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一百一十章
  月8日

  许医生竟然昨天一整天都没有来诶,看我都饿得消瘦了。

  宕安看看镜子,白眼仁黄黄的,分散着一些红血丝,眼皮已经变成三层,本来足不出户的应该嫩白的皮肤也像是放了很久没用的白色蜡烛,再看看颧骨,同样是颧骨为什么你这么突出。

  双颊凹陷都不能说是酒窝了,是坑吧。虽然没有肉但是骨架摆在那里也不能看出脸小,就真的是能够透过他的皮囊看到只有骨头会是什么样子。

  一层皮裹着,嘴唇是暗紫色,应该没有人要求色号吧,在这里就不分享了,大概就是熟到烂的葡萄的颜色。

  许医生走入我视野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他的憔悴,像极了我以前病怏怏的样子,打个不正确的比方,他是东施我是效颦。喔,不是啦,是我东施效颦了。

  原来医生也会生病啊。

  这不废话吗?你这句等同于原来帅哥也会放屁啊。

  看许医生刚从杨主任的办公室走了出来,看来还是少不了一阵折磨啊。

  杨主任:俗称养猪人,原因是有一次护士们集体闲暇唠嗑的时候说如果没有来这里当护士会干什么,各自说完各自的,还嫌不够推测别人的,于是就有了这个养猪人的称号。

  不过让我挺心寒的是,他们竟然没有讨论到我,自以为我是风口浪尖的顶流人物呢,好在他们也没有谈论到许医生,所以我就平衡了。

  因为像我们这种隐士是不容易被人知道我们内心的真实想法的。

  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情绪有什么变化,但是就是穿个白大褂手插兜里走路还是带风。

  身高,我倆差不多,体重目测也没多大差别,我还比他幽默,怎么莫名觉得……

  他站在我左侧就像隔着银河……

  啊喂,谁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放歌啊,顺走了我机灵的小脑袋瓜子。

  许医生走进203室,沈万看了一眼不是林心语就又继续闭上眼睛了,许医生前脚一踏进来,林心语后脚就跟了进来。沈万像感知到什么似的又猛地睁开了眼睛。

  “心语啊,我的检查报告怎么样,我的身体健康吗?还需要做什么检查吗?嗯?嗯嗯?”沈万几近谄媚地问。

  “报告没什么问题,下午你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林心语看着病例单平静地说。

  “啊?没事吗?骇,我这个身体还真是强壮啊。”说着沈万不由地用左手把右肘的衣服撩开,右手臂呈直角不费力地就鼓出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自己看着还满意地拍了拍然后抬眼上看林心语,林心语早就把目光从沈万身上收回来了,自然也就没有看到他的这一番操作。

  林心语直勾勾地望着许医生问道,“唐泽还是没有醒来吗?”

  虽然我觉得这话问得一点必要也没有,但是可能是听到醒这个字吧,旁边3号床的吴军倒是醒来了。

  许医生检查唐泽的眼睛,“嗯。”语气里似乎透露着一丝情感。

  吴军一睁眼就看到什么肉色的凸起的半圆,着实吓了一跳,在乍一看发现是沈万之后便说,“你干什么一大早搞这么些玩意儿,一天天的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

  我在想如果现在唐泽醒了,他眼睛要看向吴军才能避免跟任何一个人有目光的交叠吧。

  在给唐泽和吴军换上新的吊瓶后,林心语又跟着许医生的脚步出去了。

  “诶,你说我跟这个医生差哪儿啦?”沈万拿着一个随身携带的方形小镜子变摸着自己这两天新长出来的胡渣边问道。

  吴军喝了一口水不小心呛到了一口,“你问我啊?”

  “慢慢喝,不要紧张。”沈万看了一眼吴军,“不就点你名而已嘛。”调戏地说。

  吴军把水咽了下去,有条不紊地说道,“磁铁你玩过吧。”

  “玩过啊。”沈万还是没放下手里的镜子又侧着脸照照。

  “两极你知道吧。”吴军认真地说。

  “什么意思啊?我只知道一边会吸在一起,一边好像吸不到一起。”沈万回答。

  “这样说吧,这个磁铁呢,有一极叫正极也就是+,另外一极呢是负极也就是-,许医生就是那个+,你呢就是那个-。”吴军煞有其事地解释道。

  “你是说我们两个相互可以吸引?”沈万放下镜子大大的脑袋上面挂着大大的问号。

  “当然不是,我只是说你们一个天一个地。”吴军连忙反驳。

  “那你说林心语是什么呀,正还是负啊?她长那么正肯定是正喽。”沈万自言自语道。

  “她是负吧。”吴军小声说着。

  “为什么呀?”可是还是被沈万给听去了。

  “嗯……正是阳,负是阴,男为阳,女为阴,所以她是负。”吴军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文化也震惊到了,不由感慨,不愧是靠嘴吃饭的啊,喔,瞧瞧我这聪明的脑袋瓜子。

  沈万被绕得一愣一愣的,想说哪里好像不太对劲吧,又想不起来,只得说,“可是,我觉得女生们看我跟许医生的反应都是差不多的啊。”

  “拜托,大哥,害羞和害怕差一个字就差很多好吗。”吴军一语道破。

  门口怎么好像有个人鬼鬼祟祟的的,这么点大,像是个小孩儿。

  我还没起身要去吓吓他呢,许医生就来了。

  只见他蹲下来温柔对小孩儿说道,“你是哪间房找不到路的孩子啊,嗯?”

  小孩儿眼睛大大的圆溜溜地眨巴眨吧,半晌没有说话。

  “我们让护士姐姐带你回去好吗?”说着笑着摸了他的头站起身来牵着他的手。

  小孩儿另外一只手拉了拉他的衣角,在路过203室的时候指了指。

  “这间已经满员了喔。”

  我第一次听见许医生用这么哄孩子的语气说话,倒不是接受不住,而是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面,如果当时他念的是儿科,应该也是个经常笑着的大哥哥吧。

  小孩儿似乎有什么话说背着手,许医生俯下身子去听,听完笑着摇了摇头。

  小孩儿似乎着急了,认真地说,“是真的,我朋友告诉我的,这里有……”

  突然许医生轻轻把孩子的嘴用手盖着,把他的话和声音紧紧地握着,过道里又是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他说,“在医院要安静喔。”说完就带着小孩儿离开。

  “我乖,我安静可以吃冰淇淋吗?”小孩儿又问。

  “不是冬天吗?吃冰淇淋会拉肚子的。”许医生又像平常的语气说着。

  “我想吃冰淇淋,我不怕拉肚子。”小孩儿拽了拽许医生的白大褂的口袋。

  许医生又蹲了下来,在他头上十厘米的地方比划道,“等你长到这么高了就可以在冬天吃冰淇淋了。”

  我没想到这么老土的骗人的话也能从许医生那里听到,不过,他还真的是适合当哥哥呢,以后也会是个温柔的好爸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