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十六章
  吴钧把蔬菜放在一旁的桌上,“差不多了。”许亦夹了一块肉喂给吴钧,唐沢也凑过来吃了一块。

  “就这两三串的都要吃完了,这要烤很久,要不我们进里面炒着吃吧,外头冷死了要。

  “唐沢你饿了吗?”申万自己也夹了一块放嘴里。

  “我,我不饿。”

  “我饿,进去吧,进去吧。”吴钧又把刚搬出来的东西整好搬进去。

  果然,在厨房里一会就把肉烤好了,“刚干嘛呢,在外面吹半天冷风了。”

  申万把肉夹到盘子里,“你们好了没啊。”

  “好了,好了,就你这么瘦还老喊饿。”

  “你们胖子不知道我们瘦子没有脂肪的苦,又容易冷又容易饿。”

  “胖子?说谁呢,我胖吗许亦?”

  “按你的身高来说,正好。”

  “那是,你说你怎么跟那尖酸刻薄的瘦猴玩到一起的?”说完申万头上重重挨了一巴掌,“说谁呢,赶紧烤完端出来,大傻个。”

  “哟,我要不是手上有肉端着我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你赶紧先端出去。你也赶紧出去,挤死人了。”

  吴钧端了一盘肉出来坐到唐沢对面,申万和许亦也端了些出来,申万就近坐到了吴钧边上,“喝点酒吧,我们刚买了不少,我去拿过来。”

  没说话的吃了一会吴钧有些不太习惯。“来来,划拳吧。”

  “我不会。”许亦打开啤酒喝了一口。

  “我也不会。”唐沢接过吴钧递过来的啤酒。

  “那行,我倆划吧。”

  “诶,我要是也不会呢。”

  “不会什么呀不会,你长这么流氓相,是不会的样子吗?”吴钧抓起申万的手硬是开始囔囔。

  “好吃吗?”许亦转过头去,“辛苦了。”唐沢夹了块肉给许亦。

  “夹块给我。”唐沢在空中转过筷子去准备放在申万碗里,申万身子前倾张了张嘴。许亦直勾勾地盯着。

  “怎么老输呢我,还说你不会,这都连赢三把了,许亦帮我喝一杯。”

  吴钧递过来一杯满满的啤酒,“我喝吧。”唐沢正要伸手,许亦接过来一口干了,“一会我输了你替我喝。”

  “你不是不会吗?”

  “看一会就会了。”

  “你们三个一起上我也没在怕的。”申万这话倒是说早了,一听就有半听是这个时候输的。

  “行了行了,喝不下了,许亦你还真是扮猪吃老虎啊,看你文文弱弱的,没想到这么刚。还好我酒量好,就是有点发困了,我先进去躺会啊。”

  边说边往边上吴钧身上靠,“扶我进去一下。我不认识路。”

  “站不起来就说站不起来,还不认识路呢,一眼看透透的地你还能在这迷路啊。”吴钧无语地把申万的手臂抗在肩上艰难地站起来,“你怎么这么沉啊,有两百斤吧。”

  “说什么屁话,一百五十好吗。”

  “搁里头那屋?”吴钧踉踉跄跄地转过头问许亦,“嗯,需要帮忙吗?”

  “不用,搞得我多重一样。”申万摆摆手,“诶,你不用我要,你几斤几两自己不知道啊。”吴钧和申万歪歪扭扭地走进里头那屋。

  “你这次挺清醒的啊。”

  “我哪次不清醒了。”

  “上次,我以为你就一瓶的酒量。”

  “一瓶啤酒?我也不知道,有时候挺能喝有时候不能喝,看心情吧。”

  “我也挺无语的,还以为你酒精中毒了,不过你醉酒的样子……”

  “什么?”

  “上次你酒醉的时候……”

  “怎么,对你做了什么吗?”

  “对,对我造成了心理阴影。”

  “嗯?”

  “不过你那个样子挺可爱的,我挺喜欢的。”

  “你该不会对我做了什么吧。”许亦靠过来盯着唐沢半抬着熏醉的眼,“你想什么啊,准备好嫁妆,我们今晚成亲。”唐沢捏了捏许亦的脸,“好啊,夫君。”这么对视下去可能会出事啊。

  “我今晚睡哪啊?”吴钧捶着手从里头出来。

  “那里。”唐沢指了指沙发,“还是跟申万睡都行。”

  “里面?里面那张床,那么小,申万一个人都要睡不下了。我还以为我是客人能睡床呢。”

  “别客气。”许亦笑了笑拍着沙发。

  “东西就不收了,我们先进去睡了。”

  不知道为什么唐沢特别喜欢这种时候的许亦,好像跟平时的他并不是同一个人,可以开玩笑,打打闹闹,会撒娇,会害羞,喜欢亲近,喜欢拥抱。有时候的他像个渴望被爱的孩子。

  我们?先?进去?睡了?

  虽然是我先撩的,但是,怎么听这句话感觉都怪怪的,怎么好像新婚夫妇的样子?是我的错觉吗?

  “走吧。”许亦把手搭在唐沢肩上盯着他,“老……”唐沢睁大了眼睛捂着他的嘴赶紧把许亦往房间里推,深怕他吐出什么字眼。

  “吴钧还在这呢,别闹了。”

  干什么干什么,我为什么这么紧张,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秘密怕被看见吗?边走许亦边靠在他身上,快一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了,唐沢连拖带拽的,到房门口被绊了一下,唐沢赶紧扶住许亦的腰,许亦双手环在他脖子上,感觉和许亦温热的脸贴着,许亦蹭了蹭唐沢的脸,然后,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啊,你真的,又,醉了啊。”

  原来还真的是一瓶。那,什么时候开始醉的,该不会在装睡吧,装醉?服了你了。

  唐沢把许亦抱到床上准备要盖上被子,“我要去洗澡。”许亦眼睛都没有睁开,“这样睡不舒服。”

  “你怎么洗啊,都神智不清了,明天在洗,乖。”

  “你帮我啊。”许亦微睁开眼坏笑。

  “你还挺清醒的,去洗吧。”唐沢把被子套在他头上。

  许亦踉踉跄跄站起来把衣服搭在肩上进了浴室。

  里头水花瞬间敲击地板,外头空气中热气湿气一点一点蔓延出来,虽然刚刚的话是酒醉在胡言乱语,怎么好像看着他的眼睛的时候有些心动,甚至还有一种冲动,想要,想要吻他的冲动,不是亲他的脸,而是想要吻他的嘴。我是在想什么?为什么我喜欢这个样子的许亦,甚至我不想让他这个样子让别人看见,在其他人面前,我甚至自私的想他永远那么冷冰冰,那么不苟言笑,那么不近人情……

  “我好了。”

  “好什么呀。”许亦把浴室的门打开,热气一下子全涌了出来,唐沢有些心烦意乱,看着穿着贴身睡衣的许亦走过来,就是一被子盖了过去。

  泡会半身浴冷静一下,出来时外面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又睡着了?你还真是一点酒都不能喝。”

  唐沢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我冷。”许亦凑过来抱着唐沢的手臂,唐沢仰面向上。

  “跟你说个事儿,我……”

  “嗯。”

  “我挺喜欢跟你在一起的。”许亦握着唐沢的手,手背往脸上蹭。

  他现在是?干什么?表白吗?醉了?还有挺喜欢是什么意思啊,很喜欢和超级喜欢之下的程度,一般喜欢?一般,普通,不怎么喜欢?可是我好像是很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你是普通喜欢?唐沢把手抽回来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明明就不会喝酒还帮吴钧挡酒,跟他打闹的时候就笑得那么开心,唐沢越想越气,想着气着就睡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