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六章
  唐沢追出了校门,终于看见许亦一个人往人少的左侧走去,唐沢想都没想就跟了上去,他们中间熙熙攘攘还隔着几个同学,许亦也没有回头没有发现唐沢跟着他。

  其实唐沢也不知道跟上许亦干什么,总觉得需要跟他解释一下考卷的事,就在唐沢犹犹豫豫要不要上去跟许亦并肩走的时候,许亦搭上了34路的公交车,欸?唐沢一时慌乱了,这下许亦也跟丢了,家也不知道怎么回。

  看了看这儿的公交站牌,没有一个地名是认识的。

  “同学,请问到御龙小区怎么走啊。”

  “啊,对不起啊,我们也不知道。”

  接连问了几个人还是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难道是我记错了?不可能啊,我明明看得很仔细的,难道是什么多音字?不可能啊,这个名字这么土我看了第一遍就记住了呀。

  算了,回去学校门口吧,说不定林昕雨拖拖拉拉的还没有走。

  果然,放学后的学校门口就像是螳螂过境一样,除了那个飘来飘去的塑料带还没飘走,连小摊叔叔都走了,唐沢这么一往一返的折腾了少说也半个小时了,放学又晚,路灯都亮起来了。

  唐沢走到学校对面的公交站牌,看向公交站牌,欸,k901路有经过这个商场,这个是小区附近的那个商场吧,等了一会车终于来了,可是现在可是下班放学的人潮高峰期,光是从前门上去,就花了三分钟,门好不容易合上,感觉车随时要炸了一样,唐沢紧紧拉着车环,摇摇晃晃突然刹车来来回回有十多次,车上像沙丁鱼罐头的人你呼我吸的空气使得车上的氛围不自觉紧张起来,司机严厉的声音,“都挤在前面干啥呢,不会往后挪一挪啊,后面位置还那么大。”

  唐沢看没有人践行司机的话司机师傅会生气,毕竟全部小一百人的生命离合都掌握在司机师傅一人的悲欢中,唐沢立马践行司机师傅的话,往后挪了挪,然后牵一发而动全身,全车的人不得不跟着唐沢一起往后挪,后面位置确实比较空,就是难站一点比较高,在司机师傅甩尾的时候要给恍吐了都。

  “你怎么才回来啊,顺便去同学家玩了啊,这都几点了,以后晚回来要打电话,告诉你林阿姨一声,饭都要凉了,快来吃饭吧。”

  晚饭是林阿姨做的,一桌满满有烧鸡有大虾还有排骨跟地三鲜,“来,小沢,吃排骨。”

  “嗯,好,我自己夹。”桌上的氛围很微妙,没有人说话,林阿姨和林昕雨吃饭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只有唐爸嚼东西的时候发出些声音,唐沢大口地将米饭塞到嘴里然后快速地咬碎咽下,菜也只夹放在他前面的地三鲜,偶尔林阿姨给他夹个排骨就吃排骨,夹个鸡肉就吃鸡肉。

  在唐爸吃完去客厅休息后,唐沢也说吃饱了回房间呆着了。

  其实唐沢回房间也没事干,就是玩玩任天堂,玩累了就看会动画片,这种过去他以为他最向往的生活顷刻间变得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唐沢疲惫地躺在床上,一睡就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

  第二天七点醒来收拾书包下楼,林阿姨早早在厨房忙活,“小沢啊,周末不用上课也这么早起啊。早饭还没做好呢,昕雨都比较晚起我想说一会儿九点再叫你们起来吃早饭。”

  啊,今天周末,怎么就上了一天的课就周末了呢,难得我还想进去听下数学老师讲解那张卷子呢。

  “对了,小沢啊,这张卡是你爸让我拿给你的,你绑定在手机微信、支付宝什么的都可以用,你要不会弄让昕雨教你。”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林阿姨。”

  今天不用去上学,唐沢还是不想呆在家里,天气这么好,要是能踢会儿足球就好了,足球,是啊,都好久没有踢足球了,刚开始踢足球是因为看世界杯觉得很酷,后来妈妈住院了,唐沢也每次为了让妈妈出来散步晒太阳,说想要妈妈看他踢足球。

  第一次在妈妈面前表演连续颠球一百下,那时候的他只想着让妈妈开心,妈妈答应过唐沢,要来看他的比赛,可是一次都没有来过,唐沢每场都拼尽全力,要是妈妈突然来了,就能看到我努力踢球的样子了,他总是这么想着。

  虽然起因是为了妈妈,但是后来自己好像深深爱上这项运动了,在绿茵草地上奔跑的时候,唐沢可以抛掉一切,心疼的生病的母亲,想念却不见的父亲,住在亲戚家的拘谨,每天每天的察言观色,战战兢兢……

  一切的一切的烦恼好像在奔跑的瞬间被甩得远远的,又在每一次获得奖牌时把所有的委屈努力孤独都倾泻出来。

  然后骄傲地同伙伴,同妈妈分享这份荣誉,这时候的球队可能已经有新人加入了吧,可能也会在比赛中获胜,如果可以,唐沢真的想回去看一场他们的比赛,坐在观众席上为他们加油。

  是不是冠军又有什么重要的呢,最后一名就不被允许欢笑了吗?我们会惋惜自己做得不够好,也敬佩对手的实力,想要跟他们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对决,已经拼尽全力结局或许没有那么重要了,这是我所喜欢的东西,我喜欢它最纯粹的样子,我尽力地奔跑,我们相互信任朝着一个目标前进。

  我只想维护它最初的样子,没有想法只是想要用尽所有力气,不惶恐结果,不担心受怕,不机关算尽,生生把喜欢的东西变得害怕,恐惧和厌恶。

  那对生活就没有向往和憧憬,美丽的一切,冷漠以待还是乐观看待。

  唐沢十几年的生活里向来都是选择后者,可是就在这么一瞬间,他的心很是黯淡,或许是因为母亲的永远离去,或许是因为这个家里冷清,或许是因为这个地方的人们总是忙碌着喧闹着。

  再呆下去非闷出病来不可,唐沢还是决定出去走走,来到公交站牌下,每一辆来往的车号都很陌生,车上的地名也都没有听说过,来来往往走了几辆车之后唐沢搭上了34路,这辆似乎有点印象。

  车上没有什么人,除了最后一排坐着一对情侣,唐沢上车扫了一眼就往最前面坐了,车开了一站两站还是没有人上车,后排的人也没有要下车的意思,唐沢虽然买了全程的车票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在哪里下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