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二十四章
  “啊,对不起,磕到了。”

  ?这是我妹妹吗?是我以前那个暴躁如雷的妹妹吗?我记得上次,她不小心磕到椅角,哦,不是,是椅角不小心磕到她,直接抄起家里那部尘封的电锯粉碎了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我的房间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之一。

  今天?干什么?

  “葛格,你说,我穿这件好看还是这件啊?嗯?”

  “嗯?嗯??这两件……都好看啊,有你穿不好看的吗?黑的高贵优雅,白的天真烂漫,你就是衣架子,天生……”

  “好了,闭嘴。”

  这两件真的不会太夸张吗?是普通的朋友聚会一会会而已,不是什么欧式贵族下午茶好吗?那件黑的看起来就很可怕,穿法复杂,丝网缠绕,脖子勒的那个一会能咽下东西吗?白的那件更是浮夸,你是结婚还是公主微服私访啊,光是那个裙子别人就得站开一米远?然后你脸上遮个网要怎么吃饭啊?而且,在家里你还打算撑着这个伞?你穿那么厚,一会空调肯定开很低,我还是识趣多加件外套,不然一会说要调高免得又遭你暗杀。

  虽然跟他们打过预防针了,但是我还是很恐慌。

  “那,那一会我们玩什么牌呀,是uno、扑克还是塔罗牌呀?”

  “扑克,还可以选扑克啊,你会玩扑克啊?那为什么以前只有塔罗牌这个选项?”

  “总不能让你朋友们迁就我们的游戏吧。”

  我们的游戏?谁想玩塔罗牌啊喂!明明是你逼的我,还说输得人得戴高帽俯首称臣,谁知道怎么玩啊喂,规则都是你说的算啊喂!而且,这个牌不是用来算命的吗?哪有什么玩法啊喂!

  “你说是吧。”

  “嗯,对啊,当然。”

  “你也喜欢玩吧,塔罗牌。”

  “当然,超级好玩,耶。”

  “你搬那么多凳子干什么?”

  “一会不够坐啊。”

  “很多人?”

  “嗯?还好吧,就,十,十来个。”

  “十来个?!你把整个班都叫过来了?”

  “没,没有啊,我们班四十几个呢。”

  气到不想说话。

  “怎么啦?你不是说,请他们到家里做客就好了吗?你该不会想反悔吧,你又没说单独,再说了,你不知道当时那个场景,我……请这么多人我的钱包也在哭泣的好吗。”

  “算了,不用搬椅子了,我院子里有可以坐二十个人的桌子。”

  “你怎么会有这么长的桌子?!你怎么还有个院子!?”

  “这是上回我生日的时候请求父亲大人给我的礼物。”

  “难怪我觉得院子比印象中小了很多,原来都是你从中作梗。”

  “不然我朋友来找我哪里有地方可以玩啊。”

  “那,你地皮都这么大了,你还把那些东西堆我那?”

  “不然放哪?我让爸爸给我搭个仓库,可是又不想哥哥们离我太远,在这里风吹日晒的。你房间,离得近,有安全感。”

  “?”

  “我没想到……”

  “我也没想到这么久以来,我既然从来没有进过你房间。”

  “我有让你进来过,你走到玄关就退出去了。”

  “谁知道你里面藏了这么大东西啊,前面还没有立锥之地,我才会一时心软,答应你……”

  “好啦,今天之后不还你自由了嘛,废什么话。”

  我现在有点想知道我是亲生的吗?难道我是生申栅的时候送的?可是我先出生的啊?说好的重男轻女呢?我感觉我不会再快乐了。

  我还把大半个班往家里引?我这不是公开处刑吗?

  “你怎么换衣服了?”

  “你那么多同学要来,我不能……”

  不能给我丢脸,好妹妹,哥,记住你了。

  “我不能一枝独秀。”

  ……

  好吧,随便吧,您开心就好。

  “那么多人来,晚饭你要负责哦,还有唐沢哥哥和许亦哥哥确定有在名单之内哦。”

  “嗯……”

  “两个人都要来哦,一个没来,你就死定了。”

  ……

  “那玩上要吃什么。”

  “随便啊,你决定。”

  随便,又是这个随便……

  吃火锅吧,我今天不能吃辣……

  吃日料吧,不喜欢吃凉的……

  吃寿喜烧?没有味道……

  吃螺蛳粉?没什么配料……

  烤肉?太油。沙拉,太淡。

  炸鸡?没营养。煲汤?不喜欢。

  ……

  所谓的随便就是我不想出主意

  你要给我拿定一个主要并且让我满意

  “我看把你丢到荒郊野岭饿个十天半个月的,以后看什么都流哈喇子,还搁着挑三拣四的。”申万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

  “啊,我说,好的,知道了,小的我看着办。”

  哎,我自己下厨吧,反正都是我们班那群人,随便吃一吃好了。

  乒乒乓乓、空空空空、洞洞洞洞、窸窸窣窣……

  申万试吃了一下自己的成品。

  “嗯?”

  “果然食物这种东西还是要出去吃,明明自己都做地这么认真努力了,还是不好吃。”

  申万走出厨房看见桌上一张宣传单。

  ”还在为置办排队而烦恼吗?打通这个电话,我们把派对送到你家。“

  “你怎么又穿这套了?!”

  “我想了一下,还是隆重对待好了,毕竟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第一印象?你不是见过唐沢了吗?”

  “我还有见过许亦哥哥本人呢。”

  ?不用叫得那么熟,你哥我跟他都没有那么熟。

  “要是,要是,我们一会,一见……哎呦。”

  脸红个什么劲啊喂!就你穿得这一身蚊帐谁会看上你啊喂!

  “你说要请我吃饭,就是一起来申万家蹭饭?”

  “呵哈哈哈,是,是啊。很方便对不对。”

  唐沢转过头去对申万,“我以为就三五个人的那种饭,怎么回事?”

  “各位到场的来宾,各位朋友,大家玩上好!今天这个派对的主人,掌声给我们申万!”

  “这场表演要很久吗?”许亦小声地跟唐沢耳语。

  “嗯?表演?谁要表演?没有要你表演,没有绝对没有。”

  ……

  ”今天晚上的活动,我们会随机抽取嘉宾上台来进行演唱……“

  “happy  together  in  every  way……”

  “……”

  “啊!我也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派对,好可怕啊!嗯。”

  “好,那我们先来抽第一个嘉宾上台演唱!”

  “会是谁呢?万众期待啊!”

  登登登登!

  “请号码为58号的,唐尺先生!”

  “泽,那个字念沢。”申万在旁边提醒道,声音透过麦,突然一片尴尬。

  “唱,唱歌?!”

  唐沢瞪了一眼申万。

  申万急忙救场,“先,先吃饭吧,您先休息吧,我们自个儿玩。”

  “好嘞,谢谢您嘞。”

  戴安砀也赶忙上来主持,主持人半推半就下了台。

  此时的灯光突然聚焦到房门到草地的空地处。铺开了一条红毯。

  “这是干什么?”申万睁大眼睛问主持人。

  “您放心,这已经包括在所有费用里面了,不额外收费的,我们公司是很人性化的公司,主张以客户的要求为……”

  申万捂着胸口,戴安砀问道,“你怎么啦,脸色有一点点难看啊。”

  何止一点点啊,对我来说周围不是音乐是钱流失的声音,心滴血的声音!

  随着红毯铺完,画风突然一变……

  “噗……”

  唐沢正在喝着饮料,突然日文歌一出来……

  果然,听得懂感觉更加羞耻了……

  唐沢的耳朵肉眼可见地迅速变红。

  “这还是一场走秀?”

  “我有点饿了,可以先走吗?还是你收了什么好处强拉人来当观众?”

  “别啊,来都来了,看看嘛,挺……有趣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