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八章 另一面
  今天这场戏是水里的戏,现在的天气,水还很刺骨,丛欣原本以为以宋景行的咖位是要用替身的,这个天气下水,那可是要冻坏身体的。

  可没想到导演一喊开始,那人噗通一声就下水了。

  丛欣都忍不住替他打冷战。

  难怪方姐一早打电话提醒,好在她准备了一锅姜茶带过来。

  等导演喊停,宋景行上来的时候,丛欣忙上前给他灌姜茶驱寒,宋景行的手冻的抓不住杯子,丛欣就拿了根吸管,端着让他吸。

  “新召的助理?不错嘛?如此贴心,不介意也给我来一杯吧?”导演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搓了搓手,“这天的确是够冷的。”

  “当然不介意。”丛欣二话不说装了一杯,殷勤地递过去,“导演,您请喝,喝完了这边还有,我煮了一锅呢。”

  导演点头称赞,“人勤快,嘴巴也甜。”

  丛欣嘴上说着,“没有,没有。”

  宋景行却哼道,“若连这都干不好,那要她还有什么用。”

  丛欣暗暗撇嘴。

  导演笑道,“你要是不满意,可以给我啊,我这儿正需要像她这样的人,如何?有意愿来我这里吗?”

  一个月后她就要离开宋景行了,进剧组,倒是可以考虑,只是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见宋景行一脸嫌弃,“就她这笨手笨脚的,端个茶,倒个水行,别的什么都不会,到了你这儿还不净给您添麻烦啊。”

  一盆冷水倒头浇了下来,丛欣在心里疯狂扎宋景行的小人,嫌她笨手笨脚?早知道不煮什么姜茶了,冻死他算了。

  丛欣以为这场戏很快就能拍完,可没想到一拍就拍了十多个小时,跟宋景行演对手戏的那人一直达不到导演要求,以至于宋景行陪着他在水里泡了十多个小时。

  宋景行自然是不耐烦的,上来的时候,对着丛欣把那人骂的狗血喷头。

  可下到水里,立马又进入到了角色中,没有喊累,也没有喊苦,这点不得不让丛欣刮目相看。

  没想到这人工作的时候,如此拼,如此敬业,以他现在的地位,完全没必要如此。

  “不可思议吧?谁都没想到一个可以靠颜值吃饭的人,却如此拼,他这般年纪的人,没几个像他这样。”导演走过来又要了一杯姜茶喝。

  丛欣问,“不是可以用替身吗?别人又看不出来。”

  “只要能做到,他从来不用,很多人喜欢找他拍戏,不光是他的票房号召力,以及长的帅,也因为找他拍戏,质量有保证,这样的演员谁不愿意用。”

  照导演的说法,宋景行还是很抢手的,既然如此抢手,那就没必要攀个大树了,难道他们是真爱?

  等导演喊过的时候,宋景行已经冻的说不出话了。

  丛欣忙拿毯子包住他,带他换衣服卸妆。

  等到了车上,丛欣又要给他灌姜茶。

  “再喝,我就要吐了。”那人嫌弃推开。

  “吐也要喝。”丛欣坚持,“总比感冒强。”当她愿意给他灌,还不是生病了也要她照顾。

  那人意外地看她一眼,接过来喝了。

  丛欣让他在后面躺着,盖上毯子,枕上靠枕,这才跑去前面开车,“你先休息会儿,到了我叫你。”

  宋景行很快就睡着了,等到家的时候还在睡。

  丛欣实在不忍叫醒他,但不叫醒他,又不行,在车里很容易生病。

  丛欣把他叫醒,让他到房间里去睡。

  睡前又给他灌了不少姜汤。

  那人喝完姜汤,拿出药盒子,吞了几颗药。

  “什么药?”丛欣不禁问。

  “精神病药。”那人笑的邪恶。

  丛欣陪笑,只当他开玩笑。

  离开前,顺手关上了灯。

  还没过一秒钟,就听那人突然怒吼,“回来。”

  “什么事?”丛欣不知道他又抽哪门子疯。

  “谁要你关灯的?”那人质问。

  “睡觉不要关灯吗?”丛欣很无辜。

  “要你管,打开。”那人命令,口气不容置疑。

  从欣忙去给他打开,关门的时候忍不住暗自吐糟,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怕黑,真是颠覆了她的想象。

  第二天,宋景行的情况到底还是有些不好,精神蔫蔫的。

  方敏过来的时候,丛欣就询问她,是否要到医院看看。

  方敏反而问,“老板怎么说?”

  丛欣回,“他让我滚一边去。”

  “他若不去,那还真没人能勉强他。”方敏叹气,“烧吗?”

  “烧倒是不烧。”丛欣说。

  “不烧已经很好了,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多亏你给他灌的姜茶,这方面你做的很好。”方敏不无赞许。

  “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别出了什么问题。”丛欣有些担心,再强壮的人在冷水里泡那么久都会出问题的。

  “别说只是精神不好,就是发烧他都不会去医院的。”方敏无奈。

  除了怕黑,还怕去医院,丛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们在那儿嘀咕什么呢?”宋景行穿着睡衣,下楼来喝水。

  “在说你,若是实在不舒服,下午的颁奖礼就不要去了。”方敏上前打量他一番。

  “人家的经纪人挤破了头都要艺人参加,你倒好,反而怂恿着不让去,真是大方的可以。”

  方敏笑道,“奖虽然好,可又不是第一次拿了,他们稀罕,那是因为他们没个能干的老板。”

  宋景行愣了下,“你什么时候也跟她一样油嘴滑舌了?”

  丛欣不禁一怔,她是躺着都中枪。

  “你觉得怎么样?”方敏关心地问。

  “没什么,就是精神有些不大好。”宋景行压根没当回事。

  方敏趁机说,“这都多亏了丛欣,要不是她,你肯定烧到住院去了,把你照顾的那么好,你对人家也好点,别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

  “受不了就走人。”宋景行斜了丛欣一眼。

  丛欣气的要死,以为她稀罕,不是为了三万六,她才不在这里受他气呢。

  方敏摇头叹气,“等把人气走了,就再也找不到像她这么能干的了。”

  宋景行说,“她若真那么能干,就不会一事无成了。”

  丛欣被他说的脸上火辣辣的,话虽然难听,但却没说错。

  “人家毕竟是个女孩子,你说话也注意些。”连方敏都有些听不下去,一个劲地摇头。

  “我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宋景行蛮不在乎。

  方敏还想帮她说话,丛欣忙打断,“没关系的,他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

  “看吧,人家当事人都不在意,你操的是哪门子的心?”宋景行耸了耸肩。

  “早晚有你后悔的时候。”方敏叹气。

  “诅咒我也没用,是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宋景行说,“你认识我这么久,什么时候见我后悔过?”

  方敏显然也是拿他没撤。

  丛欣送方敏出去。

  “下午我来接你们,你们提前准备好。”方敏嘱咐。

  “好。”丛欣应了声。

  打开车门之后,方敏没有立即上车,反而转身看着丛欣,“你是不是觉得老板很蛮横无理?”

  这还用问嘛,有眼睛的都能看的出来,丛欣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会这么说,“老板工作还是很敬业的。”否认的话太假了,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了。

  “他就是这样的人,脾气虽说不好,但对接手的工作却都会认真对待。”方敏叹口气,“老板出道的时候才十七岁,他一出道就是我带的他,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本该在家被父母呵护着的,可他几乎什么苦都能吃,什么罪都能受,你昨天看到的根本不算什么,什么危险的动作了,什么几天几夜不睡了,那都是常有的事。”

  丛欣没明白方敏为何突然要跟她说这些。

  “当初他出来单干的时候,我毫不犹豫跟他一起出来,虽然那时候他没什么钱,也没什么名气,可我就是看中了他身上那股劲,那种纯粹,这是我们这些人身上所没有的,我知道他一定会出人头地,他有各种不好,但他也有他独一无二的优点。”

  丛欣慢慢明白方敏说这些话的用意了,是想让她忽视那人的缺点,看到那人的另一方面,但是对于一个只待一个月的人,完全没必要,她只要熬过这一个月就行了,再说,对于像他那样的人,她就是看到了,也同样喜欢不起来。

  但她还是说,“放心吧,方姐,我知道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