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星际之机甲修真 > 第八十四章 复杂的处理

第八十四章 复杂的处理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魅力?

  “已经解决了。”

  戴希的到来让魏鹿卿十分意外,理论上讲他们的关系没好到这种地步。

  而且,自己只给瑞瑟传递了消息,戴希怎么知道的?魏鹿卿有理由相信他知道什么。

  “是我多心了。”

  魏鹿卿的情绪外显,戴希明白,他是在怀疑自己。

  “没事我先走了。”

  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行为,让魏鹿卿更奇怪了。

  “你朋友?”

  人走后,沙发四人组明显心不在焉起来。

  “戴希先生,我也是今天才认识。”

  魏鹿卿如实向提姆介绍。

  “他很像一个星盗通缉犯。”

  提姆下句话,让魏鹿卿觉得刚才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不过,要是通缉犯如此迷人我应该记得很清楚。”

  还是自己太过君子想法了。

  “这两个人怎么处理?”

  当事人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因,接下来的处理,好歹发话吧。

  “你带来的新宠,你说呢?”

  提姆将问题抛给提出的人。

  “哎,多好的孩子怎么心肠那么坏呢。”

  那人开始动了坏心眼。

  “刚才的事明天肯定是大新闻,他的职业生涯基本毁了。不用怎么处理,他只会非常悲催。”

  塞尔提说道。

  魏鹿卿被他这一提醒,想起来刚才记者群的操作。

  “交给治安所吧,他们涉嫌伤害未成年,量刑在三年以上。”

  魏鹿卿很公道,怎么惩罚是法规的事。

  “这话你应该跟瑞瑟说,看他会不会同意。”

  提姆听完魏鹿卿所说,心想这个弟弟果然是被保护的太好,这种情况治安所也不敢参与啊。

  听提姆这么说,魏鹿卿又陷入了疑惑,之前魏越告诉他有问题交给治安所处理就好,难不成还有别的选择。

  没等魏鹿卿提出质疑,瑞瑟总算是敢到了。

  “外面的风声已经压下去了,那几个拍摄的记者都被控制起来,母版视频已经收走了。”

  原来他来的比戴希晚,是去处理了。

  瑞瑟看到沙发四人组,有些奇怪。他以为魏鹿卿独自处理这件事。

  “这几位?”

  瑞瑟疑惑。

  “提姆雷登,我外公战友的孙子,和他的朋友们。”

  魏鹿卿率先介绍,对于外公战友的孙子这个称谓,提姆有些接受无能。

  “我认识,我的意思是他们怎么在这?”

  魏鹿卿以为瑞瑟作为维尔家的家族继承人,连帝星的混世魔王都不认识吗?

  “人可是我们救下的。”

  沙发四人组表示不满。

  “那这位是谁带来的?”

  监控里清清楚楚,记者拍的主角可正是眼前四人带来的,瑞瑟有理由怀疑他们在搞仙人跳,发现魏鹿卿背有大树直接把诱饵给卖了。

  “让你别老养小明星,差点栽了吧。”

  看来,这几位卖队友是习惯了。

  “大家各取所需,我撩个人还看家世经历和人品吗?我相亲啊!”

  渣的明明白白呢。

  “查出来是谁主使的吗?”

  瑞瑟懒得跟这群二世祖扯皮。

  “查出来了。不过维尔少爷,这酒店是你的产业,这人竟然进了客人的房间,还有记者群大大方方的进来拍摄。看来维尔家的安全性很差啊。”

  被迫承担所有责任的提姆不乐意了。他这一说其他几位反应过来了,他们可是计划见义勇为,然后回去邀功的,这脏水一泼,怎么就变成自己的问题了?

  魏鹿卿此时才明白,刚才说的不能上报治安所是什么原因,原来还有这样的影响。

  “先说主使是谁吧。”

  瑞瑟不想跟这些人扯皮,魏鹿卿好说,讲清楚就可以,这四个人从哪冒出来搅局的?

  魏鹿卿在瑞瑟耳边小心的说了名字。

  瑞瑟也是头疼,这件事大家都在观望,人家正主家族还没处理,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结果这内斗都搞到自己地盘上了,也是倒霉。但想想魏鹿卿作为自己五六年的同学兼好友,又是在觉醒时帮过自己,何况魏鹿卿的实力也让自己佩服,多年情感交织心头,瑞瑟决定站在魏鹿卿这边。

  “明天我带着这俩人同你去他们家问罪。”

  魏鹿卿作为受害者,自己还是受害者呢!哪有人手脚那么不干净,弄脏别人的地盘。

  “记录下审讯视频了吗?”

  魏鹿卿没直接同意瑞瑟的提议,反而向提姆问道。

  “当然,标准操作。”

  提姆将审讯视频发给魏鹿卿。

  魏鹿卿接受后看了一遍,话说的很清楚明白。

  “记者的视频呢?”

  这需要瑞瑟提供。

  收到两个视频的魏鹿卿直接发给了卡尔。

  “他们家自己处理吧。”

  “那我自己去问责,脏了我的地方,可是要担责的。”

  这个问题就属于维尔家的事了。

  “这两人怎么处理?”

  提姆问道,魏鹿卿应该不会再说交给治安所了。

  “先关起来,这事有了说法再处理。”

  瑞瑟说道,他可要防着有人倒打一耙。

  “可以。”

  魏鹿卿表示同意。

  为了安全起见,魏鹿卿和塞尔提住在了一个套房。

  洗漱完毕的魏鹿卿原本想打坐,却看到塞尔提坐在那里发呆。

  “怎么了?有心事?”

  他的表情太过忧郁,魏鹿卿很难忽略。

  “想起以前的事。”

  考虑到今晚的事,再想想之前托比发的有关塞尔提的新闻,魏鹿卿明了。

  “都过去了,不用担心。”

  工作室处理过这方面的新闻,后面魏鹿卿也检查过,应该不会被翻出。

  “你要注意安全。”

  塞尔提看着他,眼神真挚,魏鹿卿想,他已经把自己当做一种寄托了吧。

  “有些事我不能说,但是安全问题你放心吧。”

  魏鹿卿不能透露自己是星院学生的身份,只能这样安慰塞尔提。

  “你要找个爱你的人,然后好好的。”

  嗯?这话什么意思嘞?塞尔提心中脑补的自己是个怎样的存在?

  “这个并不需要,我有家人之后一直好好的。”

  魏鹿卿制止了他的脑补。

  “你的家人对你好吗?”

  塞尔提问道,难得魏鹿卿提起了自己的家人,塞尔提被转移了注意力。

  “很好啊,我想做什么事他们都很支持,而且会帮我处理很多我没想过的问题。”

  想想陆函生带自己出出席授勋宴会见老战友,就是想给自己找靠山吧。

  “他们对你很好。”

  塞尔提趴在桌子上看着魏鹿卿。

  “我哥哥还是会欺负我的。”

  魏鹿卿想到放假回家被魏越支配的恐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