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访客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访客

  这一天晚上,在埃德照例对着冰龙的耳朵叽里咕噜完了这一天的种种烦恼和收获之后,巴弗洛·奎因找到了他。

  圣骑士气势汹汹,眼睛亮得吓人,大步向他走过来的时候像一条饿红了眼的巨狼,高大的身材衬得埃德像泰丝一样娇小,让他忍不住微微踮起脚来。

  他跟这位圣骑士就没打过什么交道,也实在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了他,但至少气势不能输!

  “兰登·列奥纳。”圣骑士当头砸下这个名字,目光灼灼,“救了你的圣灵,真的是兰登·列奥纳?!”

  他离得太近,近到埃德觉得他激动的口水都落在了他的头上,却也不好露出什么嫌弃的样子。

  “我想应该是,”他回答,“那个……恶魔领主,是这样叫他的。”

  圣骑士双手握拳,仰头大吼了一声。

  他头发已经花白,脸上的皱纹里夹着斑驳的伤痕,这一刻过于兴奋的表情近乎狰狞,却显出少年般的单纯与热烈。

  埃德的嘴角翘了翘,又赶紧压下去。

  圣骑士不由分说地抓着他,追问所有的细节——那位传说中的圣骑士长什么样,如何出现,如何战斗……如何消失。

  埃德其实不知道那圣灵最后的爆发是否会伤及自身。他犹豫片刻,如实告诉了圣骑士。

  但圣骑士并不在意。

  “他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他说,“而英灵永存。”

  埃德怔了怔,下意识地重复:“是的……英灵永存。”

  他送了圣骑士一件礼物——从他的衣服里抖出来的一点碎裂的剑刃。那柄剑,应该是与兰登·列奥纳有什么关系的。

  圣骑士欣喜若狂,拍他肩膀的力道大得能把他砸进土里。

  “如果那个老头子有什么不肯听你的,”他拍拍自己的胸口,“来找我!”

  以这种方式得到了神殿中地位仅在肖恩之下的圣骑士的认可,埃德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点头表示感谢。

  没过多久,他的天真就遭到了艾伦无情的嘲笑。

  “他说了‘来找我’,可没跟你保证他就一定会听你的。”老人说,“别以为他看起来连脑子里都长着肌肉,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迷恋着传说里的英雄,就以为他头脑简单……他骗起人来不会比尼亚差多少。”

  老人最近对着他原本就没什么好脸色,这会儿提起了尼亚,哪怕是他自己提起来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糟糕,阴沉地瞪着埃德,仿佛一切都是他的错。

  他来找他是为了警告他——他得暂时离开,回斯顿布奇一趟,而在他看不见的时候,埃德如果敢做什么不该做的事……

  “您是说,向娜里亚求婚……之类吗?”埃德抖抖索索,又勇敢无比地问出了口。

  艾伦眼睛里像是能扑出两条恶龙,把他撕成两半吞个干净。

  “那当然是在您的祝福之下才会进行。”埃德硬着头皮继续,“如果您愿意给我一些建议,那就再好不过了。”

  艾伦被他的厚脸皮气笑了。

  “等我回来。”他说。

  这是十足十的威胁。

  .

  埃德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见无数次失败的求婚,第二天还是得振作精神,提着泰瑞返回独角兽号。

  他得把小法师还回去。伯特伦之前来过一次,那幽怨的眼神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他们受到了热情的欢迎,合作也谈得极其顺利。伯特伦需要钱——他得要大把的钱才能完成独角兽号的改造,但他其实并没有做生意的兴趣,也实在没有那个精力。如果能坐着收钱,又何乐而不为?何况,与大法师塔和各个神殿合作,他所面对的压力和危险也要小上很多。这两个强大的合作伙伴,足以震慑某些过于贪婪的家伙。

  他毫不犹豫地给了斯托贝尔一堆的图纸去复制,甚至愿意在大法师塔需要的时候借出扭扭。扭扭矜持地表示了一下“我很忙的”,但他发光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兴奋。

  “我的老师对机械也有所研究。”斯托贝尔给了他很好的理由,“他制造过一种……工具,不需要任何魔法,就能展示出日月星辰在未来或过去某一刻的位置。”

  那东西其实并不复杂,能测算出的东西也有限,但毕竟出自塑石者桑托之手。

  扭扭立刻就放下了矜持,表示他什么时候都可以前往大法师塔。

  伯特伦并不介意,甚至把泰瑞也一块儿借了出去。独角兽号的改造其实陷入了瓶颈,把这两个家伙扔出去开开眼界,说不定还能有所收获。而一定会归心似箭的泰瑞,也能让一旦沉迷于什么东西就会完全忘掉时间的扭扭不至于在大法师塔待得太久。

  他的确是个大方的人,但当然得先保证自己的利益。

  无论有没有看出他的打算,斯托贝尔都对他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对于这一场友好的合作,只有跟着一起跑回船上泰丝表示了不满。

  “那我的……魔像怎么办?”她问。

  魔像的进展其实比独角兽号的改造要顺利得多。虽然蒙德或许会不太高兴,但听从伊卡伯德的建议,从最简单的构造和功能开始之后,至少现在的魔像已经能稳稳地从船头走到船尾。

  “我们不会去太久的。”泰瑞说,“也许还能有些新的主意。”

  他的心情其实有点复杂。他很想去看看大法师塔……看看它与自己记忆中的学校有多少不同,可又担心自己忍不出露出太多的馅儿来——他原本就已经是个破了皮儿的馅饼啦!

  埃德其实也有点担心,但这种事,只能靠泰瑞自己去控制和选择。

  至于魔像,不是还有他嘛!他甚至可以拿些图纸去给罗穆安·韦斯特,看看疯法师能有怎样的别出心裁。

  .

  斯托贝尔就住在水神神殿,离开独角兽号后他们一起走回去。积雪已经化尽,阳光照着干干净净的石板路和石缝间的枯草,萧瑟与寂静之中孕育着不灭的生机。

  他们谈起地狱之门,也谈起它的创造者。斯托贝尔对那位曾经用另一张面孔堂而皇之地在大法师塔待了好几年的女法师有些好奇,也对她训练那些私语者的方法很感兴趣。埃德很愿意为他引见,却又暂时不大想面对白鸦。

  伊斯还没有醒。虽然白鸦跟伊斯实在也没有什么关系,埃德却莫名地有点心虚。

  就像是,他幸运地拥有了对方所觊觎的珍宝,却没能好好保护它。

  那女法师说过他只会给伊斯带来灾难……虽然他一点也不想承认那是真的,可伊斯每一次倒霉,似乎都跟他有关。

  他正想着该如何找一个可以出口的理由,却在阳光之下,看见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从另一条路上走了过来。

  “……娜里亚!”他脱口叫道。

  黑发的女孩儿瞥了他一眼就移开视线,一脸“怎么又遇到你”的嫌弃。

  “艾伦叫我来帮个忙。”她没等埃德开口就回答了他的问题,向斯托贝尔点头行礼。

  斯托贝尔微笑着回礼,体贴地给了他们一点独处的时间,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先行离去。

  埃德蹭过去,也不说什么,就是傻乎乎地笑。

  娜里亚理也不理他地往前走,走出几步又回头质问:“你又跟艾伦说什么啦!”

  “也没什么呀,”埃德趁机抱怨,“只是想要在他的祝福之下向你求婚而已。”

  娜里亚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的胆子倒真是越来越大了呢。”

  埃德嘿嘿地笑着,越发大胆地拉住她的手:“所以,艾伦在哪儿?”

  “洛克堡。”娜里亚回答,“大概又是为了老昆茨吧。”

  逃出洛克堡的夏雷尔·昆茨到底又被“请”了回去。他的老朋友们都觉得,在谁也看不住他的情况下,让巴尔克代劳,倒也能让大家都省点心。

  埃德没有多问。难得的一点时光,怎么能浪费在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老头儿身上!

  他原本该去神殿,但醒来之后他还没见过巴尔克大人呢,去拜访一下也很是应该。

  艾伦应该正等着娜里亚,但埃德把她拉进三重塔时她也没有拒绝。

  高塔之中温暖而静谧,柔和的光不知从何处而来,如果不是周围立了一圈卡萨格兰德一世的雕像,一脸阴鸷地瞪着他们,这也算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娜里亚背着手周围看了一圈,微笑着回头:“能不能告诉我,我是从哪里开始露馅儿的呢?为了不至于‘连人的味道都没有’,我还特意亲手烤了一炉草莓馅儿的小甜饼呢。”

  埃德一直紧握着她,直到进入三重塔才放开的那只手,力气大得可一点也不像是拉着自己的心上人。

  “她的手很暖。”埃德的脸上已经没有半点能让人轻易放下戒心的傻笑,“天再冷都很暖。”

  事实上,娜里亚的手上还有一层薄茧,可没有他刚才握住的那只手那么柔软。

  “可你并不在乎这个吧?”他说,“你也并没有很用心来伪装嘛。”

  “是嘛?”“娜里亚”并不否认,反而笑眯眯地凑近他,“你猜我是谁?”

  如果她没这么问,埃德会怀疑是莉迪亚或者白鸦,但加上之前那一句“连人的味道都没有”……

  “曼妮莎。”他说。

  “不是这座塔告诉你的吧?”“娜里亚”怀疑地挑眉,似乎不相信他能猜得这么准。

  埃德懒得回答这个问题。

  身材高挑的黑发女孩儿一点点缩小,缩成个比泰丝还要矮上半个头,有着健康的褐色肌肤和结实肌肉的女孩儿,也有一头浓密的黑发,一双黑眼睛温润明亮,有着孩童般的天真——与她一身贴身的火红长裙衬出的好身材极其违和的天真。

  “这的确不是我真实的模样。”迎着埃德的视线,她承认,“可这地方也根本容不下我真实的模样。”

  埃德不由自主地抬头看了一眼。塔底空间极大也够高,甚至能容得下他跟一条龙在这里打架……却容不下一个恶魔吗?

  他所见过的恶魔,即使是在黑岩所见的最大的那一个,都没有大到这种地步的。

  “你知道巨人有多大吧?”曼妮莎向他比划了一下,“我差不多就有那么大。毕竟,我们差不多是照着巨人创造出来的呢,而我……我们的创造者,最喜欢的就是做出跟他的同伴们相似,又不同的东西。”

  她说这话时带着满脸的笑容,埃德却感觉到一阵寒意,仿佛从光滑的地面渗进他脚心,又一点点流遍全身。

  “创造者。”他生硬地开口,“你是说列乌斯。”

  “列乌斯。”曼妮莎轻声重复,“这算是他所有的名字里不那么令人厌恶的一个了——说起来,你可真的激怒了他呢……我可怜的小尼亚也不知会受到怎样的折磨。”

  埃德的心颤了颤。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虽然尼亚把他从般多亚带走,应该是得到了列乌斯的允许,在那之后,也只是给了他一些警告,并没有给他什么实际的帮助……不,或许有,只是他不知道。

  即使真的没有,“迁怒”也是不需要理由的。

  曼妮莎看着他的神情,摇头叹气:“那个狡猾又自私的小东西到底是用了什么魔法,让你们对他如此宽容?对他自己没有好处的事,他才不会做呢。”

  “是你告诉我他会受到折磨,”埃德直视着她眼中已经蔓延开来的黑暗,“然后你又想让我觉得他别有用心,根本不值得我们为他担忧……你到底想要我相信什么?”

  “我也不知道呀。”曼妮莎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是个恶魔,喜怒无常,捉摸不定,说什么做什么不需要任何理由,不是吗?”

  埃德憋住一口气,保持着冷静:“所以你是在告诉我,并不需要再浪费时间多听你说什么,只需要困住你,或者彻底解决你就好了吗?”

  “‘解决我’。”曼妮莎指着自己的鼻子,忍不住笑起来,越笑越大声。

  埃德平静地看着她,直到她自己停下来。

  “你们,”他开口,“即使在这个世界被碾成碎片,也能在地狱重生,是因为列乌斯吧?如果我告诉你,我能看得见你与之相连的那条线,你觉得……我能不能切断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