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星际之机甲修真 > 第四十二章 困难的尝试

第四十二章 困难的尝试

  “你可以尝试一下。”

  年长者继续劝着魏鹿卿。

  “帝国未成年保护条例规定,若有陌生人以非自愿途径使未成年人进食未知事物,属于犯罪。”

  这两天魏越给的未成年保护条例可不是白看的。

  对面两人也是没先到还有这等操作,一时间竟不知怎么接茬。

  “卡。”

  场外突兀的传来声音。

  魏鹿卿有些疑惑,所以刚才是表演的?

  听到卡声,年长者当即收起了表情,冷冷的看了魏鹿卿一眼,走到场外坐下。而另一位也没什么表示,倒是向声音的方向走去了。

  洛思特绕过年轻者向魏鹿卿走来。

  “没先到你坐在了配角的位置上,刚才没发现他们的行为不太日常吗?”

  洛思特原本想说服导演让魏鹿卿感受一下呢。

  “我以为他们只是行为比较夸张。”

  就是说闻一下都想吐的东西,怎么会有人喝。

  “邦尼先生,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一位学生。”

  洛思特也没法批评魏鹿卿的短路思维,只好先让他认识人。

  那位表情冷淡的年长者邦尼先生看在洛思特的面子上,才又看了魏鹿卿一眼。

  “你什么时候成了老师?”

  邦尼先生的注意力完全在洛思特身上。

  “在一个学校客座,一个月也就两三次兴趣课。”

  这两人关系不错的样子。

  “有这个闲心不如看住你老公。”

  我是不是不小心知道了什么八卦。

  洛思特尴尬的笑了笑。

  “小朋友,你这个年纪还是回家吧,这个圈子没那么好混。”

  魏鹿卿没想到这人转移话题的速度挺快。

  “哎呀,你不要吓到鹿卿同学,人家可不是小朋友。”

  帝星学院的规矩可是对在校生身份保密的,洛思特也不好明说。

  “鹿卿?是本名?”

  邦尼先生对洛思特提到到魏鹿卿的本名有了兴趣。

  “哦。”

  魏鹿卿点头。

  “真是古蓝星东方人种?”

  邦尼先生看了洛思特一眼,两人似乎有些心照不宣。

  “你还没放弃,你那个狗血故事,还真找个跟主角相似的。”

  这话好像有些内涵,魏鹿卿在心中推算这话的意思。

  洛思特眼见邦尼先生越说越多,赶紧带魏鹿卿到别的地方打招呼。

  魏鹿卿逃脱了陆瑾可能使出的强迫营业却摔在了洛思特这里。

  大家看这小孩面无表情,纷纷客气的和洛思特打了招呼。

  这边绕了一圈,洛思特估计导演那边已经完事,才带魏鹿卿过去。

  年轻者见人进来了,才退了出去。

  魏鹿卿敏感的发觉这人似乎和洛思特不对付。

  “我要的是一个人从矜持到动心的反应。你看这个片段有一点动心吗?他的反应甚至都没有矜持。”

  一进来,魏鹿卿就被劈头盖脸批了一顿,天敌良心,要是知道还有情绪变化,魏鹿卿真的会配合一下假装自己被撩动心。毕竟自己当年逃命的时候也是在各种地方凭借演技骗过追杀者的。

  洛思特让魏鹿卿坐下,自己在导演背后看视频片段。

  “你看到邦尼不会动心吗?”

  导演突然来了一句。

  仔细想来这位邦尼先生无论长相还是声音在魏鹿卿所遇到的人中算是顶尖的,可也不到表会动心吧?

  导演看魏鹿卿没有反应,心中升起了一个想法。

  “你看过洛思特演的电影吗?”

  导演问道。

  “没有。”魏鹿卿如实回答。

  “你看过电影吗?”导演追问,洛思特去哪里找到这个不跟时代步伐的人。

  “算没有。”

  洛思特跟他说过,预告片不算电影。

  导演看了洛思特一眼,这人的意思是直接模拟现实场景拍摄?

  “这个片段是邦尼先生的角色展示自己的魅力,你的反应是先是矜持的客套,随后接受他的邀请,我需要你从眼神中传递这个感觉。”

  洛思特听完想阻止,这个要求对于第一次尝试的人来说太难了。

  导演却在他行动前开始了。

  “台词是你配合邦尼来说,去那里坐下。”

  导演继续看着摄制器。

  魏鹿卿无法,只好先走到之前的位置坐下。

  音乐再次响起,魏鹿卿才发觉,现场的气氛被烘托的极为暧昧。

  邦尼先生和另一位适时的出现了。

  “我们可以坐在这吗?”

  还是原来的台词。

  魏鹿卿抬头看着两人,先是有些惊讶,然后有些纠结的说道。

  “我的朋友要来了。”

  语气里客气的狠。

  “没关系,我们只打扰一点时间。你的朋友还没来不是吗?”

  台词变了,魏鹿卿客气的同意了邦尼先生的要求,然后将自己的座位外移了一些。

  对话还在继续,魏鹿卿适时的表现出对邦尼先生说话内容的兴趣,然后看着他的眼神开始闪现小星星。

  好不容易拍摄结束,这回不需要魏鹿卿过去挨批评了。

  “我想要克制的好感,你不是东方人吗,你们不是最擅长隐忍的感情吗?”

  魏鹿卿无奈,这种要求有些高啊!

  “邦尼,你要是作为有伴侣的人,遇到自己动心的那一个会是什么眼神。”

  这是让邦尼先生做示范的意思吗?

  魏鹿卿闻言,看着他。

  邦尼先生也不客气,直接盯着魏鹿卿,眼神从冷漠变得深情,却又略带忧伤。

  魏鹿卿被他盯的心里有些发毛。

  大抵魏鹿卿确是没对人动心过,那种深情的眼神一直也没做到。

  洛思特原本想让魏鹿卿只是体验一次,没想到自家导演那么严格,分明是在欺负自己的学生。

  最后导演大声对魏鹿卿说,他的表演都不过关,他的片段不会用,自己是浪费了一下午,还要再找人来拍摄。

  额,被打击到的魏鹿卿觉得这种职业好像是太难了。

  主要是没个标准,精神力也好,机甲操作也好,有标准在那里,魏鹿卿知道要怎么做。

  洛思特安慰了魏鹿卿一路,也没见人把精神提起来。

  回到宿舍的魏鹿卿郁闷的躺在沙发上。

  “你今天尝试的怎么样。”

  格瑞斯见魏鹿卿回来,问道。

  “太难了,导演说,我不会表现深情的眼神。”

  没想到这还是个需要展现情感的职业。

  “你要放弃了?”

  格瑞斯心想,正好,也不用他操心什么了。

  “不会。”

  虽然有些难,但魏鹿卿觉得这个职业太适合解决他目前的问题了,放手的话,有些舍不得。

  格瑞斯心下也是感慨魏鹿卿的不服输。

  “我家里有些产业与这个有关。我有联系过一位带艺人的经理人,我可以介绍他帮你适应这个工作。”

  听到格瑞斯的话,魏鹿卿立马坐起,满脸激动的看着他。

  真是好兄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