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星际之机甲修真 > 第九十九章 不一样的能力

第九十九章 不一样的能力

  魏鹿卿想起刚来星际时对这里没有灵气的判定,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感受到信仰之力,从而进行洗经伐髓。而且,星际对灵根的封闭是针对他个人还是所有具有灵根者?这个问题很麻烦,修真者偏爱隐世,若他们不想让人知道,星际确是没有办法了解这种修炼。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自己是因为那位死脑筋的天才自爆而到了这里,那当时在场的其他人是否也会到星际?在场的基本都是正道人物,自己的样貌变化不到,难不成在这还要被追杀?

  他们的记忆会不会同自己一样还在?若是不在也就罢了,若是还在,自己这张挂在光网上的脸,不是暴露了自己的存在?这些年似乎并没有存在修真者的消息,是否说明那些有灵根的人只是单纯有灵根。并没有被开发出来?

  带着一脑子疑问,魏鹿卿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飞回去后直接没回家反而到了凌洛翰家去确定情况。

  休假在家,等自己弟弟归来的魏越看到这一行为,差点被气死。

  检测完毕归来的凌洛翰正在进行训练,魏鹿卿第一次明白安德瑞所说的信息素是怎么回事。

  没有安德瑞描述的那样讨厌,反而是很清新的药草味道。不过以前有好几个alpha朋友,并没有发觉信息素的问题。魏鹿卿记得,alpha信息素在汗腺分泌中也会存在,运动后会明显。只是,以前在机甲训练场也没发觉到信息素的味道啊。

  “怎么了?”

  魏鹿卿急冲冲的跑进来,却停在训练室门口发呆,凌洛翰好奇询问。

  “信息素的味道。”

  魏鹿卿眯起了眼睛。

  “好像新鲜药草的味道。”

  凌洛翰的耳朵有点红,赶紧打开换气系统,借口给他倒水,终结了这个话题。

  “今天的检查有什么问题吗?”

  魏鹿卿表现的太不寻常,他很容易发觉魏鹿卿隐藏了些信息没说。

  “你有一种跟我一样的天赋。”

  魏鹿卿坐在沙发上,思考着怎么组织语言。

  “精神力吗?”

  ss级的精神力突破,魏鹿卿也是ss级。

  “并不是精神力。”

  凌洛翰疑惑了。

  “我的传承并不是古武,而是一种与星际其他能力完全不一样的一种力量。”

  灵力也算力量吧?修真的种种也算对道的一种运用?

  “这种力量的提高却需要一种有特殊天赋的人。”

  凌洛翰双手放在背后,紧握在一起,不敢让魏鹿卿发现。

  “传承中告诉我,这种特殊天赋的人拥有的是灵根。”

  魏鹿卿说完这句话,发觉凌洛翰有些紧张。

  “怎么了?”

  魏鹿卿靠近他,看到了他指节发白的手。

  “没事,想到一些麻烦的事。”

  凌洛翰松开手,任魏鹿卿拉着他。

  “这种天赋并不危险。”

  魏鹿卿笑了笑,他以为凌洛翰是在担心这种能力有危险。

  “你的天赋很好,是难得的雷系单灵根。”

  凌洛翰惊讶的看着他,一瞬间却笑了。

  魏鹿卿不太明白他为何会有如此奇怪的反应。

  “真是好运气。”

  他笑着说,语气中却满满的都是苦涩。

  “你有什么事吗?”

  任魏鹿卿对他人情绪的不敏感,也发觉了凌洛翰的不对劲。

  “我很好,真的。”

  对于他说的话,魏鹿卿持怀疑态度。

  “你要是不喜欢这个天赋的话,不修炼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自然要修炼,不然多浪费这样的运气。”

  他既然这么说,魏鹿卿也不会继续藏私。

  “星际似乎对这种天赋有封闭作用,所以还要进行洗经伐髓,扩宽经脉才能感受到灵气。”

  魏鹿卿开始讲述修炼方法。

  “你之前几次晕倒是洗经伐髓?很痛苦吧。”

  凌洛翰看着他。

  “嗯?你怎么知道洗经伐髓很痛苦?”

  不懂气氛的人,一句话把整个氛围都破坏了。

  “我猜的。”

  凌洛翰自知失言。

  “我现在的灵力足够帮你了,不过洗经伐髓确是很难以承受。你还要试试吗?”

  凌洛翰内心苦笑,再痛苦的事他都经历过,这算什么。

  见他点头,魏鹿卿开始检查他十分还具有修炼条件。

  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差不多年龄的人,凌洛翰元阳还在,自己的哥哥却是这辈子都别想走这条路了。所以星际的开放还是看个人?

  “你躺浴池里吧,那个循环系统很好用。”

  想来自己十几岁,体内杂质便如此多,凌洛翰又比自己打了十岁,这个准备要做好。

  凌洛翰听出了魏鹿卿的建议,躺在了浴池里,调整好循环模式。

  “你穿着衣服?”

  魏鹿卿不解。

  “没事你开始吧。”

  这人是害羞吗?

  “那你把外衣脱掉吧,等下排出杂质的时候,会有影响。”

  听他这样说,凌洛翰老老实实扔掉了濡湿的外衣。

  魏鹿卿见他已经准备好,灵力直接从百会进入,游走各经脉。查询好凌洛翰经脉的走行和基本情况,他开始增加灵力。

  凌洛翰表情一变,要着牙坚持着。

  “这种方法需要清醒,要忍住。”

  魏鹿卿提醒他,灵力的输送却还是在增加。经脉被挣破然后重塑,却又被更霸道的灵力所伤,重复着这个过程。

  也不知过了多久,魏鹿卿只觉自己的灵力似乎到了极限。凌洛翰的经脉较之以前扩宽了不少,魏鹿卿将灵力退出。

  一瞬间的放松让凌洛翰趴在边缘大口喘着出气。

  这人的体质是真好,魏鹿卿想起自己的两次洗经伐髓最终都晕了过去,这人还能清醒的坚持到最后。

  休息一会后,凌洛翰坐直了身体开始感受灵气。

  果然如魏鹿卿所说,大概星际对灵根确是有封闭。经过洗经伐髓后果真感受到了灵气,只是太过稀少。

  “我先去把如何修炼的方法写出来。”

  确认了洗经伐髓的成功,魏鹿卿也为他高兴。不过最高兴的还是自己,这样便有一位同自己一样的修真者存在了,不至于太孤单。

  魏鹿卿出去以后,凌洛翰从浴池站起,开始洗去身上未被循环系统带走的杂质。

  边整理衣服边向客厅走的凌洛翰,正对上从大门进来的魏越。

  这场景怎么有些不对的感觉?魏鹿卿坐在客套,自己这种穿着,魏越的表情似乎也有些不对劲。

  空气里还残留着一些信息素的味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