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二十三章
  “哇!是……”

  “哇哦!是那个,是那个什么诶。”

  “那个什么啊?”

  “对啊,那是个什么啊?”

  宇文科和王林眯着眼睛看着远处蓝蓝绿绿的一坨什么东西在乱动。

  “啊,我知道了是乌龟。”

  “不是啦,是青蛙吧?”

  “是杰尼龟诶,你看不见吗?”

  “是妙蛙种子,你眼镜度数不够了。”

  “杰尼龟……”

  “妙蛙种子……”

  “杰尼……”

  “妙蛙……”

  “诶,申万,你说今年的那个吉祥物是只什么?”

  “啊?你说,那只黄不拉几的吗?皮卡丘啊,不然勒。”

  宇文科,王林相继翻了个白眼,一个用手指着眼睛,一个指了指脑袋。

  怕不是色盲吧,摊手。

  ……

  “那个,那个,昨天,我剩下的比赛……”

  唐沢扯着许亦的衣角轻声地说。

  “没有进决赛。”

  “啊?你全去参加了啊。你不是也有比赛吗?我,我也没想着要进决赛,你看我不受伤了吗,我这小膝盖还跑不动呢,走路都有点困难。”

  “疼吗?”

  “不,不疼,就是,不灵活了……”

  “诶,你等等我啊,我刚还说了,我是个伤员,不要走那么快嘛。”

  “哦,干嘛又突然停下啊。”唐沢一脑门撞在许亦后背上。

  “那是什么?猫咪老师?谁把我的猫咪老师改得这个样子?”

  “不是。”

  “啊?不是,那是什么?”

  “什么都不是。”

  ……

  “都说了是乌龟了。”

  “是青蛙。”

  “是老鼠好吗?”

  “皮卡丘算是老鼠吗?”

  “不是,吗?”

  “打赌要不要。”

  “好啊,堵什么,一个礼拜还是两个礼拜的早餐。”申万参了一脚进来。

  “反正怎么样也绝对不会是你那个。”

  ……

  三人同行来到大本营。

  “这?这是个什么?东西?蓝蓝绿绿的?一坨一坨的?随意拼接的?新物种?”

  “龟蛙?”

  “龟蛙鼠?”

  根本没有鼠的元素好吗?你到底哪里看出来老鼠了??

  “什么东西嘛?为什么穿这个当我们班今年的吉祥物啊。”

  “就,就,经费紧张,买不起新的玩偶衣了。”

  “那可以去租嘛,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给我们加油。”

  “呃……你们可能只知道紧张不知道紧张到什么程度,我来给你们科普一下好了:正常的话呢,每班的运动会费用由上一年的运动会名次奖金来作为开销,没有用完就留到下一年继续累积着用,鉴于我们班,嗯……已经出现财政赤字,所以呢,我们真的真的没有钱租,你们看到的这只玩偶呢,是我们班女生们,勤俭持家,艰苦耐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连夜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勤俭持家?”

  “艰苦耐劳?”

  “一把鼻涕??”

  “咳咳,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很珍贵,one  and  only,你们,就知足吧。”

  说罢,戴上头套摇摇摆摆,扭扭腰动动脖子,有力无气。

  “加油加油加油。”

  三条竖线……

  许亦唐沢也来到大本营。

  “谁把我的猫咪老……”

  猛地一转头

  “what  the……”

  “噫……这,这什么东西啊?”

  “不是,东西。”

  “是爱,是我们全班同学对运动员的爱。”

  “……”

  “我们已经没有比赛了。”

  “啊?怎么这么菜啊?”

  “?”

  “哦,不是,我是说,真的很可惜呢,你们辛苦了呢。”

  “好了,戴安砀,不用戴了,允许你。”唐沢拍拍拿在他手上的玩偶的头。

  “可是,”

  “可是,我还有比赛啊。”申万进入群聊。

  “你?你个标枪还没完吗?”宇文科小心翼翼地问。

  “今天还有个铁饼。”

  “喔。”

  “喔什么喔,我跟你们说,不要小看我的标枪和铁饼……”

  “哪敢小看啊,随便一个什么过来不得把我们劈成两半。”王林故作夸张地说。

  “都是大看,不敢小看。”宇文科一本正经又小声嘀咕。

  “嗯嗯,只可远观。”戴安砀点点头。

  “好了,换起来吧,我看了都冒汗。”唐沢用手扇着风。

  “可是,可是,人家还有点喜欢,不想……”

  ???

  “许亦,你要去哪?”

  “等等我啊。”

  “你要去哪里呀?”

  “回教室,睡觉。”

  “你怎么一天天那么困啊,你昨天晚上又干嘛了?”

  “……”

  “你每天……这样,对身体不好。”

  “……”

  果然昨天晚上怕是连两个小时都没睡到吧,怎么可能一趴到桌子上就立马能睡着啊?你以为你是野比啊,啊,好无聊啊,我为什么要跟上来,我也要睡觉嘛?可是我睡了足足十个小时了诶?觉得精力充沛想来场足球赛,可是,为什么不举办足球赛?那是我唯一,也不能说唯一吧,就是比较拿得出手的了吧,哎,好像凑不齐人参加干脆就取消了,怎么可以这样,点球大赛也可以啊。

  我还是下去走走吧,好无聊啊,许亦,许亦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

  什么危险?在教室睡觉会有什么危险?

  隔壁女色狼觊觎他的美色,就……

  喔,天啊,太危险了。

  哦,隔壁没有人,整层,整栋楼都没有人……

  那,岂不是,整栋楼,现在,只剩下,我,和……

  嘿嘿……

  咳咳,想什么呢……

  “你好好睡会,我先下去喽。”

  “诶,唐沢,你来得正好,有件事情跟你商量一下。”

  申万把唐沢拉到一旁,“今天晚上你和许亦有没有事啊,我想请你们去我家一趟。”

  “你请客?”

  听到请客戴安砀,宇文科和王林随即都凑了过来。

  “可是,……”

  “是这样的,”申万故作悲凉地吸着鼻子说,“你也知道我爸妈常年不在家,我还有个年纪尚幼的妹妹,今天是她一年一度的生日,她,她性格不是那么好,加上父母从小不在身边,缺乏家庭的温暖,为人比较孤僻,可能没有什么朋友会来参加今天晚上我为她举办的宴……聚会,我,我希望今晚能过热热闹闹的……因为……”

  “可是,邀请你家亲朋好友比较合适吧,哥哥的朋友的话,不是有点,像是你生日?你妹妹会开心?”

  “实不相瞒,我们家和亲戚都走得不亲近的,从小我们兄妹俩相依为命……”

  “啊,怎么这么惨啊,那我去吧。”

  你?不是,你凑什么热闹啊,到时候我交不了差。

  “好啦,我决定了,我们仨都去,还有班上一些同学我也会动员去参加的,你就放心好啦,交给我吧。”

  ?那个,不,不必,你瞎搅浑什么啊?

  “你们倆也一起去吧。”

  “嗯嗯。”

  戴安砀!?

  “那唐沢,你,……”

  “既然都这么多人去了,我玩上可能还有事,我就……”

  “别啊,你一定要来啊,我妹妹她,她最爱看日本动漫了,她很想见到你的……”

  “?为什么?”

  “因为,你是这里唯一一个日本人啊,你一定要来啊,求求了。”

  不然我白白拿我的零花钱喂这些人干什么,又会遭我妹暗杀。

  “哦?好……”

  “我替我妹谢谢你啊!”

  “……”

  “那,你能让许亦跟你一块来吗?”

  “他,很忙吧,他……”

  ”哎……“

  “怎么了?人还是不够吗?”

  “许亦……”

  “你那么执着许亦干什么啊……”

  “因为我妹妹她,她喜欢的三十二个明星里面其中,就有一个许亦跟他很像,我没有能耐,没能帮我妹抢到演出的票,她就失落了一个礼拜,好不容易忘了,有一天她突然看到我班的合照……她突然憎住了,她激动地指着站在我后面的许亦说,跟她偶像很像,就,就很想见上一面……她说,她的生日愿望是,她希望能够听到她偶像当面对她唱首歌。我……我这个哥哥……很失败……”

  “……”

  “那你自己去拜托他吧。”

  “不行!我跟他不是那么熟,可能这件事之后我们就会疏远了。”

  “那,我?”

  “拜托你们,嗯?嗯嗯~”

  “好了,不要瞎拧巴你那张大脸了,我去,我去还不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