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十三章
  哦,要和申万说跟林昕雨住在一起的事吗?那他问是什么关系呢?同父异母?重组家庭?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但总觉得瞒着他也不好,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什么!你跟林昕雨住在一起?”

  “你吓死我了,你会读心术啊。”

  “我刚刚看见林昕雨在门口张望,走过去搭话,他让我叫你回去,你,你黑瓶子装酱油啊。”

  “啊?我刚还想说要不要跟你说的,不是怕你想这样一惊一乍的,又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

  “你们什么关系啊?”

  “哦,我知道了,你,林昕雨,许亦,我,我们,诶,好复杂啊。”

  “嘿,有你们什么事啊。”

  “你跟林昕雨是娃娃亲,你喜欢我,我喜欢林昕雨,林昕雨喜欢许亦,我的上帝啊,太狗血了。”

  “你脑残片看多了吧,一开始就不存在什么娃娃亲,我们是重组家庭,但是没一般重组家庭那么多戏,我们相处挺正常的,再说了,我喜欢你?整个这个圈就你喜欢林昕雨这条是真的好吗?别瞎扯上我跟许亦。”

  “呦,还不乐意了,我说我们是不是得保持点距离啊,省得林昕雨觉得咱俩有什么。”

  “今天晚上去我家吃饭吧。”

  “啧,我这刚说要保持距离,你还想带我见父母啊。”

  “对,见林昕雨的父母。”

  “对啊,这,那,太快了点吧。”

  “都五年了,还要多久啊,你以后要是当体育生去训练了,那不就剩几个礼拜了吗,见都见不着了,而且,你想跟林昕雨考一个学校啊,机会就一次啊,我给你了。唐沢拉起包准备走,申万拉住他的包,“别,别,我去,我去。”

  “松手,小心给我扯坏了。扯坏了你可就别去了。”

  “至于么,诶,你说我穿什么啊,成年我妈给我买的那套西装?”

  “不是吧,你还要回去换衣服啊,现在就走了啊,你还想怎么出场啊,你搞那么正式像是正有什么事似的,他们不得以为你上门提亲啊,拜托,你就是去好朋友家蹭个饭,混个脸熟而已。”

  “好吧,走吧。”

  “等会,你衣服上这坨黄不拉叽的是什么玩意?你该不会?上厕所没带纸就往这上面抹吧,我的妈呀,你还一整靠着我,难怪宇文科说什么臭味相投,你以后离我远点。”

  “诶呀,不是,你怎么跟个女人似的,说起话来还叨叨个没完,插不进去话了都,这我中午吃的咖喱,可能不小心沾上了,没事,看不太出来。”

  “你当我爸他们眼瞎啊,第一印象很重要的,你还是先回趟家吧,你知道我家在哪吧。”

  “我知道,我大概两个小时后过去。”

  “两个小时,你化妆呢?大哥,两个小时新闻联播都播完了。算了算了,明天再来吧。”

  “不行,明天我妹生日,我得在家呆着。”

  “哦?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妹妹啊。”

  “林昕雨还是你妹妹呢。”

  “那现在回我家去,你换我的衣服。”“小沢回来了,还带同学来了。”

  申万憨笑着点点头,“阿姨好。”

  林昕雨从楼梯上下来,看了一眼,不小心和申万对视到,勉强让嘴角上扬点了下头就回房里去了,唐沢带着申万也上去了,“你们家挺壕啊,还请阿姨。我上哪洗澡去啊。”

  “不用洗了,那是林昕雨她妈,见都见着了,就这样吧。”

  “那,算你后妈?人还挺和善的。”

  “是吧。”虽然林阿姨对唐沢很友好也很关心,但是唐沢并不感觉温暧,更像是弥补和同情,但他也不想想这么多,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揪着过去不放也只会让自己难过,平静地接受和生活才是他想要的。“哇,你这么多漫画,果然是宅男啊。诶,八卦一下,你以前交过女朋友吗?”

  “没有。”

  “没有,不可能吧,你长得挺妖精的呀,你要是个女的,说不定我还能看上你了。”

  “哇,看来你挺花心啊,我这算是引狼入室啊,你交过啊。”

  “那不算吧,小时候闹着玩的,你可是知道的,我从初一开始就暗恋林昕雨的。”

  “哦,那我可不知道呢,我这学期刚转过来,中间你沾花惹草什么的,我怎么会知道。”“天地可鉴啊,我对林昕雨……”

  “你可以再大点声,她就能听见了。”

  “你说她听没听见啊?”

  “听见了就听见了呗,不就是表白嘛,有人喜欢还不开心啊。”

  “哈哈,就你会说话。”

  “我收回夸过你会说话,刚刚在饭桌上那怎么这么尬呢,你们都这样啊,吃饭的时候手语?”

  “因为只有一张嘴。”

  “来盘游戏吗?”

  “怎么都九点多了,走,我送你回去吧。”

  “啊?我还以为今天在你家住呢?”

  “我一会要去补课,你要自己呆着也行。”

  “这么晚还补课啊。我自己能回去。”

  “没事,反正我也得出去。”

  “不是请的家教吗?补个课这么麻烦。”

  “对啊,脾气大着呢,我还得惯着,没办法。”

  “林阿姨,我送我同学回去啊。”

  “怎么不住着呢?”

  “不了,回去了阿姨。”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在你家门口冻成狗了。”

  “门没锁。”是不是突然降温了,怎么这么冷呢,公交车上都比你家暖和。

  “我不是说十点吗?”

  “你们家一直没锁啊,也不用特地为了我……”

  “锁坏了。”

  “你衣服上都沾上头皮屑了。”

  “外面下雪了。头皮屑那种东西,我可能会有吗?”

  “啊,下雪了啊,我说呢,怎么这么冷。”

  “你就窝着这看动画片啊?我还以为你过来补课呢。”

  “呦,好香啊,你怎么知道我饿了,还买了宵夜啊。”

  “店里打包的。”

  “你去热一热,我去买几罐啤酒。”

  “你是来补课还是来吃夜宵的啊。”

  “来看你的。”

  许亦轻声笑了一声“脑子冻坏了吧。”

  “坏了是不是可以不用上课啊。”

  “你买了一听?”

  许亦把烟拿在手上吐着烟云。“不够吗?喝完再去吧,外面真的挺冷的。你看我的手,冻红了都。”

  “哇,剁了一起热了吧。”许亦转过身走向厨房,唐沢坏笑着拉开许亦的毛衣将手伸了进去,在背上一阵摩擦生热,“靠。”许亦把烟丢到地上熄掉嘴角一扬,转过身抓住唐沢的手腕,把他压在沙发上。

  “说,谁派你来的。”

  “我宁可切腹自尽,也不是说出许乐大人的名号。”

  许亦笑着松开了手拍了下唐沢的背,“你倆什么时候混那么熟了。”

  “不是我自吹,小乐可喜欢我了,你看见没,这可是他亲手做给我的。”唐沢扯着挂在书包上的吊饰,“我也有啊。”

  “那不一样,你跟他相处了六年,我们相处了六个礼拜,你没有魅力。”唐沢耸耸肩,一面嘲笑一面打开了一罐啤酒,“滋。”啤酒喷了唐沢一脸。

  “哈哈,你看你再胡说八道。”

  唐沢用手蹭着脸上的啤酒沫往许亦脸上一抹,“喂。”

  许亦正打开另一罐啤酒唐沢脸正好靠过来,又喷了一脸。

  “你故意的呀!你一路摇回来啊?”

  “我跑着回来的,外面天寒地冻的,我又穿得这么单薄……辛辛苦苦扛回来还被喷了两脸。”唐沢吸着鼻子撅着嘴抹开眼上的啤酒沫。

  “好了。”许亦手从唐沢额头上刷下来,唐沢抓着许亦的衣服连就往上蹭,手背将流到脖子上的啤酒沫也顺势抹在许亦裤子上。

  “走开,别什么口水鼻涕都给我蹭过来。”

  许亦打开唐沢的书包,“这什么?”

  “面包的包装袋吧,面包不知道去哪里了。”

  “嗯?你自己拿。”许亦把包推过去,唐沢拿出了一张卷子和一支笔。

  “这些书上都有,从这几个公式这样推导……”

  唐沢撑着手看着许亦,“你上课不是都在睡觉吗?”

  “书上不是有吗?看一遍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啊?”

  “那你上课在干嘛?”

  “看你睡觉啊。”

  “呵,你被喷醉了啊。”唐沢直勾勾看着许亦,许亦把他的脸转向卷子喝了口啤酒,唐沢又突然转了过来,许亦脸有些发红笑着说,“别闹。”

  “你耳朵怎么这么红啊。”许亦双手捂着耳朵,含着嘴唇,唐沢伸手摸了摸许亦的头发,笑着低下头来。唐沢发现许亦的眼睛大大的圆溜溜的,脸颊红红的,喝了酒的许亦像猫咪一样爱撒娇,爱粘人,不,他就是猫的性格有时候沉默冰冷有时候温柔腼腆。傲娇,对,就是傲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