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之极限奇兵 > 【2284】一晃五年(21)

【2284】一晃五年(21)

  “哎呀,斯波拉大人啊,这里太好,太好了~~”马孝全一边不要脸的拍着身边一个小娘的屁股,一边冲斯波拉挤眉弄眼道,“早知道我就多带些金珠来了,你也真是的......太不地道了......”

  斯波拉哈哈一笑,道:“如果你喜欢,我给你另外再安排两个。”

  马孝全来者不拒,哈哈一笑从腰间的钱袋子里掏出一把金珠:“两个怎么能够啊,哈哈......”

  斯波拉眼皮狠狠的跳了两下,心道就算你不是奸细,你这么玩,迟早被女人榨干身子。

  斯波拉拍了两下手,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斯波拉冷冷的吩咐道:“榨干他,然后想办法掏出他的真实目的。”

  女子轻轻的嗯了一声。

  ......

  斯波拉将马孝全领入一间上房内,备好了酒菜,先让马孝全痛快的领着一众小娘玩够了十八摸的游戏后,才将他安顿的小娘唤了出来。

  马孝全本来不乐意斯波拉这样的安排,因为如此一来,他就不好接下来的探查了,得,只能静观其变了。

  只是当看到那小娘的模样时,马孝全惊得差点叫出声来。

  这小娘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废弃村落中约定分开的胜利十一人的队员之一——胧月。

  斯波拉以为马孝全惊叹胧月的容貌,笑着将胧月推到马孝全的面前:“怎么,张老板心动了吧,这可是我们最近弄来的最好的女子,今儿就便宜你了,嗯,月姑娘啊,好好的待张老板啊。”

  胧月微微一笑,既没有谄媚之色,也没有拒绝之意,但也恰恰是她这番举止,惹得一旁的斯波拉都不由得抽了两下嘴角,满眼的羡慕之色。

  胧月并没有看出是马孝全,她也看不出。

  马孝全搓着手,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如果今晚不能做点什么,恐怕瞒不了斯波拉,可胧月是他的队员啊,如果是别的女子还好,逢场作戏,各取所取,但胧月,不行,不能啊。

  斯波拉看着马孝全拘谨的样子,笑着道:“怎么,张老板看不上吗?还是不敢?”

  马孝全回过神来,一把将胧月揽入怀中,伸手探入她的衣襟内,道:“有什么不敢的。”

  其实马孝全什么也没有做,他入衣襟的手,其实是握着拳的,胧月感受到了异样,但没有立刻说破,因为她有任务,她必须要将这个叫张洪涛的男人探清楚。

  见马孝全轻车熟路,斯波拉也没有废话,他哈哈一笑,退出上房门,关门的那一瞬,他口中喃喃的说了句:“真是便宜你了。”

  ......

  斯波拉是和胧月有过肌肤之亲的,不过自那次以后,斯波拉就倒霉的好一阵子,似乎自己的气运丢了,但他又特别的怀念和胧月的那事儿,只是波兰大人下了命令,胧月以后是他的专属玩物,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安排胧月。

  斯波拉略感遗憾,心道波兰大人真是下了血本,不过想想胧月这样的女人,不过就是个玩物罢了,那天波兰大人玩腻了,将她丢给自己,自己照样能继续好好的玩玩。

  ......

  上房内,马孝全将胧月松开,有些尴尬的冲她微微一笑。

  胧月并没有和马孝全废话,她缓缓的伸出手,开始宽衣解带。

  马孝全吓了一跳,连忙一把按住胧月。

  胧月有些诧异的望着马孝全,心中暗道难道这个男人看出什么了?

  没等胧月反应,马孝全一把将胧月抱住,伏在她耳边轻声道:“破落村庄,我们的约定......”

  胧月娇躯微微一震,随即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马孝全担心胧月的哽咽声露馅,连忙将她拉到床榻上,放下床帘,马孝全小声道:“胧月,你这是做什么?”

  胧月看着马孝全,抿着嘴摇了摇头。

  “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做这个?”马孝全不甘心的又问。

  胧月又是摇摇头,没说话。

  “你,你别做这种事情了,明儿我会和斯波拉说,我把你带走。”

  胧月愣了一下,一把将马孝全扑倒在床,没等马孝全再开口,她用朱唇堵住了马孝全的嘴唇。

  马孝全惊恐无比,哪里敢享受,可是胧月的热情,他一个男人又无法阻挡。

  良久,两人分开。

  马孝全十分尴尬的想起身,胧月却伏在他耳边道:“门外十几只耳朵听着里面的动向,今天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你蒙混不过去,队长,我不知道你来这里是什么目的,但是请你相信我......”

  “可是,胧月,我们,我们不能啊......”马孝全有些无奈。

  “我知道,你心里的女人不可能是我,但当时婷公主说过,我们抛弃自己的家庭跟你到此,就是因为我们都爱你,队长,是你,我心甘情愿。”

  “我......”马孝全想在争辩,但他释放出重力场后,的确感应到了上房门外有不少人偷听。

  “胧月,这些日子,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胧月苦涩的一笑,轻轻的吻住了马孝全。

  这一夜,马孝全是梦幻的,因为他从来不曾想过对自己的队员下手,也从来不曾想过在这里这种场景下遇到胧月,他很想知道大家分开以后,大家都发生了什么事儿,尤其是胧月,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冲破云霄的感觉很快就替代了心中的杂念。

  ......

  等马孝全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空无一人,斯波拉站在床榻前,看着马孝全,一脸奸笑。

  马孝全下意识的摸了摸,发现自己身上光溜溜的。

  “斯波拉大人,您这是唱那出?”马孝全警觉起来,重力场隐隐的散开。

  斯波拉嘿嘿一笑,道:“张老板,怎么样,那女人的味道如何啊?”

  马孝全一听,头皮一阵发麻,他无法形容,但是他清楚的记得和胧月发生的一切事情。

  愧疚,无奈,但是却无法开口表述。

  “恭喜你,你过关了~”斯波拉将马孝全的衣裤丢给了他。

  “过关,什么过关?”马孝全不明就里道。

  “没什么,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张老板不必介怀。”

  马孝全知道自己不能再追问下去,否则会引起对方怀疑,他突然哈哈一笑,假装自己刚才也是装模作样。

  斯波拉见状,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马孝全一边穿着衣裤一边道:“我不管,斯波拉大人,你今儿必须再给我找两个,我还没玩够。”

  斯波拉眼皮跳了一下,心道你这家伙还真是强,昨晚那一夜,你今天还要,你就不怕精尽而亡吗?

  心中对马孝全又是鄙夷又是羡慕,嘴巴上斯波拉却也做出了安排。

  其实马孝全心中也暗暗叫苦,早上醒来的时候他明显觉得自己两腰空空,但为了不让斯波拉怀疑,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

  第三天,物资和兵器运送到了钱族乌鲁拉部。

  马孝全顶着一对黑眼圈和斯波拉做完了交易,提着手中的钱袋子时,总觉得这钱袋子重的厉害。

  “哟,张老板,你这有点飘啊?”斯波拉看着马孝全脚下一深一浅,调笑起来。

  马孝全也是暗暗叫苦,虽然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没少逢场作戏,但那都是点到为止,今儿可好,连续两天真枪实弹,搞得他心力憔悴。

  “嘿嘿~~”马孝全揉了揉腰,苦笑了两声。

  就在这时,几个侍卫突然押着一个女人从他身边路过,女人被蒙着红头纱,但是女人身上散发的香气,让马孝全迅速就判断出了是谁。

  “海达大人?”马孝全试探的喊了一声。

  女人顿了一下,似乎要准备说些什么,但是身旁的护卫哗啦一声抖了一下腰间的佩刀,她便又低下了头。

  马孝全问斯波拉:“这位是海达大人吗?”

  斯波拉也没有隐瞒:“是的,海达大人身体抱恙,脸上起了疹子,乌尔善少爷心疼她,就让她蒙着红纱,现在正要去医治。”

  “哦~”马孝全眼角余光快速扫视了一遍海达身边的几个护卫,“那没事儿了,我生意也做完了,我就准备走了。”

  斯波拉点了点头,向马孝全伸出手:“张老板,如果还有货,别忘了我们再次做生意。”

  “一定一定!”

  目送着海达离开,马孝全也没再多逗留,他快速的离开乌鲁拉分部,朝黄族方向进发。

  一个时辰后,探马回报,告知斯波拉,张洪涛朝黄族去了。

  斯波拉长长的呼了口气,道:“那就没问题了,哼哼~~~”

  ......

  距离黄族都部三十里外,是影族进攻部队的营寨群。

  因为缺少物资和兵器,加上最近几场战役的不顺,影族内部已经有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尽管婷公主白天他们尽力的压着,但如果接下来的战斗再不胜,那影族有可能真就从内部瓦解了。

  黄族方面,得到了一批物资和兵器,加上他们的是本地作战,粮饷也足够充足,因此他们耗得起。

  黄族也似乎并不主动应战,而是一拖再拖,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耗死影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