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十二章 烂俗
  到了车上,丛欣长出了口气,瘫在座椅上,感觉全身像被掏空了一样。

  宋景行坐上了副驾驶,在那里恨铁不成钢地数落她,“你还能更蠢一点吗?我在帮你撑场子,你倒好,一句话撇的干干净净。”

  “谢谢。”丛欣说,“不过真的没必要,人家又不欠我,何苦呢。”

  “让他知道,看不上你是他的损失,你能找到更好的,就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宋景行一个劲地骂她。

  “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丛欣说,“你能帮我一时却帮不了一世,他对我没那意思,我怎么样,人家根本不会在意,何苦做戏,自己累,也让人家看笑话。”

  “你倒是看得开,你看得开,你那天别哭啊?若不是看你刚才一副可怜样,你以为我会多事?”宋景行哼了声,“对那个女人,那人也不见得就有感情。”

  丛欣猛地看了宋景行一眼,想说什么到底也没说出口。

  回去后,晓雨给丛欣打来了电话。

  “你找我?什么事?”

  “本来是想问你安易的事,现在不用了。”丛欣有气无力道。

  晓雨立马问,“你见到那女人了?”

  “看来你也是知道那女人的。”丛欣沮丧。

  晓雨不自在地干咳了声,“不能算知道吧,只是远远瞧见过,没跟你提,是怕你知道了心里不舒服,不想你们还是碰到了。”

  “同一座城市里,早晚有碰到的时候。”丛欣说。

  晓雨也叹气,“你还是赶紧忘了吧,那个人渣野心大着呢,不值得你为他伤心。”

  她知道,不过原本她也没奢求过什么,对于那些得不到的东西,她不会紧抓着不放的。

  只是,在晓雨看来,安易找那女人,是图人家的家世和钱财,她想说不是这样的,安易那么优秀的人没必要如此。

  安易可不像她这么无能,人家能力出众,才华横溢,早晚有一天会做出成就来的。

  打完电话,收拾了下情绪,丛欣忙去厨房做饭,不管怎么说,工作还是要做的。

  做好饭,摆上,宋景行拿了一瓶酒出来。

  拿了两个杯子,给了丛欣一个。

  丛欣愣怔,“给我喝?”

  “不想喝就算了。”宋景行要拿走杯子,丛欣急忙缩回手。

  她的头乱的像浆糊一样,的确需要酒精来麻痹下,酒到了肚子里,嘴就变的碎起来。

  不知怎么地,就谈到了安易身上。

  丛欣很是怀念地说,“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玩,一起上学,一起毕业,一起开始工作,一起度过许多个辛苦难熬的日子,除了我妈,再没人比他重要,比他值得信任了。”

  “又一个青梅竹马的烂俗套故事。”宋景行不无吐槽。

  丛欣一头黑线,强调,“这怎么能叫俗呢?这叫日久生情,我们关系很好,也很亲密,周围的人都认为我们是一对,以为我们会结婚,连我自己也这么认为,虽然没有表示过什么,但我就是知道。”

  宋景行嗤了声,相当不屑,“陷入爱情中的人,是没有智商可言的,你能知道什么?”

  丛欣趴伏在桌子上,叹气,“然后打击就来了,前不久他告诉我他要订婚了,而订婚的对象不是我,我这才知道我自作多情了,人家对我根本没那方面的意思,你说可笑不可笑?最悲哀的是,他告诉我的那天,正是我被老板推出来当替罪羊让你消气的那天。”

  “怎么?你这意思是怪我了?”宋景行转头看她。

  丛欣虽然有些醉意,但头脑还算清醒,忙摆手,“不是,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错,我若不写,你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

  “要不然呢?你以为我吃饱了没事干啊。”宋景行横了她一眼。

  虽然很不赞同,但面上丛欣还待赔笑。

  说到这里,丛欣就不由多嘴问了一句,“那么多绯闻你不针对,怎么偏偏针对我们呢?在我看来,有些绯闻可比说你靠背景恶劣多了,也没见你怎么着人家。”

  “要你管,看你们不顺眼不行啊。”宋景行来了这么一句,显然是不愿意谈,“有那闲工夫,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丛欣喝了杯酒,“我有什么好操心的?不喜欢也没关系,这个世上又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虽然伤心,但总会过去的,不是那谁说过嘛,时间会治愈一切,尤其像我这样没心没肺的,会忘记的更快。”

  “既然如此,那你还纠结什么?”宋景行瞥了她一眼。

  “你都说了,他对那女人也没见有多深的情意。”丛欣抱着杯子。

  “怎么?你还想找他去不成?以为对她没情意,就对你有情意了?你能有点出息吗?你要是敢找过去,你现在就给我滚,以后见了面也当做不认识我,省的给我丢人现眼。”宋景行瞪眼。

  丛欣摆手,“我不是要找他,我宁愿希望他对那女人是真心实意的。”

  “是不是又有什么分别?又跟你没关系。”宋景行一副吃饱了撑的表情。

  “是跟我没关系,但是,他在我心里一向是高高在上的,是完美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怎么能那样?”丛欣抱怨。

  “感觉心中的信仰崩塌了,是吧?”宋景行一针见血。

  丛欣猛点头。

  “你都快三十岁的大妈了,居然还这么天真。”宋景行不由冷笑。

  “谁大妈?”丛欣差点没把喝进去的酒给喷出来,简直要抓狂,“我才二十七,二十七,距离三十还有三年呢,你数学跟谁学的,还大妈?你见过有我这么年轻的大妈吗?你个臭小子,你才大妈呢。”

  “你说什么?”宋景行微眯起了眼睛。

  丛欣察觉到了危险,瞬间酒醒了一半,“我,我是说,你说的对,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有这么深的见解,真是让人佩服,你说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些呢。”

  “你那猪脑子能想到什么。”宋景行哼了声。

  你才猪脑子,你全家都是猪脑子,碍着这人的淫威,从欣也只能在心里咒骂,面上依旧带着笑。

  “看到你就来气,被人骂成这样,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丛欣再次有了拿刀砍人的冲动。

  宋景行给自己倒了杯酒,接着又说,“是人都不会完美,尤其是男人,更不容易满足,攀上一个有钱的,能少奋斗多少年?你居然连这儿都想不明白,这些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她不是想不明白,她只是觉得这样的事,发生在谁身上都有可能,就是不可能发生在安易身上。

  “就像你,你若是找个有钱的养着,也不用在我这儿累死累活被人骂了,人各有志。”

  丛欣看了宋景行一眼,颓然道,“是啊,人各有志,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没办法。”

  即便是像宋景行这么有能力的人,都还要找一个大树罩着呢。

  丛欣苦笑了下,“我明白了。”

  宋景行说,“明白就好,想那些有什么用?干好自己的工作才是紧要,除非你想找个有钱的养着你。”

  丛欣趴在桌子上,幻想道,“我想啊,那样的话,我就什么都不用干了。”

  “起来照照镜子,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命?”宋景行无情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