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四十二章
  “你确定是这条路吗?”

  “对啊,昨天晚上才走过的呢。”

  “哦。”

  ……十分钟之后……

  “诶?不是这条路吗?”

  “我们打车过去吧。”

  “没事,还来得及呢,昨天我们才走了十分钟而已的,很近的,打车不划算,起步价就要十块。”

  ……十分钟之后……

  “怎么越走感觉越偏僻呢?这里,好像没有能打车的地方哦。”唐沢小心翼翼看了一眼许亦,心想:天啊,闯祸了,本来想请电影为昨天爽约道歉的,结果,结果还让许亦陪我走了这么久,汗流浃背的,他,他应该更生气了吧。

  唐沢打开导航许亦也凑了过来看了一眼,唐沢指着左边说,“还有八百米。”

  刚要走被许亦拉着手腕,一把拉回来,“笨蛋,这边。”

  不要问我这个时候有什么内心活动,没有!真的没有!

  走了一米也就是两步之后许亦就放开了手。

  怎么?怎么放开了?虽然牵着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想,但是放开的时候我想了,我是不想要你放开的呀,我还想说你再多牵一会儿手腕我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手往下挪挪的。

  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不愉快,到底为什么啊?我内心情绪起伏怎么变得这么大啊?

  我怎么突然这么敏感啊?平静平静。

  这可是要去看我最喜欢的动漫诶,开心一点。

  果然,想想就突然开心了,我可真是好说服。

  他怎么不跟我说话?

  就这样默默地走吗?

  各走各的?

  虽然是他带路啦,可能是在看路啦。

  但是也完全可以跟我说一下话啊,都快半小时了啊喂。

  算了,敌不动,我动。

  “诶,你知道今天要看哪部电影吗?”

  我这个有些上课老师无趣开场的台词算什么啊?

  “昨天不是说过吗?目前只有一部动画片上映。”

  “动画片?才不是动画片呢,那是动漫。”

  “哦,有区别吗?”

  “当然,区别大着呢。”

  “说说吧。”

  “嗯……动画就是小朋友看的,动漫就是,大,大人看的。”

  “真的吗?”

  “我……编的。”

  “动漫不是动画跟漫画的合成吗?”

  “嗯?是,是吧,哦,是吗?”

  “看来你不是很了解啊,小朋友。”

  “什么小朋友,我才不是呢。你多大啊你。”

  “上个世纪的。”

  “我也是上个世纪出生的。你几月的呀?啊,小朋友。”

  “二月。”

  “骇,我可是一月的,哈哈,你,小朋友。”

  唐沢指着许亦,吐着舌头,略略~

  ……

  “啊!什么东西?”唐沢一跳脚闪了一下。

  “树叶,大……笨蛋。”

  笨蛋,大笨蛋?大笨蛋……

  大笨蛋才喜欢你那么久……

  这,这是在表白吗?

  “笨蛋?”唐沢疑惑地重复了一声。

  “智障。”许亦回了一句。

  “……”

  好吧,是我想太多。这就是单纯的一句嘲笑与调侃。

  “笨蛋!”唐沢有些怨气地又接了一句。

  许亦突然笑了。

  “笑什么啊?”

  “刚刚那个笨蛋,你愣是说八嘎的气势。”

  唐沢笑着说了句,“ばか者”

  “什么啊?”

  “你猜?”

  “蛤?”

  “蛤。”

  “蛤!”

  “蛤~”

  “蛤你个头啦。”

  唐沢摸了摸许亦被风吹起来的呆毛,“哈哈,小朋友~”

  这八百米愣是被他们两个走出了八万里长征的感觉,我说你们两个腿那么长,为什么走那么慢呢?

  哦,要走一步三回头,是我不懂,对不起。

  终于到了。

  “是这吧?你昨天来的?”

  “嗯嗯,这个路可真的是,白天跟晚上看起来不太一样啊。”

  并没有,只是对于路痴来说,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可能你昨天晚上都没记路吧。”

  我怎么觉得他这句话酸酸的?好像在内涵我,可是我又没有证据。

  又是昨天晚上这个卖票的小哥,快,快问他,问他我们是不是情侣,快问啊!

  “两张票是吧。”

  “嗯。”

  “好的。”

  怎么不问了?你不是很爱问吗?

  “嗯,那个,座位有没有连在一起啊?”

  “哦,我们是按照您选择的票的位置给您打印出来的,您选的连在一起就有,没有的话,就是没有。”

  废话,我不知道啊,那你昨天问个屁问?

  许亦转过来一脸这也要的问的表情。

  “嗯,好。”

  许亦拿了票付了钱。

  诶?不是我请吗?虽然我好像没有钱,但是表达歉意的要有啊。

  “请问还需要可乐爆米花吗?”

  要,要,要!大桶的,蜂蜜味的!

  “嗯,这个套餐。”

  果然还是许亦懂我啊,大桶爆米花诶,我怎么这么喜欢吃爆米花呢?

  可能我上辈子就是一根玉米吧。

  难道?我上辈子是晓夫?

  时间也差不多能对上,只要他在孟婆那里呆个二十八年。

  “请问什么味的呢?我们这里的爆米花有几种口味可供选择的?”

  “蜂蜜。”

  “你是熊啊?”

  ?敢情我上辈子不是战斗民族人士,而是战斗民族熊氏?

  唐沢张着嘴呲着牙摆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喵。”许亦在一旁配音。

  “咳咳,好了。”小哥把爆米花桶从他俩中间伸了过来。

  “谢谢。”许亦接了过来。

  我怎么怀疑你个小哥是故意的?但是我没有证据。

  难道是因为我昨天跟林昕雨来今天又跟许亦来,他觉得我水性杨花?呸,什么词啊,他羡慕我人缘太好。

  可是我常来不是在照顾他生意吗?哦,这种卖票好像没有抽成。与他无关。

  难道他是条单身狗,觉得我秀恩爱闪到他了?

  这么明显吗?我们两个已经成为别人的眼中钉了呢,哦吼吼吼。

  嗯?我怎么也这种反派的笑声?

  “走吧。”

  “嗯。”

  这场人怎么这么多啊?以后我也要跟许亦去看午夜场,大白天的人好多啊。

  还好我们买的是最后一排,最后一排刚好也没有人,那么就没有人能看见我们了呢,哦吼吼。

  咳咳,克制,有监控的,而且放映员应该也看得到。

  虽然,啊!突然关灯了。

  唐沢有些不适应地转来转去,许亦突然靠了过来,“你很喜欢这部片吗?”

  “嗯,嗯嗯。”

  开始放映了,借着荧幕的光唐沢看见许亦,“这部的主人公叫夏目,他寄住在亲戚家里,跟我……”

  “开始了,不要说话。”

  “……”

  明明是你问的问题……是你起的头还不让我说……

  好气哦,但是还是要保持平静看电影。

  不知道是刚刚真的被气到还是怎样,看电影的时候我总是静不下心来,明明昨天看恐怖片的时候心都像地中海讲课一样那么毫无波澜,怎么今天看这么一部治愈的动画片我这么躁动呢?

  唐沢转过头看认真看电影的许亦,因为四周黑暗暗的,和觉得唐沢会很认真在看电影,许亦没有发现唐沢在看他,吧。

  突然觉得电影也不是那么好看了,许亦的侧脸更好看一点。

  空气中飘着一股,天天的……蜂蜜味……

  可能是吸多了空气,唐沢突然血糖过高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许亦侧脸上碰了一下。

  又马上乖乖地坐好,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挺直着腰一动不动地假装认真看电影。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电影才放完,走出放映厅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刚刚在里面发生的事情,好像变得不那么真实……

  早知道是这样

  像梦一场

  我怎么不再多表现一点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