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星际之机甲修真 > 无题
  “我没有机甲。”

  这是魏鹿卿的回应,现在就确定机甲搭档实在太早。

  “希望你以后可以先考虑我。”

  莱蒂维尔并没有放弃。

  如此坚持?这是什么情况?

  “哦。”

  魏鹿卿也懒得问,索性这样就当做回应了。

  他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需要运转信仰之力,需要学习机甲构造和操作还要去学习精神力的各种知识,人生实在是过于充实,哪里有其他心思。

  这种充实持续了五年。

  看看这五年发生了什么,魏鹿卿在十四岁的时候收获了陆瑾送的生日礼物,属于他的飞行器,十四岁是帝国设定的可使用飞行器的年龄。

  而胡斯早已在第三年就带着魏鹿卿奔赴在精神力治疗的第一线,现如今的帝星各大家族,早知道了帝星学院精神力方面的明日之星是哪位。

  机甲学院现在分成了三派,站在瑞瑟、格瑞斯和魏鹿卿身后彼此对抗。

  对于这些,魏鹿卿知情很少,他在莱蒂悄无声息的入侵中早已沦陷。

  在外人看来,莱蒂根本不像个机甲搭档,反而像个保姆,保管了魏鹿卿日常生活中的各个部分,连远在第三居住星的魏家众人都知道莱蒂的存在。

  所有这些,在此时,于魏鹿卿来说都是不重要的。

  经过五年的积累,他觉得此时此刻的信仰之力足以让他完成洗筋伐髓。

  夜晚如此静寂,考虑到洗筋伐髓后所产生的废物,魏鹿卿设定了循环状态下的沐浴模式。

  将衣物放好,魏鹿卿躺在浴盆中开始让自己平静。

  五年了,魏鹿卿等待这一刻已经五年了。所以,必须成功,若是失败,他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有耐心继续等待五年。

  平静下来后,魏鹿卿开始运行起沉寂在丹田内的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开始运行,流经之地全部被撕裂。

  修真界的魏鹿卿出生开始所拥有的就是顶级的灵根。

  然而此时,他所经历的虽然有人称向他描述过,他做过心理准备,可真正开始时,魏鹿卿开始佩服那个向他描述的人。

  毛孔中渗透而出的污垢让魏鹿卿心情好了些,但这些对于这样的撕裂一点作用都没有。

  过程中魏鹿卿觉得自己晕过去有三次,坚持着将信仰之力运转全身,魏鹿卿看着自己开始脱落的皮肤,最后一次失去意识。

  宿舍中的警报开魏鹿卿失去意识那一刻开始狂响,学院医疗室当即收到了警告。

  “机甲学院051宿舍检测到学生生命信号正在消失,请立即行动。”

  管理光脑在第一时间分析出那位生命信号消失的是谁,立马给格瑞斯发出了提醒。

  在警报响起的第一时间,格瑞斯就知道魏鹿卿出事了,毕竟这个宿舍只有他和魏鹿卿两人。

  当他暴力闯入魏鹿卿的房间时并没有看到人,很显然人只能在洗漱间了。

  考虑到情势复杂,格瑞斯直接进去了。

  怎么说呢?魏鹿卿也不像是那种泡澡会晕倒的人吧。

  已经能听到急救信号了,格瑞斯做了非常正确的反应,他拉起床单把魏鹿卿裹了起来。给予失去意识的魏鹿卿最后的尊重,这下魏鹿卿醒过来应该不会觉得过于丢人。

  等人被急救飞行器接走,格瑞斯才觉得房间里似乎有些奇怪的味道。

  魏鹿卿在清醒的第一时间,所做的是检查洗精伐髓的结果。

  运行起丹田内所剩无几的信仰之力,顺利的让魏鹿卿想哭。然而去感应灵力的时候,魏鹿卿是真要哭了。

  即便是受了那么大的罪,魏鹿卿不过是能感受到一点点灵力,对比以前简直是不够看。

  这算是成功还是失败啊!

  生命检测器还是很敬业的,魏鹿卿清醒的第一瞬间已经叫人了。

  在魏鹿卿十分纠结的时候进来了一大批医务人员,各种检查过后,为主的那位才开口。

  “通知外面和光脑联系单里那些人,已经清醒了。”

  魏鹿卿心情郁闷,对他们所说提不起一点兴趣。

  “请你活动一下身体,确定活动状态。”

  听他这么说,魏鹿卿面无表情的开始活动。

  他好像动不了了,确定不对劲,魏鹿卿十分紧张的再次努力抬胳膊,并没有丝毫动作产生。

  “进行肌肉反应监测。”

  这种监测结果很快。

  “通知外面还有光脑联系单的那些人,情况复杂,病人失去了行动能力。”

  魏鹿卿觉得自己可能瘫痪了,可是检查结果却没有任何问题。

  魏鹿卿被转入普通病房之后,彻底明白医生重复多次的外面和光脑联系单上的人是谁。

  格瑞斯、瑞瑟还有莱蒂在前,胡斯在后进来,接着陆瑾在星舰上联系上了魏鹿卿。

  据说,他失去生命信号2小时,并且一天一夜处于濒危状态,学校当然联系了家长。

  现在,人是清醒了,但好像瘫痪了。

  魏鹿卿躺在病床上百思不得其解,洗筋伐髓的结果是这样?

  大概是被医生警告过,探望魏鹿卿的人并没有多说什么话,静静的看着他的为多。

  思考了几个小时,魏鹿卿想到可能是洗筋伐髓后,灵力没有充斥肢体导致了不能行动。

  思考至此,魏鹿卿连忙还是运转周围能够感受到的灵力,不一会就能让手指动起来。这结果至少让魏鹿卿明白自己不是瘫痪了。

  心情正不错的时候,第三波探视者来了。

  格瑞斯的叔叔摩尔进来。

  “唔,你醒了就好。”

  他大概是赶过来的,明显很疲惫的状态。

  蓝思家认为是魏鹿卿救了摩尔蓝思,这些年不光是摩尔,整个蓝思家族对他都不错。

  “摩尔叔叔,病房旁边有个家属休息室。”

  看他脸色并不好,魏鹿卿说道。

  摩尔蓝思并没有到休息室,反而在魏鹿卿的病床边坐下。

  魏鹿卿看着他,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而且,他也一直没说话,就这样看着,让魏鹿卿更是疑惑了。

  好在这种压抑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很久。

  魏鹿卿的爸爸陆瑾终于从银河军团第三居住星赶来了。

  “卿卿,你醒过来就好。”

  陆瑾自动屏蔽了魏鹿卿身边多余的那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