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十七章 傲娇
  有天,晓雨给她打电话,上来就问,“上面的照片是你拍的吧?”

  丛欣当时没反应过来,还问,“那里的照片?我没拍照片啊?”

  “宋景行微博上传的不是你拍的?”晓雨惊诧,“不对啊,分明就是你的风格啊?我明显能感觉的出来。”

  “哦,你说的是那个啊,应该是我拍的吧?”丛欣好奇,“你对宋景行不是不感兴趣吗?怎么还关注起他的微博来了?”

  “那是我想看?是别人推荐我看的,一个懂摄影的朋友,说是宋景行微博上最近上传的照片,拍的有点意思,一看就是行内人拍的,我就去看了下,看到第一张就知道是你的手笔。”

  她与晓雨即是好朋友,又是同一专业的同班同学,自然瞒不过她的眼睛。

  “没事瞎拍的。”丛欣有些不好意思。

  “我看了下,照片反应挺不错的,谁让你发的?”

  “你表姐提议发些照片,宋景行嫌麻烦,就让我拍些照片随便发上去。”

  “不得不说,宋景行这事干的不错。”晓雨忍不住称赞。

  过一会儿,丛欣忍不住问,“你觉得拍的怎么样?”

  “你自己到宋景行微博上看看不就知道了。”晓雨卖了个关子。

  丛欣挂了电话后,就登录上了微博,搜宋景行的名字,很快就找到了他的微博。

  看到他的粉丝数,不禁吃了一惊,多的吓人,再次证明了宋景行火的程度。

  宋景行的个人照片并不多,除了工作,私下里从来没见他拍过照,显然是个不喜欢拍照的人。

  最近的照片,几乎都是自己拍的那些。

  丛欣点开评论,发现很多网友都在评论照片。

  说拍的太有感觉了,看了能让人热泪盈眶。

  还有人说宋景行是被演戏耽误的摄影师,只知道偶像演戏好,没想到摄影也玩的这么溜,跟偶像一比,感觉自己废物的可以,不努力简直都说不过去。

  还有的说,艺术家的眼光跟咱们普通人就是不一样,随便一件物品,都能拍出有质感的故事来。

  丛欣看完,也差点热泪盈眶,虽然他们都当是偶像的作品,但是看到自己的东西被认可,还是很激动的。

  自从毕业后,她还是第一次得到肯定,不是因为浮夸,也不是因为博人眼球。

  尽管这之中有偶像情节,存在夸大效果,但她还是很兴奋。

  正要关闭页面的时候,突然发现上面多了一条新信息,【不是我拍的。】

  方姐?不,方姐不会这么说。

  这口气很像是宋景行。

  他怎么否认?会败好感的。

  大家对于照片这件事显然是喜闻乐见的。

  几乎同时,方敏的电话就来了,问她有没跟宋景行在一块儿。

  “不在。”丛欣说,“他在自己的房间,我在客厅。”

  “那你去找他,让他停下,不要在网上乱发,原本大好的形势,偏要出来搞事,前面的功夫白费了不说,还搬砖砸自己的脚。”方敏气急败坏。

  丛欣边上楼,边说,“我这就去。”

  卧室的门是反锁着的,人在里面,可是敲门,却没人应。

  这是知道她要过来?

  丛欣敲门的同时,不忘看微博。

  评论区已经炸了。

  一溜儿的询问谁拍的。

  “老板人呢?”方敏在电话里都要跳脚了。

  “在房间里,门反锁着,我进不去。”

  “他知道我会让你过去,上次我就不该心软,把密码给他。”方敏在那边痛心疾首。

  听方敏的语气,老板在微博上搞事已经不止一次了,显然是惯犯了。

  很快回复又来了。

  【还能有谁?那个不务正业的助理呗】

  丛欣嘴巴张的老大,干嘛提她?

  那边的方敏显然也在盯着看,在电话里急的直吼,“他这是要干嘛?嫌我的事还不够多吗?这是不让我活了吗?”

  丛欣耳膜震的嗡嗡响,忙远离电话。

  不敢再看评论。

  不过,最终,还是忍不住扫了一眼。

  咦?

  丛欣忙凑近些,发现评论里面有人惊讶,有人遗憾,但却没有负面评论。

  而且,很快就有人关注到她头上了。

  这倒是让丛欣没想到。

  评论上又开始吹捧宋景行了,什么强人手下无弱兵了,老板有才华,连带的助理也才华横溢了之类。

  【跟我有什么关系?人家本身学的就是摄影。】

  宋景行还没停手,好像搞事搞上瘾了。

  下面又是一系列的花样吹捧,

  什么学摄影的去跟偶像当助理,偶像魅力就是大之类的。

  丛欣满头黑线,宋景行的粉丝,也太那啥了吧?

  跟自家偶像一样奇绝,这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又有人说助理能干。

  宋景行却回,【除了溜须拍马,啥也不行。】

  网友就问,【不行你还留着?】

  宋景行回,【这不看她还有进步空间吗?】

  网上接着就是一片嘘声,嘲他傲娇的可以,【要真的不行,你早把人辞了。】

  丛欣光看评论去了,都忘了电话那边的方敏了,想问接下来怎么办的时候,发现方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看来这事是有惊无险。

  她正要离开的时候,门却开了。

  “什么事?”那人站在门口问。

  “就是,刚才,方姐打过来,说你在微博上……”丛欣有些不太好意思,说话语无伦次的。

  “不用管她,她就喜欢大惊小怪。”宋景行丝毫不在意。

  丛欣有些心疼方敏,方敏都跳脚了,他却轻描淡写一句就带过了。

  “我都看到了,你不该……”

  “不该什么?不该说你溜须拍马吗?我难道说错了?”宋景行反问。

  她想说的不是这个,可听到溜须拍马,还是忍不住要为自己辩驳。

  “没你说的那么难听,我主要是为了合群和更好的融入。”

  “这就是你那单位教你的?是加你薪了,还是提高你能力了?”宋景行无情指出。

  丛欣不吭声。

  “好的不学的,专学那些没用的旁门左道,成才靠的是真本事,没有成才,那说明你能力还不够。”宋景行教育道。

  丛欣说,“我没想成才,我就想好好生活就够了。”

  宋景行头顶冒烟,“烂泥扶不上墙。”砰的一声,又把门甩上了。

  被骂,丛欣也不生气,反而感激他,她又不傻,知道他做这些其实是在提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