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末之伟大舵手 > 第82章追杀
  这个李天华一人一剑,居然将十几名牛录额真杀得节节败退,这种十步杀一人,剑剑穿心的凶悍,吓得这些百战悍将们转身而逃,让出了一条路,让这个李天华从容杀出重围,飘然的消一失在庙角,这里这么多骄兵悍将,居然无人敢追。

  这不丢人,他们即使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对方是金花教主,是鬼神。

  人是无法和鬼神对抗的。

  这个奴尔哈赤在几十名牛录额真及护卫的簇拥下,冲出庙外,他对其它人大吼:“狗奴才!快不快追!”

  众将脸色苍白,双腿发抖,面对这个奴尔哈赤冷厉的目光,他们低下了头,不敢正视,他们是不敢去追杀这个金花教主的。

  连这个奴尔哈赤也是脸色苍白,双手发抖,他一生征战无数,但从来没有距死亡这么近过,对方的剑尖指至了他的眼前,以他一剑一命的作风,向前一挮,他就必须去见长生天。

  如果不是莽古尔泰、代善,拼死相护,他死定了!代善!莽古尔泰!奴尔哈赤大惊,他这才想起,这个拼死保护他的儿子们,代善和莽古尔泰双双咽气,死在侍卫怀中。

  一剑锁喉,切断气管,一时半会死不了,他们一开始,只是失去力量,然后挣扎了好一会儿,这才咽气。

  白发人送黑发人,没有更惨的事了,这个奴尔哈赤脸色苍白,以他的坚毅也抵受不了这巨大的打击,吐了一口血,昏死了过去。

  幸好有随军医生和侍卫们,他们急忙的为他抚胸顺气,捏人中,总算等他弄醒了过来,这个奴尔哈赤看见被平放在门板上的儿子和五位老兄弟的尸体,他再次吐了一口血,悲从心里来,他放声大哭:“都是我害了你们呀!”

  现在,他是恐慌害怕之极,他认为这是他触怒鬼神的报应。

  今晚这一切,只有鬼神可以解释,金花教主突然暴起,一连杀了数人,无论是代善、莽古尔泰、还是五大臣和这些牛录额真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将,他们都是以一敌十的人,但是他们在这个金花教主面前,就像是牛羊畜生一样被宰掉,全无反抗能力。

  触怒鬼神,必遭报应这是天下共识,他不应该骂金花教主和向他掷剑呀!

  他的将军们,都是天下最勇敢的战士,他们敢以数人冲杀数万明军,但是他们却不敢去追这个鬼神,因为他是金花教主,不是一般人可以对抗的。

  现在好了,报应来了。

  二儿子代善、五儿子莽古尔泰都死了,为他而死,这个五位老兄弟也死了,还是为救他而死。

  代善为人狡猾暴虐,对人两面三刀,而这个莽古尔泰则是贪心,野心又大,他并不喜欢他们,但这始终是他的儿子,并且是在关键时刻,为了救他,献出了生命,他心如刀割呀!

  我害死了他们!我害死了他们!我害死了他们!奴尔哈赤伤心万分呀!

  军官们也恐慌了,怎么说呢?大汗是天子,讲究的是天人交感,受命于天,现在天不帮他,还有鬼神来忌,和谁作对也不能和天作对呀!这个牛录额真们是彻底的慌了。

  这时,这个阿敏跑了过来,他对奴尔哈赤道:“大汗!这不是金花教主!而是刺客假扮的?”

  奴尔哈赤凄然道:“你如何得知?”

  阿敏道:“这里有神像的一尊。”这是这个阿敏他们在布幔后看到这个一尊神像,这像没有衣服,只是泥胎菩萨一尊,不是这个金花教主是谁?

  奴尔哈赤勃然大怒:“这是谁干的,还不快快去追?”

  阿敏道:“喳!”说实在的,刚才以为是天威发怒,连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阿敏也怕了,但如果对方不是神而是人,这个阿敏没有什么好怕的。

  倒是众将有些迟疑,刚才金花教主大发神威,人人都见,这是人类难敌的神威呀!这也只有鬼神,可以解释,这一樽没有衣服的金花教主神像,不能说明什么?

  奴尔哈赤道:“阿敏贝勒亲自领军去追,众将有违令,畏缩不前者斩。”

  这个阿敏才拉了十几个牛录额真,点齐他们的人马,一起去追。

  阿敏道:“大家伙不用怕,这是有人假扮的,那里有什么金花教主,我们将这贼子捉来,千刀万剐。”

  他也怕这个金花教主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意味着他们爱新觉罗家得罪了鬼神,注定被诅咒,注定没有好日子过,他要将这个人揪出来,向大家证明一点,这个是人,不是神。

  如果不说明白这一点,他们家族就麻烦了,一个得罪了神,被神诅咒的家族,是不会有好前途的。

  所以这个阿敏才会不顾风雪,冒着黑夜,亲自率领一千五百精兵去追赶,要知道这雪夜行军,可是兵家大忌,不说这个敌人吧?就是这个风雪,也可以令你喝一壶,容易折损人马,但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他是顾不了这么多了。

  他们带上几条猎狗,让它们带路去追,其实每一个建奴士兵,都是优秀的猎人,擅长这个野外追捕,他们的军事经验和组织能力,就是在一次次的捕猎活动中锻炼出来的。

  很快,他们发现了脚印,这让他们欣喜若狂,因为有脚印代表这是线索,这是人而不是鬼神,像鬼神狐怪这东西,是超自然力量,他们肯定不会用两条腿走路这么低级,而是拉轰牛B的御风而行。

  阿敏顾不得这士兵们闲乏和气候恶劣,下令全力追赶:“有畏缩不前者!杀无赧,其家人贬为奴隶,有擒获此贼者,赏金一万!”

  这一万的赏格有多高?这去年杨镐大军,四路围攻萨尔浒,大军誓师出征时,许下许多赏格,这擒杀奴尔哈赤的赏格是一万两银子。

  今日这一战,是建奴史上高层伤亡最惨重的一战,四大贝勒中的两个,(大汗二儿子、五儿子),名震辽北的五大臣团灭,三个甲喇额真,十三个牛录额真,可以说这个奴尔哈赤自从十三副盔甲起兵以来,就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就是九部围攻和萨尔浒之战,将领损失也没有这么的惨重。

  令人骇异的是,这个贼子突袭之中,没有一个伤者,与他交手的,只有死路一条,他杀四大侍卫、莽古尔泰、五大臣、代善,十几个将官,用的时间不多,不会起六十声,这个贼人突围而出时,有一些反应慢将军还在发呆、震惊之中。

  所以阿敏他们是全力追赶,但也是十分的小心,他们知道,他们是在捕狼,一不小心就让他反噬或者走掉。

  如果让米柱看到这一幕,他还敢不敢叫李天华做猥琐好色佬,下流胚子,还九出十三归,捉他的红颜知己去做伎女?

  这胆子……。

  阿敏他们还召来了一队鄂伦春人猎手,他们可以乘坐狗拉的雪橇,在雪地上飞驰,比马还快。

  可是在这个下着雪的夜里追杀一个人,这也太危险,太辛苦了,只怕不用对方出手,这恶劣的天气,就会让他们自己就会损折不少人手。

  阿敏阴沉的道:“捉住了这个人,赏你们一百户奴隶,如果他走了,你们全部陪葬。”

  这鄂伦春族的队长杰马姆吓了一跳,马上跳上雪橇,飞快的出发,这个阿敏他亲自率领两个牛录的精兵随行,他的副将,甲喇额真阿巴泰率领三个牛录尾随而至。

  因为对方如鬼魅般的身手,诡异而可怕的致命剑法,这近战之术太可怕了,他们不会近战,计划用弓箭猎杀此人,要不就是列阵用人海战术擒杀他。

  他们不畏艰险,连夜冒风雪冲出商监府城,沿着这个叶赫河向南追击。

  在追出到两个公里之外的一个树林,脚印消失了,不过他们找到了金花教主的衣服,在这冰天雪地的寒冷天气里,他当然不是脱光等冷死,而是挨上别的衣服,他们发现,这个脚印是消失去,这是对方用滑雪离开了。

  在这雪地里,滑雪确是比奔跑快和省力,这也意味着增加了他们追杀的难度。

  这个阿敏焦臊,如果不捉住此人,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有人会添油加醋,说他们亵渎神灵,金花教主出手惩罚他们,这还得了,这会对他们造成巨大的冲击。

  如果说他们是神罚之人,他们会非常的惨,部族的人会离心离德,建州女真不是天启之人,而是天罚之人,他们欣欣向上的事业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阿敏狂怒的道:“我要你们不惜一切处价杀了这个人。”

  他们的士兵,在这杰马姆的狗车的带领下,沿着滑雪板留下的轨迹,一路快速追击。

  这个阿敏着急,现在下着雪,这浅浅的痕迹很快会被大雪淹没,要追上这个人就难了。

  杰马姆道:“大人看前方。”现在是下着雪,但依稀有一丝月光,借着月光,他们看见了一个白影滑着雪,快速前行。

  阿敏沉声道:“追!”终于摸着了对方的边,他当然不会错过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