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十八章 人各有志

第十八章 人各有志

  丛欣开着车去买菜,刚拐出门口,就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车。

  倒不是说这是辆少见的好车,主要是车旁站的那人是她认识的。

  看到她出来,那人忙朝她这边走来。

  丛欣赶紧停下,这人很显然是在等她。

  “安易,你怎么会在这儿?”车窗落下,丛欣不禁诧异。

  “想着看能不能碰到你,没想到还真碰上了。”

  这明显是答非所问。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不怪她一再追问,宋景行的这栋别墅,可是极其隐秘的,并没什么人知道。

  安易还是没回她,“方便下来说几句吗?”

  “当然。”丛欣把车停到路边,下了车。

  “你这准备做什么?”他问。

  “买菜。”

  丛欣自打做助理后就忙的脚不沾地,都没时间想眼前这人,之前那种刻骨铭心的失恋感,倒也相应淡了不少。

  尽管还会心痛,但似乎已经接受了事实。

  不过面对这人的时候,还是做不到坦然。

  “你住在这里?”安易看了下旁边的别墅区。

  丛欣一时没吭声,跟一个男人住一栋房子里,并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尤其对于女人来说。

  “我去过你住的地方,邻居说你已经好久没回去了。”

  丛欣只得说,“工作需要。”

  “我相信这是工作需要,可别人相信吗?宋景行不是普通人,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一旦被人扭曲,不管事实真相如何,最终受伤害的都是你,被牺牲掉的也只会是你,到时你还有什么名誉可言?”

  丛欣心里冒火,“我行的端,做的正。”

  她并不是天真之人,若真陷入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中,或许真会像他说的那样,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工作选择啊?

  而且最近她发现,当宋景行的助理,也不是那么差,摸清楚了他的脾气之后,倒也可以忍受。

  最关键一点是,在这段时间,她逐渐找回了之前的一些心态,让她对自己的专业又有了重新的认识。

  丛欣在心里是感激他的。

  就听那边的安易说,“你若是不想去那个工作室,咱也可以自己开一个。”

  “开一个?”丛欣笑了,“你这是在开我玩笑吗?我有多少钱你还不知道?”

  “这不是玩笑,钱有我来出。”安易说。

  丛欣讽刺地想,这人攀上富家千金后,居然还想着她,她该说感谢吗?

  “就我这技术那能开工作室啊?别让人笑掉大牙了,好意我心领了。”丛欣委婉拒绝。

  “我看到你拍的照片了,反映不错,虽然我不是很懂,但这也足以说明你是有能力的。”安易继续说。

  “哥,这里面是有感情分的,抛开宋景行,大概也没什么人会注意到,我有几斤几两,我自己还是很清楚的。”

  “你若是觉得能力不够,那就去国外进修,费用和其他手续我来办,你只要人去就行。”

  一招不成,又来下一招?

  “安易,你过去并不怎么关心我工作的事?”丛欣疑惑地打量他。

  “那是因为你现在的工作环境让人担忧。”安易揉着眉心,显得很是焦躁。

  “我现在很好,真的。”丛欣无比认真。

  “小欣。”安易盯着她。

  丛欣忙撇开眼神,不敢跟他对视,她之所以喜欢他,跟他看她的眼神有莫大关系,仿佛在他眼里,除了她再也没有别人似的,所以她才误以为他们会是一对,可事实证明并不是。

  “明星助理不是那么好当的。”安易苦口婆心。

  “可我觉得还好,最起码待遇还是很丰厚的,我上个月领了三万。”

  丛欣说完,并没见安易露出惊讶的表情,很快她才意识到,能开几百万车的人,三万块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她在心里不由叹了声气,觉得自己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沉默了片刻,只听他说,“我每月给你五万,你能不做吗?”

  丛欣先是张大了嘴,接着变脸,“宋景行给三万,那是因为我给他做事,你给我五万,以什么名义?是要把我给包养起来吗?”

  “不,不是……”安易脸涨红,拼命摆手,“我们亲如兄妹,钱财没必要分的那么清楚。”

  亲如兄妹?是啊,在他眼里他们不过是兄妹,都是她听了晓雨说的那些,产生了阴影,才下意识想到那里去。

  “开个玩笑,别那么紧张。”丛欣为自己解围,“只是,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何况我们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兄妹了。”

  安易抹了把头上的汗,丛欣意外,这人怎么看起来比她还要紧张?

  安易继续解释,“我的意思是,等你有钱了,以后再还我。”

  丛欣的脸色这才好了些,心里松口气,还好不是。

  “你知道,我是不可能出国的。”不是她不想出国深造,而是她不能。

  “你若是担心阿姨,我会帮着照料。”安易一再地给她解除后顾之忧。

  丛欣摇头,“我觉得现在就很好,安易,你真的不用担心我,好好忙你自己的事就行。”

  “好什么好,你知道宋景行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安易有些气急败坏。

  “什么人?除了明星他还有别的身份?难不成他还混黑?”丛欣追问。

  “他这人,混不混黑我不知道,总之一句话,很危险,你不能待在他身边。”安易上去抓住她的手,似乎现在就要把她带离宋景行的身边。

  丛欣却不动声色地挣开,“你多虑了,宋景行的事,晓雨第二天就给我说了。”

  “钱晓雨能打听到什么?相信我,我真的是为你好,宋景行的身边待不得,不管是出国还是开工作室我都可以帮你。”安易着急道。

  丛欣看着他,“我这人比较悲观,享受不了那些我能力范围之外的钱财,我不管宋景行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只知道,那些钱是靠着我自己的劳动换回来的,我心安理得。”

  这些话,她本不想说,但是,他一再地让她离开,逼的她不得不说。

  “你这是在说我的钱来路不正,花我的钱不心安理得吗?”安易先是惊疑,接着露出悲痛的神色,“你这是在指责我?”

  “我只是想说人各有志。”丛欣说。

  “好个人各有志。”安易冷笑两声,“你变了,过去你从来不会这么阴阳怪气地跟我说话。”

  什么叫阴阳怪气?

  丛欣心里憋着气呢,语气也好不到那儿去,“我变了,难道你就没变?你敢说你给我找工作还有出国的那些钱都是你工作挣来的?”

  安易想也不想地说,“不管是不是,那都是我应得的。”

  他居然说应得的?丛欣不知道说什么好,“你爱你的未婚妻吗?”

  安易撇开视线,看着别处,“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

  这回答等于没回。

  半响,他沉重道,“我不知道你知道了多少,原本我是想等事情了了之后,再告诉你的,我以为你会了解我的。”

  她该有多大的胸怀才能理解喜欢的人为了前途去攀富家千金啊?

  “我支持你。”虽然不苟同。

  “我知道你不赞同,但那些原本就是我应得的,我为什么不去争取?为什么要让它落到别人手里?是,我工作个十多年,也能混的很不错,但是,这十多年不是时间吗?”

  他叹了声气,“十多年能发生很多的事情,若是这十多年我能让我身边的人以及我自己过得更好,我为什么不这么做?”

  丛欣竟无话反驳。

  安易说完,神情复杂地看了丛欣一眼,没再说一句话,就那么转身上车走了。

  丛欣怔在原地,心情七上八下的,原本是他的原因,怎么弄的好像是她的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