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三十章
  “你什么时候走啊?”

  “干嘛,又不是不回来了,就去几个月。”

  “送送你呗。”

  “不用。”

  “快七点啊。”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我得赶回家看……”

  “看什么啊?”

  “奶奶,我回来了。”

  “喔,回来了,快帮我把电视调到那台,要开始了。”

  “真的有联系吗?”

  “能从里面看出什么啊?”

  “该不会是骗人的吧?”

  “你个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啊!要不跟我一起看,要不就出去做功课去。”

  “谁还看这个啊,小学生都不看的。”

  “出去,出去。”

  吴钧被奶奶拿针线的手推了一下,“啊!刺到我了,用不着这么赶吧,我出去就是了嘛。”

  一会奶奶到房门口墙上的电话机前拨电话,吴钧在隔了面墙的客厅里。

  “喂,月里啊,那个,我买一组虎。”

  “对,对,对,一整组。”

  “啊?听不见啊?”

  “起价喔?啊,怎么会起价?”

  ……

  奶奶眯着眼费力地透过老花镜盯着座机蓝屏上的号码,看不清时声调也不自觉加大。

  “怎么又买虎……”吴钧小声嘀咕着。

  “大人讲话小孩别插嘴。”

  ?听力怎么突然又变好了?

  “要,要,要买,对,还是整组。”

  “那,那就麻烦你了。”

  “嗯,嗯,先记着,一会我拿钱过去。”

  ……

  “每次都爱花这种无用的冤枉钱,有这点钱花在什么地方不好啊。”

  吴钧想着许亦给他的钱,几次想开口跟奶奶说,每次一回家,就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奶奶永远在忙着干些什么,从各个地方领来的小手工,今天织织网,明天缝缝布偶,光是原件剩下的边角布料早就堆满几个篮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而奶奶只是说不能丢。

  “又在看这些东西。”

  “这是相声,是文化,不是什么东西。再说了,做这行收入很可观的。”

  吴钧试探性地提了一下,偷偷观察奶奶的反应。

  奶奶只是拇指食指捏着玩偶的眼睛部位,用针挑起一颗扣子,手背将老花镜推上去,对准位置一扎,没有说话,又补了几针,把扣子牢牢封在眼睛的位置。

  “我去做饭。”

  吴钧有些心事地走到厨房,奶**也没抬声也没应掐住玩偶熊缝针。

  吴钧走到厨房门后,从裤袋里掏出许亦的卡,呆呆地看了一两分钟,揣了回去。

  如果让我划分,那世界上只有两种人,可以有梦想的人和不能有梦想的人。到今天为止,我应该是还处于第二种类型吧。

  对许亦,或多或少有吐露过我的希望和想法,而对奶奶,却从来没有。

  我怕,我怕一说我就连做这个梦的权利都没有了,在他们眼里只有正统和这些五四三的东西,可偏偏我又热爱这些,我最害怕听到她说,那是有钱人打磨时光的消遣……

  能活着就很不容易了,别超出我们能承受的范围。虽然她从来没有直接这么对我说,可是她的眼里满是这个观念。

  “快过来,快点!”

  “干嘛?怎么了?”吴钧匆忙从厨房奔了过去。

  “帮我,帮我穿一下针。”

  “……”

  “不是有穿针器吗?”

  “那个啊,那个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还好掉的是穿针器,要是针掉了怎么办?”吴钧有些埋怨又担心。

  “不会的,掉了也是平着掉的,不会竖直立着,放心吧,扎不到你。”

  对于针,吴钧从小就不害怕,可能是奶奶总是拿着针线穿过来扎过去的,吴钧就每每从边上过都得躲,像是防什么暗器一样,虽然,三不五时也会偶尔被扎到过个一两次,反而久而久之就不害怕了,甚至觉得医院里打的针都没有扎的疼。

  “今天,今天学校里来电话了,说是什么马上要高三了,学习很紧张,问你要不要住校。”

  “喔,那你怎么说。”

  “其他同学,每个人都有住校吗?”

  “不知道。”

  “要是每个同学都住校的话,那你也住吧。”

  “随便吧,反正我的成绩又不会因为住校了而突飞猛进。”

  “你是不会突飞猛进,那要是其他同学都进步了,你还在原地踏步,那不是就是退步了吗?”

  “……”

  “许亦呢?他住校没有?”

  “不知道。”

  “你怎么问什么都不知道,你不是天天上课去了吗?耍孤僻啊,这样不行的,要和同学们一起……”

  “知道了。”

  吴钧很不喜欢也最厌烦奶奶说要合群的话,生怕他被孤立,甚至小学的时候还会直接找到班主任了解情况,这使得他很困扰,在学校总是躲着同学的目光,很多同学都觉得他是异类不想跟他玩,从小到大只有许亦一点儿也不在乎。

  他知道奶奶可能找过许亦,但不知道找过几次也不知道具体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许亦好像都不怎么交朋友,以前他觉得是因为许亦性格不好,后来发现是他自己不想要跟其他人有什么联系。

  虽然到大只有许亦这么一个走得近的哥们,但是,却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很多,好像了解他,也永远都看不全他。

  “你说那个红色的这只叫什么?”

  “滑板的这只啊?小波啊。”

  吴钧坐在矮凳上同奶奶一起将棉花塞进玩偶的肚子里,

  “你这只填充得太多了。”

  “不是要这样摸着才舒服啊。”

  “没有那么多棉花,一会会不够的。”

  “上次不是有很多剩下的吗?不够的话就拿那些啊。”

  “那些不行。”

  “堆在那里干什么啊,养蚊子啊?”

  “那些还不够,还不够打一条棉被的。”

  “啊?”

  吴钧连忙把玩偶里的棉花掏出一大半,“这样就够了。”

  “这个不行,软趴趴的,怎么也要给它立得起来。”

  “可是棉花会不够。”

  “手臂和头那里少一点就好了。”

  ……

  “看这个真的有提示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要用心看,就会有的。”

  台式电视机里,电视的分辨率不是很清晰了,但是还是能看见三种鲜明的颜色,红色,紫色和绿色。“怎么会有两只绿色的?”

  “另外那只以前是黄色的,最近慢慢变绿了。”

  “真的吗?为什么要这样设计,这样不会不好分辨吗?”

  “不会啊,你看他们头上的那个一个是闪电,一个是避雷针很好分辨的。”

  “所以,他们相克吗?”

  “……”

  “我和我的祖国……”

  “嗯?嗯?这个红旗里面的星星?我们家电视机坏掉了吧?这些黄色都直接变成绿色了?这怎么看电视啊?”

  “有差吗?黄色和绿色不也差不多,能看就行了要求那么多。”

  “……”

  所以刚刚有一只是黄色的吧,所以是哪一只呢?

  为什么我那么在意?要是有人在班级里讨论这种,我出错了怎么办,岂不是会被同学们嘲笑。

  可恶,我果然还是很在意同学们的眼光。

  这个动画片叫什么?

  百度搜一下:四只……紫、红、黄、绿……玩偶……

  可恶,怎么会没有,他们不是很火吗?

  百度一下:脑袋上有闪电的……

  皮卡丘?不是吧,虽然我没怎么看过动画片,但是皮卡丘我还是认识的啊,不要骗我读书少!

  “可能是上次台风刮到天线了……”

  “天线……”

  百度一下:头上有……天线……

  天线,宝宝!

  我这个年纪还在看的,一集不落的追的一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