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六十三章
  这才刚毕业半年,就想着举办同学聚会,一群人像是没事可做的强烈要求聚在一起。

  其中就包括我这个闲杂人等,但还是很多人没有来。我爸说的,我们才刚毕业就要聚会,有什么话可讲的。

  有什么话好说的,无非就是趁着还没忘记把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感慨的也好搞笑的也罢,对着当事人说上一遍,共情一番。

  可是,嘴上说说的,真的只是停留在嘴边的短期记忆罢了。真正放在心里的,却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讲出来。

  闪烁的灯光就像是当时他们从窗台上扔下的各种白纸一样,飘渺却毫无意义。

  这半年一别,好像大家都突然不太一样了。

  戴安砀拿着酒杯与宇文科碰杯,宇文科摘掉了钢丝圆框的黑铁眼镜,当时总是蒙上一层雾的镜片以至于我第一次看清他的眼睛,“听说你谈女朋友啦,可以啊。”

  “那时候还说什么择偶标准。”

  “对,对我也记得。”

  “标准有三:一、女,二、年纪不能打过我妈,三、要是觉得前两个太过分了可以商量。”

  “这都找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了。”

  ……

  什么时候交个朋友变成值得炫耀的事情,漂不漂亮成为衡量的值不值当的标准。

  这时候的宇文科憨憨地笑着,却没有以往的那种纯粹的神态了。可能是往上梳的发油沾得太多,可能是去掉的那个雾气镜片也去掉了些什么。

  还有申万跟林乔分手了,异地了半年,申万说林乔长什么样他都快记不清了,看着照片却觉得不熟悉了。

  我不知道这算是彻底地分手了吗?毕竟他们分分合合好几次了。对于别人的感情我不想也没有权利干涉。

  吴钧和白风的是我是刚刚才知道,没有想到,除了我还有他们也喜欢这种表白方式。

  可能如果我们一起活在过去,会是关系很好的街坊邻里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吧。

  我到你家串门,捧着个碗筷四处蹭吃,院子和前庭,我妈、许爸还有吴钧的奶奶,会很好的相处在一起吧。

  可惜上一辈不是我们想象的这个样子,我们能做的就只有在我们这个时代,尽力地我们的生活过成我们想要的样子,把这个社会用力地涂画成我们梦想中的样子,尽管过程中会有许多次想要放弃,许多次的受伤和遇到那么些令人绝望的事情。

  唐沢独自一个人在角落里感怀的时候,有一个身影走进了。

  “还记得我吗?”

  “当然。”

  这是于嘉,唐沢班上的一位同学。

  “你今天,很漂亮。”

  唐沢对于嘉的印象还是在上学时候那个从来不说话,见到什么都躲着的女孩子,就算老师上课点到她的名字起来回答问题,她也只是站起来呆呆地站着,一会老师便让她坐下了。

  “谢谢。”

  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了,只是这样地相处让唐沢觉得很舒服。

  唐沢示意让于嘉在自己边上的椅子上坐下,“你怎么不去跟他们一起玩。”

  唐沢没有想到于嘉会来参加这个聚会,因为之前的聚会不管是哪一场都没有她的到场。

  他也不会想到一个班级里会有很多不同的小分队,甚至相互排挤和相互不待见。

  “我不喜欢玩那个。”

  不远处在玩扭扭乐和围观的同学团成一团,大声地叫喊着,肆意地嬉笑着。

  唐沢不知道这有什么有趣,如果是找个理由进行肢体接触,那勉强能说得过去。

  唐沢这才注意到于嘉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安安静静地还站在他的面前,唐沢也站了起来,仔细地看着似乎从未这么认真看过一个女孩子。

  不一会唐沢笑了,于嘉也跟着笑了。

  “其实……”

  其实开头的话,果然对人很具吸引力,感觉是要告白的前奏,怎么办?我怎么回答才能不伤她的心。“嗯。”

  唐沢认真的听她往下讲,“其实我之前喜欢你。”

  “我知道。”

  “你知道?”

  “没有,我说我知道了。”

  “喔,那你怎么想?”

  “你想知道吗?”

  “嗯。”

  “我当然是很开心啊。”

  “真的吗?”

  “有喜欢的人和有喜欢你的人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更何况,喜欢我的人是个善良的人。”

  “为什么说是善良的人?因为不漂亮吗?”

  “因为我更欣赏善良的人。”

  “那我们算是朋友吗?”

  “当然。我很佩服你,竟然有勇气说出来。”

  “因为我觉得我们以后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

  是这样的吗?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所以每一次的离别都用力地告别,有什么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不要留着给自己徒增遗憾和感伤。

  那我呢?我都没有她有勇气呢?我又说过什么我真正想说的话。

  我会一味地害怕说出来之后会变得不一样的感情,害怕再也会不去从前的样子。

  “可是,如果说了,关系变得复杂了,那又怎么办呢?”

  “没事啊,反正,我从来以为你连认识都不认识我呢。”

  “不至于。”

  是啊,说了又怎么样,永远害怕的,自卑的不过是自己罢了,况且我也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诶,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果然,我还是这么老土,需要别人粗俗的赞扬。

  于嘉笑了说,“因为看见你感觉很开心的样子,你总是在笑,好像什么事情都不那么在意,不在意成绩,不在意吃亏。明明长得很帅却好像不知道的样子,随意地用脸总是摆出令人发笑的样子。”

  “等等,长得很帅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不过,并不是具体的什么眼睛鼻子嘴,而是我真的喜欢我的样子,明知道它有缺陷,可是连那些缺陷我都很喜欢。”

  “就是这样吧,我喜欢这么自信自爱的样子,也是我做不到的样子。”

  “其实你不是喜欢我吧,你只是想要变成我这个样子,你勇敢去成为你想要的样子吧,我会支持你的。”

  “我已经尽力往这里靠喽。”于嘉站了起来,两手提着两边的裙子,轻轻地转了一圈,“你看。”

  “很美。”

  有些时候,我们总是一味地害怕,一味地觉得自己不够美丽,不够优秀,不够完美,穿不了一袭白裙。

  可是,穿白裙又有什么标准呢?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有平等地追求和向往美的权利,勇敢地踏出想要成为的自己,不活在他人的阴影里,正确地看待自己,热爱自己,何尝不是一件重要的事呢?

  我们总是欣赏别人,喜欢别人,却没有更多的时间用来热爱自己,欣赏的别人不过是我们喜欢和想要成为的一个样板,那么借由这个模样,认真地雕刻自己,然后喜欢自己不是更好吗?

  成为一个自由的,自爱的,自信的人,穿上一袭白裙,在曾经那个自己向往的高处轻轻地转上一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