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星际之机甲修真 > 第九十七章 归来的人1

第九十七章 归来的人1

  整整一下午,魏鹿卿都被如何对两种仪器改进以及如何测定多维度精神力所为难着。学员的练习也是一样,百分百失败率。带着纠结回家的魏鹿卿开始与编程智能对刚,过于追求完美的要求让他的智能还未出现。又补充了相关资料,现在大脑里对智能下一步如何设计毫无头绪。他只好将这些东西推开,准备先进行修炼。

  却在正准备进入小天地的时刻接到了赵缦缨的视频。

  “我好郁闷啊。”

  魏鹿卿觉得这句话应该换做他来说。

  “我不喜欢跟那些合作,非要指手画脚。明明他们选我是因为我自己做的好,现在我拿出方案,全是被人指点。”

  魏鹿卿看了眼时间,这位大作家看来是受了委屈,不然怎么会那么晚来找人诉苦。

  “上次的事?”

  回忆起上次赵缦缨说的要跟联盟合作的项目,看来有帝国官方参与的项目确实难做。

  魏鹿卿想着,之前跟胡斯已经进行治疗的时候,那些人确实讨厌。不过现在自己是唯一能够进行精神治疗的人,似乎很久没人来指手画脚了。

  “那么久了才讨论出宣传片如何拍摄,还要用他们指定的人。我要疯了。”

  “对创作自由干涉那么多么?”

  魏鹿卿不解,毕竟之前会干涉他的人,主要是胡斯教授来解决。

  “我想退出,可是不太甘心。”

  赵缦缨趴在镜头前,看样子被折磨的不轻。

  魏鹿卿也不好安慰他,他无法感同身受。

  “我决定了。”

  魏鹿卿看他突然振作。

  “我要退出。”

  看来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之前提出被他们这些不懂的人淘汰掉的方案太吸引人了我,拍你呗。”

  原来在这等着呢,魏鹿卿怀疑他已经退出了,刚才就是为了自己能答应他。

  “西雅尔侦探已经拍摄完了,我已经有了固定的收入项目。后面的时间不会再参与这些事了。”

  魏鹿卿的目的已经达到,他的兼职比他计划的结束的早,等开学才有充分的时间研究属于他的机甲。

  “你看,如果我跟你说我要少年诗仙那种感觉,你就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可是别人不清楚了,你忍心我们的文化就此没落,越来越少的人知道我们的风格?”

  这顶大帽子盖下来,魏鹿卿有些不知所措。

  “就三个宣传视频,你看你已经拒绝了我拍四时景的广告了。最后一次了,难道你忍心让我的灵感流失吗?”

  魏鹿卿怕了他了。

  “即便我答应你,我现在在银河星域,你的拍摄也不能完成。”

  无奈说道。

  “只要你愿意拍摄,我可以等,那群人效率如此地,就是等你两个月也能比他们先播出。”

  赵缦缨提起那群人的时候,还是恨的牙痒痒。

  “那好,你先给我看看拍摄设计吧。”

  见魏鹿卿答应,赵缦缨将他的设计发了过去。

  图片赵缦缨已经设计好,三个宣传视频分别是敦煌、少年诗仙、华章,色彩浓艳明显是唐风。

  “你很喜欢唐风?”

  魏鹿卿问道,他对凡间的因王朝更迭并不熟悉,只是凡间的美感却在潜移默化影响着那群隐藏在高山上的人。

  魏鹿卿一个问题,瞬间让赵缦缨感动,人生在世知己难求,自己受了这一个月的苦,就是因为没人理解,这里就有一个人与自己默契十足。

  “你那里有坦领汉服吗?”

  赵缦缨询问,理论上讲,魏鹿卿会想尝试复原以往的东西吧。

  “没有,不过我这有一套比较适合少年诗仙。”

  小天地里有天蚕,正好魏鹿卿有时间搞了架织布机,顺便做了身天蚕衣。可以没人明白天蚕丝的好处,毕竟星际的衣服功能比较全。

  “你换上我看看!”

  赵缦缨瞬间有了激情,没有坦领再做嘛,有一套现成的也会少很多功夫。

  魏鹿卿躲进洗手间,从小天地拿出那身白衣换上。

  “我的天,这些暗纹要绣很久啊。”

  赵缦缨在视频里研究魏鹿卿的衣服。

  他也不好意思说用法术造的纹路,只能默认是绣的了。

  “太仙了,我要给你做一条红色的发带。红配白,想想就激动。”

  他略带奇怪的表情,让魏鹿卿感觉不是激动。

  “就这样,我去找人做服饰,一定要让人眼前一亮!”

  赵缦缨挂掉了光脑。他来去匆匆的,让人感叹于他的激情。

  再次准备进入小天地的魏鹿卿看到了隔壁,凌洛翰家里变得明亮起来。

  有人回来了?魏鹿卿心中疑惑,不是说外出有任务,还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吗?

  想到这,他已经身体先动,跑到门口输入进入权限了。

  好在不是进了贼,房子的主人躺在入口不远的沙发上。驾驶机甲穿的装备还未换下,整个人显得格外疲劳。

  凌洛翰睁开眼看见是魏鹿卿进来,便没动。

  “那么晚还没休息吗?”

  他很清楚魏鹿卿的生物钟,这个时间是他休息的时间了。

  “你怎么了?”

  魏鹿卿走到他身边,趴在沙发边上看着他。

  凌洛翰笑了笑,将抚在额上的手放下,手指穿进魏鹿卿的发中。

  “刚回来,有些累。”

  魏鹿卿听他这样说,便没继续问下去。只是歪着头看着凌洛翰的侧脸。

  “你这身衣服哪里来的?很合适。”

  两人沉默太久,凌洛翰先开了口。

  “自己做的,刚才有位朋友需要才拿出来。”

  凌洛翰点点头,他知道魏鹿卿在做什么,想必是拍摄有需要。

  “需要精神安抚吗?”

  他的精神力波动不太对劲,以魏鹿卿的敏感度很容易察觉到。

  凌洛翰没有回答,魏鹿卿便直接放出了精神触手。

  这件事他做过几次,凌洛翰的精神力毫无排斥,魏鹿卿顺利进入屏障内,进行安抚。担心凌洛翰精神力使用过度,他还渗入些灵力去滋养。

  等他的谨慎安抚结束,凌洛翰看起来已经睡着了。

  魏鹿卿伸手抚平他有些纠结在一起的黑发,继续趴在那里,看着他。

  大概是看的久了,他自己都睡着了。

  只是,这次在梦里好像回到了以前在宗门修炼的时候。

  他坐在树枝上,看到几个外门弟子在欺负一个大孩子。许是过于无聊,他跳了下来,脚边的湖中映出他还是刚十岁时的模样。

  “你们在做什么?”

  虽然后面被宗门追杀,此时的他却还是长老的关门弟子,这些外门见到他只有行礼的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