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六十二章
  林昕雨推开门第一步踏入那间宿舍的时候,她怔住了,右脚惯性向前着手却停留在门把上往回收。

  那是一间小到似乎三步就能跨到尽头的空间,屋子里的整个色调同黄昏的余光一样没有光亮,灰沉沉的,一切犹如刚出土一般。

  林昕雨终于还是进来了,悬着的蛛丝粘在灰蓝色的门后,缠绕着发锈的轴承一晃一晃的。门板边是见了线的开关和模糊数字的电表。靠着门的床也靠着窗,脱了锈的铁杆竖竖地排在一起,围出一个狭长的地方,木板倒是越发有些光泽,只是上头原子笔的字迹歪歪斜斜的不规律地排开。下桌和柜子的木却是不同,像是被啃咬过的洞洞摇摇坠坠,林昕雨转过头,另一张的底下悬着一条小缝,稍微一碰就发出刺耳的铁块摩擦石板的声响。

  再往里头看去,更是接着床的墙面裂开一道宽宽的裂痕,像是一张本就沧桑的脸多出了一条深深的长长的疤痕,看上去更为凶恶和惨淡。似乎夜里还会从裂缝渗出黑色,林昕雨不寒而栗,回到最初的那个靠近门和窗的床上,却久久站在跟前不知所措。

  那一刻,我是真的失望的,甚至我绝望了,我开始怀疑我是否能够像我追崇的那样无私,现在,就连一丝坚强都没有了,我彻底沮丧。我开始动摇我的念头,我真的能够当好一名教师吗?我……

  为什么呀,难道真的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就这么难吗?明明,明明我就是这么过来的啊,难道我会变得跟她一样吗?开始畏惧,开始想要依靠吗?不,我不会的,我,不会,吧……

  面对着这张盖上一层灰的桌子,林昕雨只是把接到的广告一张一张地铺着,密密麻麻,对着剩下一角的镜子怅然若失。

  整了整行李,舍友一个都还没来,要到夜里了,林昕雨先出来外面吃点东西。

  没有嘈杂的鸣笛摇晃的车灯,却也不那么平静,林昕雨走了两步发现后面有个老人跟着自己。

  “姑娘,买口锅吧。”林昕雨没有回头只是向前走着。

  “你是这儿的大学生吧,买个锅回宿舍能做饭呢。”

  林昕雨回头了,摆摆手又摇了摇头。她没有走得很快,不一会儿老人就跟上来了。

  “不贵的,这锅好多学生都从我这儿买的呢,你看看。”老人掰开手里的纸箱露出来锅盖子,“这儿厂里多产出来了,老板让我拿去卖的,卖的算我的……”

  老人自顾自地说着,林昕雨有些动摇了,但她买这干什么呢?她根本不会做饭,从来也只是在家里吃,连碗都没有洗过。妈妈在家的时候是她洗,就连只剩下林昕雨和唐爸的时候也是唐爸洗的碗。可是,出门了就都不一样了,再说,她也不喜欢每天走那么远的路出来吃饭,也许买个锅会比较合适呢。

  “这个……”

  “两百五十块。”

  对林昕雨来说,她不知道一个锅应该是多少钱,两百五十块也不是什么高价,只是她刚出门没带那么多钱在身上,“我没带那么多钱。”

  “那你有多少啊?”

  “一百。”

  这是她刚刚随手拿着的出来吃饭的钱,其他的钱都还锁在行李箱里。

  “那就一百吧。”

  林昕雨没有坎过价,只是老人脸上有些无奈的表情让她觉得似乎自己获利了。

  林昕雨并没有真的想要买,只是这个时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老人硬把纸箱子塞给她,她只好拿着掏出那张纸币递给老人。

  她愣愣地往回走,走回宿舍,要把这锅子放回去然后再去吃饭,她一回头,发现老人已经不见了。

  天越来越暗,来来返返她只是累了饿了,更多的是她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的失落。好久走了回来,拆开看见除了那个刚刚老人展示过的盖子,其他都是模型塑料的东西,还有一堆泡沫。

  林昕雨也有预想到,只是这个时候天彻底地暗了,路上的灯却还没有亮起,她一个人走着,走着,却止不住哭了,拿出手机半天却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最后她拨了那个号码。

  之后,林昕雨接到唐沢的短信,“我拍了。”

  什么?拍了什么?林昕雨有些不解,却不是很想问清楚。

  几天之后林昕雨收到了一件快递,拆开一看,是一双高跟鞋。

  林昕雨手机里点开一张高跟鞋的照片问唐沢,“你觉得这双好看,还是这双啊?”又向右滑了一下。

  “白色的好看。”

  “为什么啊?黑色的好搭吧,又不容易脏。”

  “高跟鞋还有什么脏不脏啊?就那么一条带子你还能穿出脏啊?”

  “那也是喔。我过阵子再买。”

  “贵吗?”

  “还行,几百块。”

  “那你干嘛不现在买啊。”

  “现在买了干什么?我上大学穿。”

  “喔。穿了高跟鞋也不会变成大美女的。”

  “要你管啊。”

  “不过也是啦,穿高跟鞋你至少走得慢一点,慢一点看起来温柔一点。你该不会穿高跟鞋也给我走得很快吧,不要说男生追你,就是发传单的都发不到你手上。”

  “你话怎么这么多啊。你是怕我穿了高跟鞋比你高吧。”

  “那你可得穿个十五厘米呢,那不是踩高跷呢,你要愿意穿我倒不怕比你矮。”

  ……

  虽然平时我的鞋多多少少有点跟,但实际上的高跟鞋这是第一双,穿着唐沢送的高跟鞋,林昕雨有些高兴地走来走去。

  不过,他怎么知道我穿的码数呢?也是,平时在家怎么能没看到呢?没想到他会那么细心,那鞋他只看过一眼,看一眼便能记下。

  “哇,昕雨你这鞋好漂亮啊。”

  “我哥送的,这是我第一双高跟鞋。”

  “你哥好好啊。”

  “那是。”

  不知不觉林昕雨总是向别人谈论起她哥哥,好像唐沢从一开始就是了一样,旁人也看不出来,只是觉得他们兄妹的感情还真不错。

  穿上高跟鞋的时候,我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女孩子要穿高跟鞋了。

  鞋子有跟亮晶晶的,走起路来会发出清脆的响声,走得慢慢的缓缓的,有人等着有人牵着。就像每个女孩想要成为的公主那样,不过是期望被人疼爱罢了。

  原来,可以不那么坚强,有时候告诉他们,我有些难过了,远比自己总是撑着好多了。

  原来,可以不那么勇敢,有时候告诉他们,我做不到,我永远不会是最美丽,最优秀,最好的那个,可是,尽管我不是也同样有人疼爱着。

  林昕雨把鞋摆着鞋柜的最上头,小心地用盒子装好,亮了灯的宿舍里,从各地来的伙伴们随意地聊聊这里的天气,聊聊家乡该是刮风还是下雨,好像这个一开始她这么恐惧厌恶的地方似乎也没有那么令她讨厌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