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二十六章
  许亦低着头看着手机传来的简讯,难掩的开心。

  “怎么啦?中奖啦?”

  “嗯。”

  “真的啊,多少?”

  “一万八。”

  “哇哦!带我去吃好的呗。”

  “不行。”

  “怎么啦,存着当老婆本啊。”

  “一万八,你跟我啊。”

  “一块八我都跟。”

  许亦伸手从裤袋里掏出两枚硬币,“跟紧了。”

  “你这么些天不眠不休,就是每天去收刮民膏民脂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眠不休,我不是每天上课睡了。”

  “你到底干什么了,非得晚上去工作。”

  “因为见不得光啊。”

  “瞎说什么呢。”

  ……

  “我困了。”

  “困了呀,要走了吗?可是一会还有蛋糕哦,你最爱的蛋糕哦。”

  “是吗?那再等等。”

  “你说你这么爱吃甜食怎么不胖呢?吃甜食容易变老的,吃多了对身体也不好的。还有啊,你自己不也净吃这些垃圾食品怎么还不准下乐吃呢,你这样的双标是不行的哦……”

  许亦听唐沢一旁唠叨边点点头,眼皮快合上了。

  “我有那么啰嗦吗?”

  “点头?你竟然还敢点头,好,你刚刚唱的歌我可是录了音的,信不信我拿上去放啊。”

  “为什么录音啊?是不是想每天听我的声音啊,当闹铃啊。”许亦眼睛一下子睁大坏笑着。

  “对,我就是要当闹铃,每天放,羞死你。”

  唐沢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许亦在一旁红晕着脸靠在桌上比了个v。

  “干什么,没有要拍你。我发现你这人怎么好像说醉就醉啊,真醉吗?不能吧,这个果酒不就三度吗?你就喝了一口,这也能醉?别骗我啊,怎么感觉你是醉着玩的呢?其实你很清醒对不对?可是我又感觉你是醉的,因为跟平时的你不太一样,你怎么可以有时候那么冷漠有时候又那么热情似火呢?是不是故意在玩我啊?嗯?诶诶额,别睡啊!干嘛呀!别躺桌子上啊!”

  许亦啪的一大声头磕在餐桌上,浑身无力身子要滑了下去,唐沢连忙去搀着。笑着对看过来的人说,“没事,没事,继续,继续吃。”

  唐沢把许亦一只手架起撑着他站起身来。

  “你们要去哪?”

  “厕所。”

  “一起啊?”

  “他一个人不行。”

  ……

  “行,怎么不行。”

  许亦一整个人挂在唐沢身上,嘴里还囔囔着。

  ……

  两人踉踉跄跄来到里屋,“我们去哪?”

  “去哪?私奔啊。”

  “好啊。”许亦笑着答应又往唐沢脖颈间靠了靠,又呈瘫倒势。

  这样两人倒难以动弹,唐沢索性把许亦的手绕过脖子一下背了起来,只觉得一股热意冲着后颈。

  许亦下巴靠着唐沢的颈肩,一顿一恍地走着竟也要昏睡了过去。

  “啊,醒醒啊,你可别出什么事啊!你怎么了?”唐沢晃晃动动地。

  “吵死了你。”许亦一肘子顺过去。

  “啊!谋杀啊,你个恩将仇报的蛇。”

  “什么蛇。”

  “农夫与蛇的故事没听过啊?”

  “没听过。”

  “真没听过?”

  “你说说呗。”

  “从前,有一个农夫,在路上看见了一条快被冻死的蛇……”

  “嗯,继续。”

  “然后呢,农夫就把蛇抱起来,捂进衣服里让它取暖……”

  “嗯。”

  “结果这个蛇啊,它竟然恩将仇报咬了农夫一口……”

  “……”

  “喂,你该不会睡了吧?当我讲睡前故事啊?”

  ……

  唐沢把许亦扶着上床躺着,本想伸手摸摸额头,许亦一把卷过被子朝里面躺去,手机里的闹铃响个不停,唐沢顺手要按掉,看见一条信息:今天的晚班要加到七点。

  七点?明天不是得上课吗?唐沢看着一旁熟睡的许亦,抓着手,解了锁。

  “我今天生病了,我一会让个朋友去替我的班,可以吗?”

  “好,尽快赶过来啊,现在人手就不够了。”

  “好。”唐沢发完便把这几条信息都删了。

  “诶,你昨天怎么没来啊?”

  “哦,我……”

  “吴钧,班导让你去趟办公室。”

  吴钧低着头从办公室走了出来,许亦特意大步走过去撞了一下,“不好意思啊。”

  吴钧抬头,“许亦?你故意的吧,啊,赔钱啊,赔钱。”

  “多少?”

  “五百,我这金贵的身子是随便能撞的吗?”

  许亦抽出一个白色的信封,“拿去,不用找了。”

  “哇,有备而来啊。该不会是你刚刚收到的什么情书不知道怎么解决吧?”

  “什么年代了,会有人给我写情书啊?”

  吴钧赶紧拆开了看看,“五块?三张?”

  “还有东西呢。”

  “一张卡?”

  “就十五块钱啊?”

  “那不还有一张卡吗?”

  “谁知道卡里有没有钱啊。”

  “有,我全部都家当都在里面呢。”

  “你有什么家当啊,宵夜都是我们买的。”

  “宵夜都是买的所以我把钱存起来了啊。说真的,这卡里面有钱的,不要乱丢了,密码在卡上。”

  “什么密码啊?卡号前几位?”

  “嗯。”

  “能有多少钱啊。”

  “是没多少,可能够你去上海的机票和前期的一些开销。”

  “上海?谁说我要去上海?”

  “我说的呀,刚刚说话你没在听啊。”

  “我去上海干什么?”

  “干什么还能干么,去学表演啊。”

  “你,你这几个月每天……”

  “不然呢。”

  ……

  “为什么呀?”吴钧眼睛有些泛红。

  “笨,因为我好找工作呀。”

  “为什么?”

  “这张脸。”许亦无奈地摊手。

  “屁!”吴钧吸了一把鼻涕,伸手抹了抹,又向许亦挥去。

  “你这什么鼻涕?什么的往我身上抹?”许亦难得地提高了声调,“不要了,我不要了,这件给你。”把衬衫外套一脱甩到吴钧身上。

  “诶,别啊,我给你洗洗?”

  “不要了。”

  “真好,赚了一笔钱还送了件衣服。那你要没衣服穿的时候可以来找我,穿我的。”

  许亦潇洒地转身一手握着把书包袋子从肩上甩到背上,一手张开向还在身后的吴钧摆了摆。之后便放下手来,原本习惯插在衣兜里的手扑了个空,好在没人看见,又抬头挺腰战术性咳了一声,插裤子口袋里了,缓缓地走进教室。脸上不免一幅得意的样子。

  “你怎么走得那么像唐沢啊?”宇文科在教室后面打扫边拿着课本背着单词,用课本推着眼镜忍不住吐槽了一声。

  “咳,是吗?”许亦收了收上扬的嘴角,把书包放了下来,快步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又趴了下去。

  白风走到楼梯拐角处,看见吴钧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吴钧?”

  “嗯?白,白风?”

  “你在这干什么呀?”

  “没有啊,我在压腿啊。”说着吴钧啪的一下把腿伸到楼梯的扶手上去。

  “在这压啊?”

  “这,这儿,位置跟我的身高,比较配。”

  “对了,班导说你也要参加艺考,是吗?”

  “班导消息真灵通啊,我自己都才刚刚知道我要参加艺考……”

  “嗯?是真的吗?”

  “嗯,嗯吧。”

  “那你是体育?美术?音乐?哪方面呢?”

  “表演。”

  “表演?太好了,我也是,那我们就可以一起去上海集训了。”

  “真的啊!”

  “嗯,那我先回教室了。”

  “拜……”

  吴钧一转身要下楼就从半阶梯上踏空摔了下去。

  白风连忙跑下去扶着他,“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儿。”吴钧站了起来拉开白风的手。

  “真的?要不去下医务室吧?”

  “不用,真的没事,回去上课了。”

  “听说你从楼梯上跳下去了?不用这么感谢我吧?”

  “谁说是因为你啊,那能是因为你吗?”

  “白风啊?害,我每天早出晚归这么长一段时间你都不好好感谢我,竟然还因为跟别人说话太激动了跳楼?”

  “什么跳楼,那是,哎呀,多丢人,不说了。”

  “那你也没亏啊,人家总有扶你吧,苦肉计啊,看不出来啊。”

  “可别说了,我可是真的带伤了。”

  “怎么啦,人家不说带你去医务室,你干嘛不去?”

  “那,那可是屁股摔了怎么去啊,怎么说啊!”

  “就说,髋骨后外侧面的区域在自由落体的重力作用下似乎压到了血管神经。”

  “……”吴钧手托着屁股蛋还忙里抽闲地翻了个白眼。

  “好了,要走不了路,让申万背你啊。”

  “为什么是申万啊?”

  “我背不动。”

  “唐沢呢?”

  “不行。”

  “……”

  许亦看了一眼趴着睡的唐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