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十九章
  “这床什么时候变这么小啊。”许亦转过身来和唐沢面对面。

  “对,对啊,怎么这么小。”唐沢往边上退了退差点掉下去。

  “那你刚刚干嘛不认他啊?”

  “啊?刚刚那种情况?多做多错。”

  “他也没认你啊。”

  “对啊,为什么呢?”

  “因为刚刚你过于丢人,哈哈。”

  “诶,”

  “开玩笑的,挺可爱的。”

  “那是,我,算了不解释了。”

  “好了,谁知道中年人在想什么啊。”

  “那倒也是。”

  ……

  “哥哥,猪哥哥起来了。”唐沢突然感到什么重物压在身上快呼吸不过来了,艰难地睁开一条缝,“我梦到我被钢筋压着了,宝贝你怎么这么重啊。”

  “你才重。我轻着呢。”

  “好好好,亲着呢。”唐沢抱着小乐胡乱在脸上亲了一口,“起来了,睁开眼睛。”小乐拍着唐沢的脸,“好了醒了醒了,别打了。”

  “你看你哥还没醒呢。”唐沢抱着小乐一起倒在许亦身上,“肋骨都被你们压断了。”

  “小乐,哥哥们醒了没有啊。”

  “醒了,醒了,起来吃饭了,我去帮爸爸。”小乐高兴地跳下床跑了出去。

  唐沢把被子掀开,又伸手去撩许亦的衣服,“冷啊,干嘛啊你。”

  “我看看断没断。听说肋骨会变成夏娃啊。”

  “呵,听谁说啊,许乐啊。”

  唐沢吸了吸鼻子。“怎么?感冒了?……活该。”

  “活该?这是对一个生病的人的正确态度吗?”

  唐沢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有人在想我。”

  “呵,怎么不是骂你。”

  “我这么俊俏的脸庞谁舍得骂我啊。”

  ……

  小乐蹦跶地推开门进来,“猪猪,哥哥你怎么还没起来啊?凉皮都要凉了。”

  “哈哈,宝贝,凉皮是不会凉的,等等,你叫我什么?”

  “猪猪,猪猪哥哥,猪哥哥。”

  “许小乐你给我过来。我哪里像猪啦,啊。”唐沢把趴在床沿的小乐拦腰抱起挠着小乐的腰。

  “哈哈,是,是我哥哥给你起的,不管我的事。”

  “是你啊,许小亦,怎么还在一旁装没事人一样呢。”

  唐沢把小乐抱到床上往许亦身上倒,许亦抬起手肘猛地一下撞在唐沢鼻梁上,唐沢用手背抹了抹,“血?!”摊躺在许亦腿上。

  “快,去厕所。别流到床单被子上。”

  “不行,太严重了我走不动。快,纸巾。”

  “没有纸巾啦,你先不要呼吸,我出去给你拿。”小乐笑着捏住唐沢的鼻子一会便松开跑了出去。唐沢边伸手拽许亦的衣袖要擦,许亦把手抽开,唐沢转过身拉起许亦的衣领擦了擦,“好啦,没啦,别擦了,衣服都要被你擦破了。”

  许亦把唐沢的头推开,“一会给我洗干净。”

  “纸巾来了。”

  “不用了,他给吸回去了。”

  ……

  “你们快出来吃饭吧,凉皮都要凉了。”

  “我总算是知道小乐上哪学的复古的冷笑话。”

  “还有,这不是凉皮吧?”

  “这是长寿面,猪猪哥。”

  “小乐,不可以没有礼貌。”,“今天是小亦生日,你今晚也留下来一块吧?”

  “嗯?嗯。”

  许亦生日是今天啊,今天是,四月,四月一号?真的是今天生日吗?他这么严肃的人应该不过这个日子吧,而且许爸爸也不会跟着一起玩吧,都中年了。这生日挺好记的。哈哈,四月一日真的跟许亦不配呢这个生日。

  “今天回来吃饭。”老爸的消息,“今天我朋友生日,我就不回去了。”

  唐沢刚打完还没传送出去又接到一条信息,“今天我妈生日,你,回来吃饭吗?”

  自从组成这个新家庭之后,老爸总是喜欢过各种日子,觉得那是培养家庭关系的关键,我对林阿姨是没有任何意见,但就是总有些尴尬不自然,老躲着她。

  但毕竟这算是林阿姨来到我们家的第一个日子,我不回去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唐沢抬头看看正在吃面的许亦,用手撞了撞他,“诶,今天真的是你生日啊。”

  “不是。”

  “真不是啊。那我今天有事,一会就回去了。”

  “那个,伯父,我一会吃完就回去了,就不打扰这么久了。”

  “啊?有事啊,嗯好。”唐沢要走的时候小乐出来抱着他的腿,抬起头问,“你真的要走啊?晚上也不来吗?今天我可以一整天待在家里陪你玩哦,爸爸哥哥也不用去上班,我们可以玩很多人多的游戏呢。”

  “小乐,今天真的不是你哥生日吗?”

  “我,我也不知道,我总记不住。而且哥哥出生的时候我也没看见。”

  “你当然看不见啦,那,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改天再来找你。”

  “改天,我可能就不在这了。”

  “那我就去你家给你拎过来,我的电话还记得吧。”

  “嗯。”

  “有事给我打电话,没事也给我打电话,进去吧。”唐沢蹲下来抱了抱小乐把转个身往门里推。

  唐沢在商业街下了车,不想空手回去逛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礼物,买个蛋糕吧,这个蛋糕上板着脸的娃娃好像许亦啊,“你好,我要这个。”唐沢满意地拎着蛋糕走出来的时候才想到不是要给许亦而是林阿姨买,那,这个蛋糕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唐沢赶忙又回去买了一个镶花的蛋糕,一回去便把许亦的蛋糕放冰箱里,林阿姨的蛋糕放桌上。

  “这是谁买的啊?”林昕雨拆开蛋糕一看,“怎么没放冰箱啊,都快化了。”

  “我没买啊,我还让你唐叔叔别买,这谁买的呀。”

  “阿姨您不喜欢吃蛋糕吗?”

  “不是,就都好几十岁的人了还搞这年轻玩意儿干啥。”

  “小沢,你买的啊?”

  “我们家这么重要的日子,当然要让林阿姨吹蜡烛,许愿望,看烟火,接受我们的爱意,享受平凡日子里特别的一天啊。”

  “你还买了烟火?”

  “嗯,那一块不是我负责的。”

  “别看我,我负责蜡烛那部分。”

  林昕雨转过头看向唐爸,“啊?啊,嗯嗯。晚上的事。”

  唐爸小心翼翼点开微信,“老王你晚上过了顺路捎点烟花来,小的,没有被禁止的那种。”“我出去一下。”

  “上哪去啊。”

  “一会不一定回来。”唐沢小心地把蛋糕取了出来,打上一辆出租车在巷子里绕来绕去,“这儿拐吗?前面还有路吗?我一会儿可以倒出来吧。”

  是这条路吧,不至于啊,我来了这么多次突然不认路了?

  “师傅我就在这下吧。”这里怎么这么黑啊,这排路灯全坏了?

  “咦呃。”干嘛这么多树啊,唐沢捧着蛋糕缩着脖子皱着眉头努着嘴,一步一试探地一百米走了十几分钟,每向前挪动一步,都来个三百六十度的大环顾,猛地一转头,是,是有个黑影吗?有刺客?是人影吗?还是什么东西啊,唐沢转过头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黑影越来越快地向他走来,啊啊啊啊啊!唐沢跑了起来,黑影在后面追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

  “你干嘛?”

  “许亦?你才干嘛呢,大半夜黑灯瞎火的在外面闲逛。”

  “没有外面,这就在我家方圆一百米,我看到一个猥琐的身影在我家附近徘徊。”

  “哪里猥琐?哪有徘徊,我在走路好么?”

  “走这么慢啊,从你下车就这几百米你都走了半小时了。”

  “你看见我下车了?车灯那么恍,这一片那么黑能看不见吗?”

  “干嘛这么黑啊。”“停电呗,不然呢?上帝在你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啊。”

  “我还以为我到了什么深山老林里了呢。”

  “你以为拍惊悚片呢,要不是这块住的人少,被你这么一吼估计全得出来看热闹。”

  “看什么?”

  “没电多无聊啊,出来看傻子呗。”

  “去你的。”唐沢用蛋糕推了推许亦。

  “这什么啊?”

  “蛋糕。啊,又歪了。”

  “谁生日吗?”

  “你啊。”

  “真不是。”

  “黑不溜秋的,点根蜡烛吧。”

  “手机照明不好吗?”

  “这不有蜡烛吗?买都买了。”

  “小乐和你爸呢?”

  “睡了。不用叫起来吧。”

  “嗯,不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