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五十六章
  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很惭愧的是,关于林昕雨去的学校我也是在桌上看到通知单才知道的。

  之前,我以为我对他们都很了解,许亦也好,昕雨也是,我还以为他们会走我所想象的那条路。

  可是都没有,林昕雨最后去了那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念头,又是什么让她想走这一条道路。

  其实,这不是临时随意的决定,从前到现在我遇过的远比我想象的来得现实,我也不是他们眼中的那个样子,我承认我有时候很高傲,不过是想要自我保护罢了。

  我深知这个世界,至少到现在我没有遇到真正关心爱护我的人,直到唐沢出现。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想要叫他哥哥,却从来不表现出来,当我听到他对别人介绍我是他妹妹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相信这是真的。

  一开始我只着离家越远越好,离开他们越远越好,填志愿的时候也完全是由我自己决定。其实那时候我甚至有些羡慕那些跟爸妈争执不下的同学,那些父母早早就帮你想好怎么走最省力的他们,那些被希望能留在他们身边的人。

  我只是看着一意孤行,根本没有人在意我吧。

  我也很害怕,到了那么远的地方,那么好像什么都不懂的所在。

  临行的时候我一夜没睡,跟唐沢不一样的是,他是因为老爸硬要跟他睡结果打了一晚上呼噜所以没能睡着。我是,想了一夜,躺在身边的妈妈,是不是真的爱我。

  当然我才不会想要可能我不是亲身的这种无聊的问题,好吧,我承认,我还是有想过的。

  她可能不知道,我就在她身边在她合着眼的时候掉了多少眼泪。

  老爸开玩笑地说过,为什么我们家性别好像调换了,他多希望林昕雨是我这种性格,来南方的小城做个柔柔弱弱的南方姑娘。而我才应该去西北感受飓风的洗礼。

  对此,我不发表任何言论,我只觉得他明里暗里含沙射影地说我。

  我在这低吟浅唱弱柳扶风地不好吗?有的是人为我大庇天下。我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

  至于林昕雨,我真的没有想过独自跟她在同一座城市会是什么样子,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太多的交集吧,她总是什么都能做好的样子,什么都很强势的样子,其实,也在害怕吧。

  初来到这里,我真的有一点不习惯了,但是我告诉我自己这是我自己选的路,再怎么样,我也得走。这不是我很早就想好的路吗?支教,到一线去。

  我的记忆可以追溯到很远,大概三岁左右。

  那时候我还跟妈妈两个人住着,我甚至不太清楚我爸是什么样子,只是偶尔他好像来看过我,然后抱着我,把我举起来做飞行的游戏,又好像这些记忆是通过别人告诉我的,我完全没有那个画面,也完全记不起来有这么一个人。

  而早期,我对我妈妈的印象也只有家里她和奶奶的争吵声,在外邻里交头接耳时她总是用力地推我,让我赶紧离开,还有在奶奶那里受的骂都转赠给我。

  每次放学回家,家里总是黑暗暗的,一点灯光都没有,有时候我伸手去够开关总是被一只有些臃肿的满是褶纹的手给打下来,“还这么亮开什么灯啊,电不要钱啊。”

  “看书到门口去看。”

  我一点都不喜欢到门口看书,这样来来往往的人都会注意到我,所以我每次都会在课上把功课做完,回家后,我就只是呆着,锁在房里听他们吵。

  我哪边都不会站,他们的争吵是没有意义的,像赌气的孩子一样幼稚,像暴躁的大人一样不会控制自己。他们的争吵也是没有缘由的,可能只是牌打输了或者天气太燥热了。

  “就只会自己吃好的,完全不会想到家里还有一个老人家要侍奉。不知道你娘家人是怎么教你的。”

  “可以说我,别扯上我的娘家人。”

  “他们就是不会教育啊,随随便便……我就得帮他们教育教育……”

  “说我什么我都可以,他们怎么样你有什么立场说……”

  “还跟我大小声,既然还比我大声,真是不孝……”

  “……”

  “别人家的媳妇对婆婆都是毕恭毕敬的,怎么到我们家就这样猖狂,还不得上天啊。我也是命歹啊,摊上这么一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成天也不会出去赚钱,就只知道在家里翘着二郎腿,那张嘴也就只会吃吃吃,伸手向我儿子要钱,我儿子就是这样整天出去辛苦工作,还要养你这么个东西才给累死的,我儿子命苦啊,摊上你这么个败家娘们……”

  ……

  “你出来干什么,给我滚进去。”这次我也是被狠狠地推开,就像以前无数次一样。

  这件事已经被讲过无数次了,讲到邻里们看到我奶奶都像是看到那时候的阿庆嫂一样。

  我也知道我奶奶在这一片的人缘不是很好,脾气暴躁又好强,贪小便宜有时候又爱耍懒。

  在我印象里,这是妈妈第一次给我买了一根冰棍,也就是这根冰棍引起的这次吵架。当时的我觉得是我的错,是我不孝。

  后来,不孝就不孝吧。反正他们也不是疼爱我的样子。

  我一直活得像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以至于老师同学们有些时候都默认我是个哑巴吧。二年级那会班里来了个新同学,不知道为什么,班里突然就炸开了锅。回家的路上我也路过远远地看了一眼所谓的他们家的别墅。我一点都不关心,也不想像其他人一样好像热心的样子。

  可是我偏偏同他坐在一条板凳上,刚上课,他就一脚把我踹了下去。这时候班级很静,似乎所有人都惊了。我呆呆地滚到地上,看了一眼老师,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上课。

  我知道,我又错了,我怎么又把希望放在了别人身上呢。

  我还是爬了起来安静地坐了回来,又被一脚两脚给踹了出去。这时候班级很吵,就像是平时在家的声音,只是很吵,我甚至都听不清是什么声音。我也没有再看任何一个人。

  那时候,我只是在想,真的可以这样吗?如果是我,以后的我,站在那个位置,我绝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不明白她们站在那里是为了什么?是在干什么?

  这里别人眼中的天堂,如此纯洁的地方,那时候我看来也跟吵闹的外面没有什么区别。

  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林昕雨的电话,她只是抽泣着很久,电话断断续续的,“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