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一百零八章
  月4日

  吴军第二天醒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1号病床多出了一个人。

  还是他先搭讪道,“你怎么?”

  “洗胃。”那人又说,“by  the  way,别叫我喂,我不叫史喂。”

  吴军笑了,“我们该组个团。”

  “你怎么知道,我就叫史团。”那人有些诧异,“刚刚开玩笑的,我叫史团,今天是过来洗胃的。”

  “我叫吴军,没有今天,我在这里会呆上一阵子。”

  “by  the  way,他是唐泽,就一直躺着。”吴军模仿史团刚刚的rap语气。

  “啊?”史团有些没有明白。

  “他是植物人,我从来的那天就没见他醒过。”吴军解释道,“我得了癌症,不过是早期,医生说我还有救。”

  “你真是个有趣的灵魂,很高兴认识你。”史团说道。

  “我是搞笑艺人,或许你当了说唱明星之后我们会有合作。”吴军笑着说。

  “明星的话,我可能得先控制一下我的身材了。”史团拍着自己的肚皮说着,还拍得一响一响地带着节奏。

  “不痛啊?不刚刚洗胃吗?”吴军关心地说着。

  “习惯了。”史团先是平静地说,“我常常来的,每次都是吃太多,没办法,我控制不住暴饮暴食。”

  史团朝着吴军方向怕他没听见大声地说。

  “我们这样会不会吵到中间的人啊?”吴军又学着他的样子回喊道,“山那边的朋友,你们好吗?”

  史团笑了,“吵醒了才好啊,不是怕他不醒吗,吵醒我们就是医学界的奇迹了,红不红就靠这一次了。”

  “你可别进军演艺圈了。”吴军又说,“我怕你抢我饭碗。”

  “说道饭碗。”史团从包里拿出五包薯片、三瓶可乐、一碗泡面、两包辣条、一块面包和一瓶奶茶,“你要吃什么?”问吴军。

  “你不是洗胃吗?带吃的干什么啊?”吴军不解。

  “之前买的,现在吃不了了。”史团把零食带过来给吴军挑选,吴军拿了包薯片。

  史团走过2号病床就在唐泽的桌上放了面包和奶茶。

  好的,明天的早餐有着落了。

  林心语进来没看见史团,“人呢?不会是躲到厕所里吃东西了吧?”

  吴军差点噎住,“人家在吃饭呢,说什么厕所厕所的,多不卫生啊。”

  这么一看,他们几个年纪相仿,都是刚刚毕业出来工作的样子,相处也像是朋友而不是病人和护士医生。偶尔也会打打闹闹,开开玩笑。

  林心语跟他们挺亲近的,除了有时候跟着护士长巡房的时候比较拘谨之外。

  果然,所有人都不喜欢跟长官领导打交道。

  护士长是个腰缠三层肉,发量居多,动作雷厉风行的人女人,护士长叫班岛,你这么爱管人下辈子是要当班主任的。

  “都醒了吧,护士长叫你们起床了。”

  “我们要有个好的身体就要有规律的作息……”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一秒回到上学时候的感觉,有些怀念又有些讨厌。

  回想起昨天的梦,真是令人害怕啊。

  史团过来告别,说要出院了,吴军又是一阵慌张,“别啊,我一个人睡,我害怕啊。”

  “我一定会回来的。”史团潇洒的背影消失在门前。

  又传来一句,“好人一生平安。”

  吴军拉着护士长问道,“我什么时候出院啊?”

  “我什么时候开始治疗啊?”

  “能不能有个人来巡房啊?”

  “医生也行啊,我看那个许医生就不错。”

  “啊?许医生啊,你认识许医生啊?许医生是精神科的,与你无关。”

  “我们会安排就诊和化疗,医院会有具体的通知请配合工作。”

  她们出去后,突然“啪!”的一声门重重地自己关了起来。

  吴军心里咯噔了一下,“再在这里呆着我想我不是前列腺有毛病,我心里都出毛病了。”

  喔,原来是前列腺癌啊,被我偷听到了。

  就在吴军惶恐惴惴不安时,门被推开了,像大中午的阳光全照着推开的人,吴军直直看着,像是朝拜什么圣贤一样炙热的目光。

  许医生回看了一眼,径直地走向唐泽。

  吴军像抓什么救命稻草一样抓着许医生,“医生,你会来巡房吗?”

  “会。”许医生冷冷地回答。

  “那你能睡那边那个床铺吗?”吴军又说。

  许医生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吴军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无理了,“我是说,还是挺滲得慌的,你说他要是打呼,还是便睡觉边放屁,这倒没什么。”吴军故意停了一下,想看看许医生有没有被他的话给逗笑,结果毫无表情,接着说,“他就这么躺着,又安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是不是有点……”

  “病床有病人会住进来,巡房会有固定的人值班,医院有安装监视器,他醒来我会第一时间赶过来。”

  说完帮唐泽掖着被子换了吊瓶就走了。

  不知道是许医生的话还是他的神情,总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很快吴军就没那么焦虑了。

  月5日

  吴军开始做一件事,就是每天醒来叫着唐泽的名字,希望把他叫醒了,这样晚上他就不会害怕了。

  叫着叫着突然觉得,他是不是在装睡啊?

  因为,有时候我也会这样,因为不想面对的事,因为讨厌的人,因为复杂的生活,因为看不见的希望。

  突然,他不想再叫醒他了,或许活着不如沉睡呢。

  定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可怎么也没见到什么人来看望呢,除了林护士就是许医生。看来这小子还真是不招人喜欢啊,怎么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就在吴军一个劲地胡猜的时候有个小孩儿被林心语和爸妈带了进来。

  “妈妈,我不想搬家。”孩子奶声奶气地说着。

  小孩儿是个不到十岁的男孩,圆嘟嘟的脸蛋稚气未脱,白白嫩嫩的样子很是招人疼爱。

  吴军看了立马挥手亲近,孩子爸妈也点头微笑示意。

  “乖,乐乐我们是住进新房子了,以后乐乐就可以到房子附近的中心小学上学了。”妈妈蹲下身来摸着孩子的头,温柔地说。

  “乐乐不想去中心小学,我朋友们都不在那里,”小孩嘟着嘴说着。

  “没事,我们乐乐能在新学校教到新朋友的。”妈妈又说,“新朋友会比之前的朋友要好的。”

  我没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朋友这种感情不是能用来对比的,只是遇见了就是遇见了,不在于时间的长短,不在乎家境的贫寒,不在美丑和距离的。

  从前有等级制度的时候,人们拼了命地抗争,现在却又想把自己跟别人划分开来。

  “先吃饭,反正学是一定要上的,不管你怎么想,妈妈都是为了你好。”

  出现了,这句恐怖的话top1。

  不过,打开盒饭的时候,我还真是想我奶奶了,吴军偷偷地瞄着1号病床。

  有烧鸡,有大虾,有排骨还有地三鲜。

  吴军只得躺着闭着眼睛,任由美味在空气中弥散看来。

  这时候我终于相信唐泽是真的昏迷了,那也好不活受罪,哎。

  同样活受罪的还有我啊,在对面门缝看你们的卡西莫多安。

  “我不吃了。”小孩儿调皮地把筷子摔在地上,“我要玩游戏机。”又在床上翻滚。

  哎,多浪费啊,真不懂事。

  吴军和“档案袋”空前一致的想法。

  “没吃完不准玩游戏。”妈妈大声严厉地教育道,似乎不知道这里还有两个闭着眼睛的人。

  “让他玩会儿吧,都进医院了还这样严格呢。”爸爸终于说话了。

  妈妈瞪了他一眼,“还不都是让你给宠坏的。”

  爸爸一时语塞,小声嘟囔,“我干什么了我。”

  “你不是给他买手机了,还往上面绑卡了,能耐啊你,挣钱挣多了是吧。”妈妈厉声道。

  “那,他说他们班同学都有的,不能让孩子输人家啊,人家有的我们也得有啊。”爸爸解释道。

  “那是要看什么方面,有这些钱让他多学点才艺不好吗。”妈妈辩解。

  “你看你让他学的足球,还有游泳。他压根儿就不会,这不还搞到医院里来了。”爸爸反驳道。

  “那是你没用,你怎么也不会呢,不会好好教儿子啊,现在男孩子不会打个篮球,踢个足球什么的,以后怎么办呀。”妈妈气不打一处来地说。

  “该怎么办怎么办呗。”爸爸最后的坚持。

  妈妈又瞪了一眼,爸爸就也没再说话了。

  等到孩子爸妈出去办理手续的时候,吴军坐了起来,跟小孩儿聊天。

  “乐乐,你怎么上医院来了?”吴军一脸关系的样子。

  “我妈妈不让我和陌生人说话。”乐乐拒绝沟通。

  “喔,这样啊。”吴军一边假装无奈地说,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盒拼图游戏。“我这儿有盒变形金刚的拼图,不知道谁会啊?”吴军故意拉长声音。

  “我会!”小孩儿立刻眼里放着光,举手说道。

  “你要跟我一起玩吗?”吴军问道。

  小孩儿点点头。

  “可是我妈妈不让我跟陌生人一起玩的。”吴军摊摊手,做出一脸欠揍的样子。

  回击成功后吴军沾沾自喜,我觉得,真是幼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