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四十九章
  繁华的夜都市

  灯光闪熙熙

  迷人的音乐又响起

  引我想到你

  ……

  爱情的恰恰

  ……

  戴安砀摇曳着红酒杯随着音乐动作。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戴安砀。”

  “那是,我觉得那是我的年代,生不逢时啊!”

  “你想要当,八零后吗?”

  “我觉得我是八十年代出来的,生活在八十年代,可能是六零后吧。”

  “年纪看着挺像的啊?”

  “嗯?”戴安砀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晃着高脚杯,抬眼看着申万。

  “我,我是说,女王大人您不管在哪个年代都是风华正茂、美艳动人,透露着一股港台复古风,就拿今天您这件衣服来说吧,经典的红绿色高领配搭,简直完美。”

  “喔吼吼吼!”

  戴安砀眼睛笑横细开来,手背挡着嘴也能想象后面的o型嘴,颇有一种反派还是老鸨的感觉。

  申万跟着小弟级别的捧场跟着笑。

  说到八十年代出来的,好像许亦和唐沢身上莫名有一种感觉,与这个时代不太接近。

  或者说与这个年纪不太相符合。

  许亦总是给人一种看破红尘的僧人的感觉,而唐沢不要看他模模糊糊的,却有种大智若愚的老者样子。

  也可能是他们在这个滚动的时代里坚持着自我,而不像大多数人一样,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果然还是你有一套啊,对于派对。”

  “那当然,姐可是名副其实的派对Q。”

  怎么这么耳熟呢?这个称呼,我似乎在哪里听过。

  哦,申姗。

  还好她不在这里。

  申万呼了一口气,喝了一口果汁。

  “哥!”

  “噗……”

  “你怎么在这?”

  “哦,我叫她来的。”

  糟糕,小q见大Q,必定刮起一场血雨腥风,我还是先撤为妙。

  “您就是安姐姐吧。”

  申万刚刚没有喷完的果汁又咽了下去。

  “好久没人称呼我这个名号了,哦吼吼吼。”

  “安姐姐,上次在我家没能跟你讲上话……”

  那时候?不是,不认识吗?

  申万拉着申姗到一旁小声问话,“怎么回事,别跟我同学一个一个套近乎哦。”

  “这可是安姐姐。”

  “什么安姐姐,他是男的,乱讲话。”

  “是你不懂,安姐姐可是在留学生出了名的交际花和红娘。我还指望着安姐姐给我牵线了,不然靠你啊。”

  “红娘,你可拉倒吧,他就是罐红牛。”

  “是真的,安姐姐看人可准了,是不是真爱都能一眼看出来的,分析两个人能不能长久。”

  “那是人吗?算命的都不带怎么算的。”

  “怎么?安姐姐算过你啊?”

  “他,他就胡口一诌把你们小姑娘家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

  “好了,一边凉快。”

  “看在你们班的场子不跟你计较,给你留点面子,你还上房揭瓦了?”

  “哎,我的好妹妹,这儿人多不是怕热着你嘛,你去那边空调地呆着啊。”

  ……

  这个戴安砀他什么来历,竟然这么厉害?

  难道?难道?林乔答应跟我交往跟他有关系?

  不能啊,他说过他觉着我是颗花心萝卜,林乔又是他的姐们,姐们?

  怎么还是觉得怪怪的?朋友吧,姑且先这么分析。

  难道他跟她之间有什么渊源,要把林乔往火坑里推?

  诶?我是火坑?

  不,不,难道是林乔早就暗恋我了,故意让他在我家那次聚会上安排跟我对上眼。

  然后他再故意这么说我花心一激我?

  哦,我这无处安放的嗜血魅力啊!

  不对,他怎么没请林乔?

  难道是他也喜欢我,然后跟林乔姐妹互争,最好忍痛割爱?

  可是这是我们班欢送艺术生的聚会请林乔干什么?他们又不认识。

  但是,为什么有申姗?

  安姐姐果然情商高,不愧是我崇拜的对象,刚刚竟然说是他邀请我来的,才没被哥哥看出来我又偷偷跟着他过来,不然又要一阵啰嗦。

  “姐妹们,我成功混进安姐姐的聚会啦。”

  “哇哦,好羡慕你啊。”

  “对啊。你个他们班都是些什么神仙人物啊。”

  “得亏我们那天照的相才发现安姐姐这种大人物。”

  “你赶紧跟他们熟络熟络。”

  “我一个人倒是没有问题,关键是我哥,他很掉我的档次。”

  “妹妹是交际花。”

  “哥哥是皮皮虾。”

  虽然名义上是欢送我们,但是好像真的只是名义。

  只是找个理由把大家聚在一起罢了。

  不过,我也很满足了,毕竟一生能成为焦点的时刻也不多呢。

  至少有个横幅拉着我的名字。

  而且,而且还是跟白风的连在一起,这么看,这么一看怎么还有点像。

  “别傻笑了”。,“不会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戴安砀?你刚刚不是在那里吗?你会瞬间移动啊?”

  “笑话,这场派对的主人公是谁?”

  “是我?”

  “是我。”

  “嗯?不是给我们办的吗?”

  “是啊,不过主人公还是我,你们只是名义而已。”

  “……”

  “白风。”戴安砀招手让白风过来。

  等等,我还没整理好,我头发乱了吗?

  戴安砀冲吴钧翻了个白眼。

  白风走了过来,“谢谢你啊,这么费心。”

  “没事,为了我最亲爱的同学,今天可是专门为你办的,你可是主人公,好好玩哦。”

  刚刚明明不是这么说的,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八面玲珑。

  “我很喜欢今天的歌。”

  “是吧,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虽然戴安砀圆滑机敏,但是这样让白风开心,竟然还能了解到她的喜好,我还蛮佩服他的。

  “你觉得今晚的歌怎么样。”

  “我,我,也很喜欢啊,恰恰恰……”

  “哈哈。”

  我好像很少看见白风笑,她总是很严肃的样子,让我觉得她不过言笑。

  虽然这样的人还挺多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唐沢那么爱笑和像申万一样那么傻。

  不过跟许亦不一样的是,许亦只是认生,在熟人面前很随意,真的很随意的。

  白风不一样,感觉她好像就算在家里人面前都还是很拘谨的样子。

  我不知道这样的女孩子承受了什么,我只想跟她说,“你笑起来很好看。”

  虽然我知道这句话很老土,但是却是真的。

  除此之外,我没有什么话能够表达我现在的想法了。

  “谢谢。”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客客气气的,为什么就不能轻松愉快一点儿相处?

  好像每句谢谢都是一道屏障,一寸寸地将我们隔开。

  将你和是世界隔开,将你和快乐隔开。

  “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的。”

  “我,我只是,想跟你熟络一点。”

  “真的。”

  我只差把我的心掏出来给你看了。

  “会的,之后我们还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呢。”

  那是我期待也是我担心的地方,近水楼台还是日久生情什么的当然是期待啦,要是每天见着,她觉得我烦了,那可怎么办,那还不如在彼此心中留一个念想呢。

  “对了,你今晚可悠着点,明天是一大早的飞机吗?”

  “明天?”

  天啊?我的航班是明天的?我以为是后天,怎么没人跟我说啊!我可是早六点的航班啊?现在直接从我家过去天都得亮了。

  “嗯,我好像看过你的航班信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明天六点吧。”

  “那……那你们呢?”

  “我们是后天的。”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不能跟白风同一个航班!

  谁,谁给我订的机票?

  “哈秋。”唐沢打了一个喷嚏,“我感觉有人在骂我。”

  “黑子,谁让你把它丢在家里。”许亦接话道。

  “那,那我们今天晚上不回家,它们怎么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