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星际之机甲修真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觉醒1

第一百二十三章 觉醒1

  在给游戏公司授权使用肖相后,魏鹿卿终于去使用休息日了。

  难得凌洛翰来到这边,魏鹿卿向其他人了解了基地所在星球的特色。

  两人看着导航跑了一路,发觉所谓的特色也并不算是特色。

  索性将飞行器停在空中,看恒星沉寂。

  “你不舒服吗?”

  魏鹿卿靠在凌洛翰肩上,他的体温有些高,凌洛翰转头触到他的额头,发觉不太对劲。

  “不太清楚,最近经常体温升高,不过好像没什么别的影响。”

  魏鹿卿并没有感到什么不舒服,虽然实验室的检测仪出现过几次警告。

  “太累了吧。”

  凌洛翰看着魏鹿卿不太愿意睁开的眼眸,默认了他的解释。

  等光线消失,他也没喊醒魏鹿卿,直接带他回基地休息了。

  同屋的赵缦缨幽幽的看着凌洛翰把人放下,然后启动检测仪。

  “你们外出一天?”

  赵缦缨觉得虽然这两人关系不一般,但作为舍友自己应该承担起确保魏鹿卿安全的问题。

  凌洛翰好似没听到他所的话。

  检测仪的指标波动很快,就连结果也被打上了问号。

  赵缦缨看凌洛翰如此严肃,他怀疑检查结果并不乐观。

  “我需要去找医师。赵先生要看好卿卿,千万不要让其他人进来,尤其是alpha。”

  这个警告很特别啊。

  赵缦缨点点头,在凌洛翰离开后赶紧锁上了门。

  检查结果带问号的原因是未做信息素检测,魏鹿卿的指标变换被怀疑是omega觉醒。

  赵缦缨觉得世界观在坍塌,魏鹿卿啊!在他的认知中的强者之一,可以让基地八分之八十的Alpha甘拜下风的魏鹿卿,要觉醒成omega?不是这样操作的吧。

  omega觉醒不是在十六岁之前吗?魏鹿卿不是过几天就成年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当青竹的气息开始弥漫的时候,赵缦缨确定了是觉醒。

  他颤抖着接近魏鹿卿,给他喂了些速效营养剂。

  现在凌洛翰没有回来,他只能按照光网上的指导来做。

  看着魏鹿卿吞咽的喉结,他情不自禁在靠近。

  青竹的气味淡淡的,让人很舒服,赵缦缨的指腹贴在魏鹿卿颤动的睫毛上。

  他的眼神像是受了蛊惑,手指接近了腺体的位置。赵缦缨感觉青竹的味道更浓郁了,他想要自己的气味冲淡它。

  魏鹿卿感觉原本的躁动在平息,却又觉得很不自然。

  等他睁开眼,看到的是赵缦缨正亲着他的手腕。

  “靠!”

  魏鹿卿的眼神让赵缦缨清醒。

  “我怎么那么变态。”

  赵缦缨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

  魏鹿卿坐起,扶着额头不知如何面对这尴尬的场景。

  “这不能怪我,我哪里知道你觉醒的信息素还能对我有作用。我可是纯正的beta。”

  魏鹿卿继续扶额。

  “我也是beta,哪里来的信息素!”

  魏鹿卿提醒他,不要为自己的畜牲行为找这样的借口。

  “不好意思,五分钟前你开始了觉醒。”

  赵缦缨看了眼时间。

  魏鹿卿分明是不信,等赵缦缨拿出刚才的检查单,他彻底震惊了。

  “靠!”

  魏鹿卿觉得自己被老天爷玩弄了。

  “你想哭就哭吧。”

  他现在的表情过于难看,赵缦缨忍不住安慰道。

  魏鹿卿向他摆摆手,他怎么可能接受一个禽兽的安慰。

  凌洛翰带着医生一进来就确定了魏鹿卿的觉醒状态,如此浓郁的信息素味道,让他有些气血翻滚,好在他的自制力较强没有发作。这样的对比显得赵缦缨更禽兽了。

  “魏先生的觉醒被打断,可能在近几天会更凶猛,最好注意一下。”

  怎么会有人如此不珍惜omega呢?竟然在觉醒过程中妄想标记腺体,真是禽兽。

  “beta也能打断?”

  禽兽本人并没有这个自觉。

  “beta的暂时标记会打断觉醒过程。”

  赵缦缨也开始了扶额。

  “下次觉醒会隔多久?”

  凌洛翰看了赵缦缨一眼,只是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不好直接找他麻烦。

  “不好说,一个星期以内都有可能。”

  也就是说,最近时间魏鹿卿最好不要外出了。

  “最好可以让魏先生的家人过来觉醒状态非常危险,基地内alpha偏多。omega很脆弱的,要是没照顾好,以后会是很大的麻烦。”

  魏鹿卿不懂,他昨天还是基地战力排行榜榜首,今天就是脆弱的了?

  凌洛翰听完医生所述的注意事项后,立马将赵缦缨赶了出去。

  omega之所以需要家人陪伴,是因为基因决定的信息素在家人中会有相似,这种相似所带来的阻隔作用,让觉醒过程中的omega免收标记的影响。

  然而魏家人与魏鹿卿并没有基因上的相似,这是件麻烦事。

  “还是觉得很难受吗?”

  魏鹿卿躺在那里,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表情并不放松。

  “好像又起热了。”

  医生说过觉醒状态会一直伴随着体温升高。

  “我去拿些冰块。”

  凌洛翰准备拿起试探他额头温度的手,却被阻止了。

  “手的温度刚好。”

  听他这么说,凌洛翰不动了。

  大概是是受了安抚,魏鹿卿渐渐放松下来陷入沉睡。

  他不知过了多久,在仅有的几次清醒中看到了凌洛翰一直在他是那边,便觉得很安心继续陷入沉睡。

  等他觉得精神好起来,清醒的时候,觉醒已经结束了。

  看着旁边闭目养神的凌洛翰,魏鹿卿伸出手拉住他的手指。

  凌洛翰惊醒,看着魏鹿卿已经苏醒,还是放下了心。

  “感觉怎么样?”

  “我好像很虚弱。”

  确实如此,不知是不是睡久的原因,感觉抬手臂都有些费劲。

  “很快就会恢复的。”

  魏鹿卿点点头,继续拉着凌洛翰。

  “你休息一下吧。”

  他眼下的青紫暴露了他的状态。

  凌洛翰看着被魏鹿卿拉住的手指笑了笑,躺在魏鹿卿身边,闭上眼睛。

  魏鹿卿用目光描摹着他脸部的轮廓。他从未如此近的细细观察着眼前的人,大概一直太过习惯他的靠近,连他的付出都忽略了,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才能一直留在自己身边。

  赵缦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太过安逸的场景,让他知晓自己的到来是打扰。提醒一起来的医生后两人退了出来,等待更合适的时机再进行检查。

  哪里知道,这个等待是一个下午的时间。

  凌洛翰醒来的时候惊动了魏鹿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