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一章 报复
  丛欣一到单位,就被同事告知,老板找她。

  “这么早找我,什么事啊?”丛欣随口问了句。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那人答的很不自然。

  丛欣一开始没在意,听声音不对才打量,发现那人表情很不自然,还有周遭其他同事,看向她的目光透着惋惜和同情,等她看过去,那些人赶忙移开视线,装作很忙碌的样子。

  看来老板找她不是好事了,心里犯嘀咕,难道是有什么工作没完成?可琢磨来琢磨去也没找到,老板交代她的那篇文章,虽然她很不想写,但为了饭碗,她还是写了交给他了啊?

  放下包包,她去了老板办公室,敲门,“老板,您找我?”

  “恩。”老板抬头看了她一眼,“坐。”

  一脸严肃,丛欣只得在他对面小心翼翼坐了下来。

  刚坐下没多久,就被丢过来一本杂志,“看看你写的都是些什么,宋大明星之所以有现在的成就,全是因为背后有强大的背景?以他的能力还需要背景吗?就是碰瓷你也要碰的靠谱些吧,这完全就是瞎编乱造吗?”

  丛欣傻眼了,愣了好大一会儿,才想起来开口,“老板,这可是你让我写的,我说不太好,宋景行毕竟如日中天,不好得罪,是你说的,不如日中天,还不写他呢,否则谁来买我们的杂志,现如今你却这么说?”

  “我让你写的?我什么时候让你写的?我不过是建议你可以写写他,我也没让你这么写……”

  “老板,当时办公室里可不止我一个人?”丛欣满心怒火,可语气还是保持恭敬,尽量委婉提醒。

  当时她就强烈提出过,别的明星也就罢了,宋景行不行,不是他们小杂志社能得罪的起的,是他非要蹭热度的。

  丛欣就说写点无关痛痒的,是他又说没新意,读者只会说他们炒冷饭,还要求要写就写点有新意的,比如背景之类的,容易抓人眼球。

  丛欣一开始不干,是他威逼外加利诱,她无可奈何才屈从的,怎么到最后全推到她身上来了呢?

  老板见没法否认,只得说,“是我建议的没错,可我没想到你这么敢写啊。”

  丛欣心里冷笑,你一开始拿到稿子的时候,还说我写的不够劲爆呢,这会儿又这么说了?

  “我更没想到的是他竟如此生气。”老板转而可怜兮兮地望着她,“他说要把我们赶出圈子,你也知道咱们杂志社发展到现在有多不容易,当初我白手起家,从一无所有到现在这规模,你是亲眼目睹的,你也不想看到它毁掉不是?”

  “所以呢?”一股凉气从脚底一直窜到丛欣脊背。

  老板沉默一刻,很难为情地说,“为今之计,能救公司的只有你了,只有你离开了,他才会消气,我们杂志社才有救。”

  这人要把她当替罪羊给开了,来让那人熄火?丛欣愤怒到连脚趾头都在颤抖,“你既然知道我目睹你白手起家,就应该也知道,我可是从你一无所有一起跟你打拼到现在的?”

  “所以啊,你对这杂志社也有感情,也不忍心看它消失不是?”老板语重心长地拍拍她的肩膀,“我这也是无奈之举,说实在的,谁走我都舍不得你走,但这不是你捅到马蜂窝了吗?”

  丛欣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你的工作我已经让别人接手了,你不用担心,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我不会亏待你的。”说着递给她一个信封,“没什么事,你就去收拾一下吧。”说完低头忙活,一副日理万机的模样。

  丛欣有满腔的委屈和愤慨,更有不甘,但她什么都没说,因为她知道说了也没用,这替罪羊她是当定了,于是,她深呼一口气,依旧笑盈盈地说,“那我走了,老板,你也多保重。”

  果然看到老板脸上露出愧疚之色。

  转过身,丛欣不禁冷笑,还保重?就这黑心老板,最好吃饭噎死,喝水呛死。

  出大门,冷风一吹,愤怒的脑子不禁清醒了几分,这份工作她没什么可留恋的,只是,没有工作也就意味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意味着要死人。

  她不禁叹气,想起手里捏着的信封,不禁打开,看完忍不住大骂,果然,她就知道不能对黑心老板报以厚望,还不会亏待她?多了一个月的薪水,就叫不亏待她?

  正想着回去重新找工作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接完电话,丛欣犹如雷劈,手中的箱子更是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都结束了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以后不可能再有什么了。”

  丛欣趴在桌子上,捧着个海碗,哧溜哧溜地吃面,对面的钱晓雨不可思议地瞅着她,“为什么?发生了什么?”

  “他要订婚了。”说完,丛欣继续埋头吃面。

  钱晓雨瞪大双眼,噌地一下起身,“暗恋多年的人要订婚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吃?”

  “不吃人家就不订婚了?”丛欣扒面的动作一刻没停。

  钱晓雨实在看下去了,上前把她的面碗夺过来。

  “你干什么,快还我的面。”

  丛欣去拿,却被钱晓雨一把挡住,并且拿手戳着她的脑袋,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

  “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胆小,窝囊的人,早叫你说明白,你就是怂,现在好了,跟别人跑了吧?”

  “说不说有什么区别,他一直都知道,说了反而连朋友都没法做。”丛欣叹气。

  “都知道还吊着你?简直是渣男一个嘛!”钱晓雨气红了眼。

  “他不是坏人。”丛欣小声嘀咕。

  钱晓雨冷笑,“我都忘了,他是你心目中的白月光,别人说不得。”

  “别这么说嘛,我那有什么人是你说不得的。”丛欣上前挽住她的胳膊,“他没有对不起我,他只是不喜欢我罢了。”

  钱晓雨叹气,扭头看着她,“伤心吗?”

  “伤心。”丛欣点头。

  “怎么个伤心法?”钱晓雨问。

  丛欣说,“突然觉得外面的世界对我没有任何意义了,就像是被人抛到了荒野中,从此再也感觉不到喜怒哀乐了。”

  从欣边说着边把面碗拿回去,坐下继续吃面。

  钱晓雨抚额,“人家失恋伤心,都是借酒消愁,你倒好,狂吃面,这是要借面消愁吗?你这架势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对这世界没感觉了。”

  “我吃面是因为我饿,伤心也是要有力气才能伤心的起来的,我失业了,若再没有工作,我就要露宿街头,连面都没得吃了。”

  钱晓雨愣了,“你被开除了?就你们那破杂志社还敢不要你?”

  丛欣语气有些幸灾乐祸,“老板本来拿我当替罪羊给人消火,可第二天我就听同事说,杂志社倒闭了,看来火没消下去。”

  “就你们那杂志社,倒闭一点都不稀奇,能撑到现在,已经是烧高香了,肯定是捅到了不该惹的人。”

  丛欣冲她竖了个大拇指,“料事如神,简直就是诸葛在世。”

  钱晓雨横她一眼,“这个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就你们那杂志社的行事作风,被人砍了都不稀奇,这次惹到谁了?”

  “宋景行。”丛欣颓然地说。

  钱晓雨乐了,“真是不知死活。”

  “你居然还笑。”丛欣白了她一眼,“若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去找工作。”

  “谁不惹偏惹他,怪得了谁?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不好惹。”钱晓雨哼了声,“写他什么了?”

  “靠背景。”虽说这事过去了,可丛欣还是想不明白,“说来也怪,不过是爆他靠背景成名而已,就恼羞成怒了,有背景依靠怎么了?我想有背景给我依仗,还没有呢,圈子里谁不想有背景?这人,可真够矫情的,明明靠了背景,却还偏说没有,虚伪!”

  钱晓雨说,“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我早让你出来干,你偏偏不动窝。”

  丛欣苦笑,她何尝不想,要不是工资还可以,谁会当一个不入流的娱乐杂志记者啊。

  钱晓雨颇为同情,“失恋又失业,你也真够倒霉的,全赶一块儿去了。”

  “谁说不是。”丛欣叹气,“感觉我这一辈子都没顺过,不过也都已经习惯了。”

  “学我们这行的本来就不好混,混出头的能有几个?咱们一起毕业的,大都干了别的,没几个拿它吃饭,只有你还在耗着。”

  丛欣叹气,“可除了这个,我又能做什么?”

  钱晓雨思索片刻,“要不这样,我帮你介绍份工作,你先做着,等以后找到合适的再把它辞掉。”

  “什么工作?”丛欣不禁问。

  “就我表姐,不是经纪人嘛,前几天我去她那儿,好像听她说公司正在招助理,你要不介意,可以先去她那儿干段时间。”

  “明星助理?”

  “应该是。”

  “谁啊?”

  “像你这种新招上来没经验的,肯定是给公司那些新人当助理了,怎么?你还想给大明星当助理不成?”

  “那倒不是。”丛欣讪笑。

  丛欣没有犹豫就去了,对于一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来说,她是无法在家闲呆着的,有工作总比没有工作强,何况她都在家闲了一个月了,再闲下去她都要疯了。

  ------题外话------

  开了新文,有段时间没开,心里很是忐忑,不知道那些老朋友是否还在,若在,先向大家问声好,当然,也欢迎新朋友的加入。

  这文的稿子大部分存完了,百十来万字,欢迎大家留言收藏,爱你们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