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九章
  进了教室唐沢转过头去看到许亦抽屉里的考卷才想到那张数学卷子的事,抽了出来想订正一下,看了半天还是没懂,赶紧翻两下数学书,怎么书上的东西跟考试的东西感觉不是一回事,“考卷要收上来。”数学课代表苏达挨个挨个地收,唐沢把许亦的名字涂掉改成了自己的名字,“你没改啊?”

  “嗯。”

  “不行,老师说了,回去整改,你没改不能交,整改好了再自己交给老师。”

  怎么那么麻烦呢,要会我能做错啊,“行吧。”

  “你是新同学是吧,以后有什么事情,万哥罩着你。”申万转过头来眨了眨眼,花里胡哨的样子,唐沢尴尬嫌弃地笑。

  都快上课了,许亦还没进来?

  唐沢看着时钟终于在七点五十七分的时候许亦才从后门走了进来,放下书包就趴在桌上。

  到下课都没起来过,第三节是体育课,唐沢还在想说要不要叫许亦起来,吴钧走了过来朝着许亦的耳朵大喊,“地震了!”许亦抽出一只手竖着中指。

  申万把手挎在唐沢的脖子上挟着出去了,唐沢看起来有点小鸟依人,其实是因为申万这个一米九壮硕的个子,唐沢还只是小鸟依人换了别人可能是麻雀依人了。

  可这个大个子虽说手长脚长却不是很灵活,跑两步就喊累说喘,但一整个操场十圈下来全班艾声四起,“不行了,我快不行了。”

  老杨今儿怎么这么狠啊,申万一整个挂在唐沢身上,“诶,你怎么也不带喘气的啊。”

  “我有,呼吸啊。”

  “哈,那不一样,不累啊?你这都怎么跑的啊。”

  “两脚交替迈。”

  “你跟许亦一个德行,不过你说话比较逗。”

  “许亦?”

  “对啊,就边上那个手插兜里,拉链拉到最顶上那个,不过他挺聪明的,这点跟你不一样。”

  前方唐沢投来无语的凝视。

  “他不太讲话,上课也都趴着,成绩还能不错,还给我,成那样,这个脸虽然每天都看到,但偶尔还是会被惊艳到。诶,你说,我也觉得自己吧,威武雄壮的高他也有个十几公分吧,但是跟他就靠不了太近,好像有点,我也说不上来,就是,那个磁铁你玩过吧,”

  “你是想说同性相斥?你跟许亦?同一类人?”

  “是吧,是吧,我都观察过了女孩子看到我倆的反应差不多。”

  “害羞和害怕就差一个字好像没有差很多?”

  “哈哈哈,你你看看说的这是什么话。”

  在许亦家住过一晚,吃过许亦做的饭两顿,跟许亦偶遇三次,唐沢本来以为回到学校跟许亦就会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可是就像申万说的那样,唐沢几次从许亦身边走过都想上前去聊点什么,可是一走进有给退了回来,好像真是申万说的两极相斥,一会上去搭话会不会冷漠呢,这样好尴尬,感觉说什么都会被冷漠地退回来,就像你发了个球,对方得抛回来你再颠过去,一来一回有来有往,跟许亦聊天就是,你发一个球他接住了,并且把球刺破。

  唐沢觉得自己跟许亦的关系很奇怪,是一半朋友一半陌生人的关系,主要是唐沢把许亦看成朋友,但他具体不知道许亦怎么看他,感觉是陌生人的样子。自然去许亦家,在他家吃饭睡觉是朋友的样子,可是到学校又都没有说话,见面不打招呼是陌生人的样子。

  “喂?你今天要来吗?”

  “你是谁啊?许小乐吗?你十点在小区门口等我,我去接你吧。”

  “好啊,那你快点哦。”唐沢一下车就看到一个小孩站在门口,鼻子都被冻得红红的,“不是让你十点出来吗?你在这站多久了?”

  “我想早点见到你啊。”唐沢拉着许乐的小手有些凉,把自己的帽子戴在他头上,“那今天想吃什么啊,我们点个全家桶好不好,我还想吃冰淇淋。”

  “不是冬天吗?吃冰淇淋会拉肚子的。”

  “等你长这么高了就可以在冬天吃冰淇淋了。”

  “我要跟你说个事。”

  嗯?唐沢看着菜单讶异于许乐这么成熟的说话方式,虽然他知道许乐是许亦的弟弟这点冷淡和成熟跟他有点相像,这也是唯一跟他想的地方,因为他了解的许亦就只有这个方面,不过,这样的谈话方式出现在一个五岁的可爱小男孩身上也未免让人有些心疼,唐沢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总是想要妈妈开心,内心却累积了很多事,“别学你哥讲话。”

  唐沢笑着把许乐撑在脸上的小手放下,“我下个礼拜开始就要去游泳班了。”

  “很好啊,我溺水的时候你还可以来救我。不过冬天学游泳?”

  “你那么大只我拉不上来。”

  “哦,你这个小家伙开始嫌弃我了。”

  “我是说真的,我以后要去上游泳课就不能去看哥哥了。”许乐小嘴撅着难过地嘟囔。

  “是哦,那。。。”唐沢不知道是看着许乐的样子学着也撅着嘴讲话,“你可不可以帮我去看着哥哥?”

  “啊?我吗,你哥不用人看着吧,我看他自己挺好的。”

  “他老是抽烟。”许乐生气数落,“有时候也不吃饭。”

  唐沢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孩子,周末每天早上那么早起,不在家玩游戏看动画片,坐半小时的公交车,依他对许亦的了解,就是常趴着睡觉,有时候抽烟,不爱跟人讲话。

  只有许乐过去的时候会做饭,吃饭的时候甚至还会讲些笑话,虽然并不怎么好笑,还有时间做做手工,如果许乐不过去,他甚至可以想象到许亦的生活就是在餐厅随便吃点什么然后抽根烟,回家后就倒头大睡。

  “嗯,我有时间去看,可是你哥不想看到我,想看到的是你啊,宝贝。”

  唐沢捏了捏许乐的脸。“没有办法了,只能将就一下。”许乐摊了摊手,脸上一副无奈的神情,“诶?什么叫将就啊,我虽然没有你怎么可爱,但我也是帅得超凡绝伦好嘛。”

  许乐顾着吃炸鸡腿,“诶,你有没有听我说什么啊。”

  “你说我可爱。”许乐还没吃完手上的又拿了个鸡块,“算了,诶,你都吃了三个了,这个是我的。”一阵大乱斗之后,许乐打了个嗝,不好意思的捂着嘴,“我吃得好饱,肚皮都要撑破了。”

  “我还饿着呢,回去让你哥给我做饭。”

  唐沢和许乐回到家,看了会动画片,“你哥该不会不回来了吧?这都几点了,他上次是不是说他中午不回来了啊?”

  “他都说了好几次了。”

  “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

  “喂,哥哥,你回来吃饭吗?”

  “你一个在家吗?”

  “没有,我和唐沢哥哥一起。”

  “午饭吃了吗?”

  “我十点半吃的,算不算午饭?”

  “我中午不回去了,你再玩一会就回去了,我晚上会很晚回去,不回去做晚饭了。”

  “哦。”许小乐的声音明显的失望。

  “我得回去工作了,先这样好么。”

  “嗯。”许亦挂断了电话。

  “哥哥说他中午不回来了。”

  “啊?那我们中午吃什么?”

  “我们刚刚不是吃了吗?”

  “宝贝啊,我。。”玩了会电动游戏,看了会动画片,许乐靠在唐沢身上眼睛一眯一眯的,“困了吗?困了就躺着睡会。”

  许乐挪了挪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唐沢从里屋拿了一条毯子给他盖上,摸了摸小乐的头发在额头上亲了一下。

  冬天的阳光暖暖地照着,唐沢也有些困意,唐沢本想挤在小乐边上睡会,可是肚子的咕噜声使他一瞬间没了这个想法,看了看时间,都六点四十了,这个点应该吃晚饭了,或者说许亦应该回来了,还有一通未接电话跟几条短信,手机静音接不接得到电话全靠缘分,就将手机调成震动。

  是唐爸爸的电话,唐沢有些不敢回拨过去,现在他们可能正在吃饭,就回了条短信“我在同学家,晚饭就不回去吃了,今天可能晚一点回家。”

  看了看收到三条的短信,两条是广告,还有一条是没有名字的陌生号码“小乐回去了吗?他电话打不通,我晚饭不回去吃了。”

  这是,这应该是许亦传过来的,那不就是说晚饭没着落了吗?我还等着许亦做的饭呢,叫个外卖吧,这个巷子来巷子去的,实在不知道具体地址,出去吃饭吧,又得把许乐叫醒。

  算了,我自己做饭吧,我只是没做过饭,又不是不会做。走进厨房的时候唐沢就有些动摇了,做什么呢,寿司?拉面?仔细想想好像真的没有做过饭,在日本的时候,不是在亲戚家就是在便利商店吃,不过,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看许亦做饭的时候好像很随意的放个这个放个那个还挺好吃的,应该是件容易的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