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二十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 > 第一百二十章
  月21日

  我早上醒来,发现我床边的炕上放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面。

  是碗长寿面,因为面很长,我忍不住马上夹了一口却怎么也吸不完,还有油菜和煎蛋。

  看起来像是生日的阵仗。

  边上一张白色纸上写着一行小字,“就今天吧,生日快乐。”

  谁说医生的字丑的,反正我是没见过其他医生的字,我们许医生是货真价实的字如其人,俊秀而又刚直。

  生日,今天吗?

  我欣慰地笑了笑,没想到我随口的一句话他这么上心。

  昨晚,灯熄了几分钟里,我们看着窗外,正有人放着烟花,这时候人们最喜爱的热闹不过是黑夜里划破长空的一道道色彩和声响。

  红色黄色绿色的光在漫漫黑夜里缓缓绽放,延伸,似乎无尽也无穷,这么一瞬间你可以忘记身上背着的疼痛,忘记你曾是孤身一人,忘记你会面对到的烦恼,你的厌恶,你的伤悲。

  几乎所有的工作者包括病人们,都守在各自的窗前,看着那一点点延伸开来的色彩,心情也跟着灿烂起来。

  “什么事呢?什么事值得这么放烟火。”一点一点的微光底下有小小的声音不知从何传来。

  “生日吧,可能。”有人说。

  “不会太铺张浪费了吗?”那人又说,“这得多花钱啊,一会儿就都没有了,什么都没剩下。”

  “有的人是不在意这么点钱的,我们拿来救命的,他们就是放放而已,几秒钟的事。”那人有些轻笑。

  我看见许医生似乎有所思地低下了头,不久,他抬头问,“什么时候,你生日?”

  “我不知道。”我平淡地说,“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我有意识就在这个医院里了,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我自己报的。”我想转移着悲伤的氛围,“欸,我还比你早来这医院呢,我算是元老。”

  许医生也笑了,“你比谁都早来,也常在。”

  如果有分角色卡,我应该是守墓人的角色,像个老者,不过我真的不老,年轻得很呢。

  “想过吗?”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说。

  “什么?生日吗?”我有些开玩笑起来,“你要给我放烟火啊?”

  “烧钱嘛,那不是。”他也有些玩笑。

  “没想到我们许医生这么现实,一点儿都不浪漫。”我笑着摇摇头。

  “有这点钱做点什么不好,有钱的人多的是,烟火这种东西谁放不都一样,反正能看到就好了。”许医生一本正经地说。

  倒是很有道理,我竟然想不出什么来反驳。只有笑笑。

  “生日,有什么好过的呀,人生都这么困难了,能有平静的日子就该知足了还想什么享受和庆祝啊。”我有些黯淡的言论。

  许医生突然激动起来,“可,不就是因为有了这些特别的,向往的时候才在每一个想要放弃的平凡日子里坚持下来的吗?”他又说,“如果连一天期盼都没有的话,那么绝望的最后还能否想到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人们不是也是因为这样才会有一个个庆祝的日子,一天天想要的期盼,像是春节,每个人都在最后的最后,不管在外面经历了什么苦楚和困难,只要那一天,那一天拼了命地也想要回家见到思念的人啊!”许医生突然感伤地说着。

  我听得更是伤感,偏偏我没有思念的人呢。

  偏偏,我没有呢。

  从前,我不知道我一直这么赖活着干什么,就是觉得身体哪哪都疼,疼的时候尽全力地忍着,再忍忍,忍过了就觉得我该好好珍惜不疼的时候,因为不疼的时候好舒服,就是静静地躺着,晒着太阳,吹着风,饿了就吃,困了就睡。

  我从没想过除此之外我还要有什么期盼,那是健康人的诟病,奢望吧,对于我来说。

  人们总是不知道满足的,可我知道,简单惬意就好了,我不能想要的太多,否则失去的时候我会十分痛苦的。

  我多想跟他说说我的想法,可是,算了吧,他不会明白的,他也不会止步于我这没有追求的日子的。

  这时候我感到我们的一点差距,就是他希望我更多的想法,能有更多的爱好和寄托。

  可是他不明白,我连活着一天都是奢望了,还要那些做什么。

  我吃着这面,努力地忍着眼泪。

  我不想自己从前的想法有什么改变,当我沉浸在这原本不属于我的多余的幸福里,有一天它从我生命再抽离出去的时候,我该会有多不舍。

  我想平静自己的内心,没有想法地吃完这碗面而已,不要期待,明年,或许,我根本就没有明年吧。

  吃完的我洗了碗,躺在床上,我果然还是有想法了,有期盼了,我努力遏制自己这些想法再度蔓延。

  我越来越过分了,我想,我想有个家了,有个成天陪在身边的人,说说话,吃吃饭都不是一个人,平静地偶尔过过生日,做个面,加个蛋。

  如果有个孩子,在那儿牙牙学语,在那儿蹒跚走路,在那儿笑着哭着闹着。

  我可以抱着感受他的温度,亲亲他的脸颊,抹掉他的眼泪,轻声地说句,“我爱你。”

  ……

  我竟然流泪了,这不争气的泪腺,我怎么就没拿它卖给医院呢。

  我知道那是痴心妄想,但就只是想想也能让我这么动情。

  就连我都是这样,那谁不希望有个家呢。

  我突然想起护士长,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想到她,可是,尽管是这样,我还是很难想象我和她过日子的样子啊。

  算了,以后再说吧。

  然而我又有什么资格说以后呢。

  偶尔,我也会想想许医生的以后,替他想想,我就觉得很美好了,那些我希望的,我可能做不到的,感受不了的美好情感,体验不到的美丽人生,希望,希望他能够过上。

  一生一世一双人,或许还有一猫一狗,青青的草地白色的篱笆,几个孩子,偶尔玩闹,有时情深。朝朝暮暮都在欢笑里,平平淡淡尽是人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