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九十五章
  “喂,宇文科,你知道我在面试的时候遇见谁了吗?”

  “谁啊?”

  “林昕雨。”

  “她跟你面试同一个岗位?!那你没机会了。”

  “不是。”

  “她是面试官啊?那你赶紧跟她套套近乎。她还记得你吗?不对,你们认识吗?”

  “说实话应该是我认识她,我不知道她认不认识我诶。”

  “也是,你面试完结果跟我说,我这有个论文要赶,先这样。”

  ……

  “王林?”

  “啊?嗯。”

  “好巧。”

  “是啊。”

  她,认识我!

  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呢?她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呢?我们甚至没有讲过话,也没有碰过面的。

  而我呢,又是什么时候知道她的。

  开学那天,爸早早地出门上班了,我早就习惯了,反正我也没指望他送我上学,再说,多土啊,被人送上学,又不是几岁的小孩了。

  可是,我却在学校门口见到他了,不是我,车里坐了另外的人。

  我别过头去,等车开走了才进的学校里。跟在他们后面。

  后来我知道那个女生是林昕雨是在运动会的时候。

  原来她就是林昕雨,那个常常在年段红榜上的名字,就在他们总在夸耀她的时候,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有时候老师在我们班说看看隔壁班的昕雨同学又考了学科的第一,我的心里是厌恶和排挤的。

  我甚至看到爸在她下车的时候冲她微笑,回家后我也没心情跟他谈话,只是想着手上有什么动着脑子就可以不用想那么些东西。

  班级接力赛的时候,好巧不巧我是和她一排的,也就是说,我们要比试吗,我有些生气也想逃避,因为我怕输了,我怎么说也是个男生,怎么能输给女生呢,肯定不会的,我那么想道。

  可是她真的很可怕,她的眼里似乎容不下一次的失败,我看不见她有多少能量,只知道她真的拼尽全力。

  我承认,她真的很认真。那一刻,我是尊敬的。

  后来,也没有再看过爸停在学校,有的也只是替我送我忘记的作业。我好像也和他和解了,也渐渐地理解他的工作了。

  喔,突然忘了,是还有一个人从车上下来的。

  不过,可能异性相吸吧,那时候真的没有注意到他,只记得林昕雨柔顺的长发,粉白色的连衣裙和白色的小皮鞋,还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然后我就跟着走了,走到五班门口才回过神来,进了我们班的后门。

  然后那个味道就消失了。看着我们班后排几个大汉,第一组的两个总是流汗不管春夏秋冬,不管有没有上体育课,真是一言难尽,辛苦边上的高个子女排同学了,那边有个缺口,申万一个人坐,老师嫌他太吵了把同桌给调走,还有同样是一个人的每天只会趴着的许亦,不过今天这个趴着的身影好像有点不一样,不过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跟他不熟,就这样,我就失落地走到我第一排的位置了。

  又是我讨厌的数学课,又是抢了体育课的老梗,随便吧,反正我也不喜欢体育课,再说了,体育课上完的话班上的味道和我现在的心情跟试卷一样都像屎一样,看着我旁边的宇文科像是捡到宝的表情,真的不能理解。

  不过也好,他高兴了就能让我瞄个几眼,成绩出来也不至于那么大便。

  交考卷的时候,等等?

  秀逗嘛得,虽然我平时没有说很留心观察我们班的同学,可是,这分明是来了个陌生人啊?

  再看一眼,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呢?

  我赶紧推推宇文科,可是那小子估计是眼睛度数又不够了,说看不清楚。

  他看不清楚就算了,数学老师也不认识?天啊,原来老师对同学这么漠不关心啊?

  他怎么还一放了考卷就冲出去了,肯定有鬼。

  不过,我也不想知道,我显得发慌吗?不如研究一下刚刚那香水是什么牌子的。

  再等一下?我怎么又好像闻到那个香水的味道了?

  马萨卡?我?我被下药了?

  我迷幻了?

  从那时起,我也渐渐地会偷偷看林昕雨,她在干什么,她喜欢什么,她会不会也注意到了我呢?

  就连喜欢的东西都那么不一样啊,如果有等级的划分,那我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够跟她站在一起吧。

  我们会有什么故事吗?或许不会吧,我们本来就像不会相交的平行线,永远都是这样的吧。

  喜欢一个人也好,一件事也罢,重要的是欣赏的心情和向往憧憬的美好,无关是否我现在怎么样。尽管生活在阴沟里也一样可以有希望不是吗?

  热爱这件事从来与实力无关

  爱好这件事向来无需崇拜

  善于批判的人呐,有个令你憧憬向往的角落吗?

  打压别人的人啊,罪恶在你身上不会觉得难受吗?

  有人问我恶语是什么?

  不过是一句不好听的话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吧,不过是一只会吸血的小小蚊子而已,也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那让你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全是一只只的小蚊子,又怎么样呢?

  它们繁衍的速度你能想象吗?它们造成的伤害你能预测吗?

  恐惧呢,害怕呢,失落呢?失望呢?

  我本想着就快要离开了,班级里的事会消停一会儿,我可以变得积极一点儿,更欢乐一些。

  “老师,你快来啊,出事儿了。”

  我很是慌张,我从来没有遇见学生这种样的神情,他们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没想过也会皱眉跟惶恐。

  “怎么啦?”林昕雨也跟着紧张了起来皱着眉头问。

  “我看见杀人了。”学生的脸一下子白了,嘴唇裂开,额头上冒着大颗小颗的汗珠。

  “什么?你说清楚。”没等林昕雨问完,就响起了警笛声。

  全校学生,从窗上探出头来的,直接跑下楼来的,一个个都被呵斥着回去,却没人动作。

  随后救护车也到了,担架上林昕雨看不清楚是哪个学生。

  但她心里却莫名地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