溃几十年都没什么突破这种丧气话。

  鼓励一下魏鹿卿,便也没多说些什么。

  然而,从上课开始后,魏鹿卿就感觉似乎有很多目光是不是向他袭来。

  以他敏锐的精神力,不难发现精神学院的许多新生和机甲学院的一些人似乎对他很有兴趣。

  未等魏鹿卿鼓起勇气去调查怎么回事,瑞瑟就趁格瑞斯不备,把人骗走了。

  “你知不知道,现在几大家族都准备抢你?”

  瑞瑟这人,向来直来直往,若是有什么事开口就说。这种不费力的交流方式让魏鹿卿十分欣赏,这也是他们俩能够在实地训练之后还能交流的最好倚仗。

  “不知道。”

  魏鹿卿确是不清楚,他这几天都在奇怪,时不时看他的人越来越多。

  “假期你去了蓝思家,他们家族的弟弟摩尔蓝思。”

  “我见过。”

  魏鹿卿说道。

  “整个帝星都知道他精神突触崩溃,精神识海被毁。”

  魏鹿卿点头,他也知道,还见过呢。

  “据说,他兽化后攻击了你。”

  瑞瑟看向魏鹿卿,这件事十分重要,而眼前这人分明不了解情况,瑞瑟季度怀疑蓝思家是不是在忽悠眼前这小孩。

  “对,我还精神力使用过度,差点没命。”

  听他如此说,瑞瑟思考了一下。

  “那你要小心了。据传,摩尔蓝思的精神识海被你强行修复,精神医学那帮教授已经确认他的精神识海正在自我修复。”

  听完瑞瑟的话,魏鹿卿明白,他为何搞出今天这一出了。

  “怎么回事?我只知道崩溃的精神识海也吞噬领域,而且还会捕获外来精神力。修复精神识海我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蓝思家对外说是意外出现精神识海修复。但其他人将情况调查后,都在怀疑你有特殊的方法。”

  瑞瑟这话算是讲明了魏鹿卿这段时间的疑惑。

  “精神医学研究院现在准备实验外在精神力输入兽化Alpha的精神识海。”

  这不是送死?

  SS级精神能力者,虽然未完全恢复但也比一般能力者的精神力高出不少,就这样,魏鹿卿怀疑要不是麟及时出现,他十有八九要遇难。精神医学搞这实验,不是送死?麟可到现在还没恢复呢?

  “那这实验会让很多精神能力者精神力过度使用的。”

  “没办法,各大家族多少惊才绝艳的子弟因为精神突触崩溃兽化狂暴,好不容易有了突破点,怎么可能不试试。”

  “你要小心一点,现在精神学院的那些把你当神了,就差跪地伏拜,但大家族的人可都打主意把你掳走。”

  跪地伏拜!瑞瑟这个词让魏鹿卿突然想起了什么,整个人都有些着急。

  “怎么了?”

  这小孩突然像是打了鸡血,难不成知道有人要绑他还兴奋起来。

  “你真是个天才!我怎么忘了!”

  说着,魏鹿卿哪管瑞瑟,低着头嘟囔着,就要走。

  瑞瑟只听他说什么,跪地伏拜,享供奉香火,灵力,洗精伐髓什么一堆听不懂的话就往宿舍方向走了。

  现在可是上课时间,瑞瑟拉着魏鹿卿就回到了教室。

  瑞瑟怀疑要不是他按住魏鹿卿,这人能弹起来跑掉。

  作为教授心中最爱学习的学生,魏鹿卿整节课都嘟囔着什么,完全没有听课的样子。

  瑞瑟从偶尔听懂的连接词推测他完成了什么计划。

  果不然,课时结束,魏鹿卿弹起,之前跑回了宿舍。

  “供奉香火,没有香火,有供奉。对了,是供奉。”

  魏鹿卿就地打坐,开始运转,寻找属于他的信仰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