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二十一章 身世

第二十一章 身世

  “丛欣,你在外面坐会儿,我和老板进里面谈点事。”

  两人刚进公司,方敏就把宋景行叫走了,而丛欣却被留在了外面,这还是很少见的。

  丛欣说了声好,就从善如流地在外面的沙发上舒服地坐了下来,别说不让她参与,就是让她参与,她也不想参与。

  看看方敏那乌云罩顶的架势,就知不是什么好事了。

  两人这一进去,就好长时间没出来。

  丛欣中间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这么长时间,再大的事也该谈完了吧。

  丛欣喝水都要喝饱了,正要去办公室门口探探动静的时候,就听砰的一声震天响,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丛欣差点没一哆嗦抖到地上去。

  噪杂的公司顿时寂静无声。

  公司里所有人都吓老大一跳。

  纷纷看着门口,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

  只见宋景行满脸怒容地从里面走出。

  “老板,你这是去那儿?宋景行,你给我站住……”方敏匆忙追出。

  宋景行充耳不闻。

  “丛欣,赶紧给我拦住啊,别让他出去。”

  听到方敏吩咐,丛欣这才回过神来,“老板……”

  没等她说什么,宋景行就犹如一阵风似的从她身边袭卷了过去。

  或者说宋景行根本就没注意到她,丛欣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同时心里纳闷极了,这两人到底在里面说了什么事,竟使得宋景行如此愤怒。

  两人吵架了?

  可即使吵架了,以老板的那脾性,愤怒跑出来的也应该是方敏才对啊?

  丛欣无意间扫了方敏的办公室一眼,竟发现里面一片狼藉,犹如狂风过境般。

  我的妈呀,老板这是该多生气啊,居然把方敏的办公室给砸了?终于连方敏也下手了,这该多不是东西啊?彻底目中无人了。

  “方姐,你没事吧?”丛欣不无担心地问。

  “我能有什么事,有事的是老板。”方敏焦躁地直跺脚,催促,“别愣着了,赶紧追啊。”

  可是,丛欣追出去的时候,早没了宋景行的踪影。

  “方姐,老板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那儿了。”丛欣也开始担心了。

  方敏一脸的灰败,镇静了下,说,“你先回家去守着,他若是回家了,千万要看住他,然后赶紧给我打电话。”

  “姐。”丛欣心里有些发怵,“到底怎么了?”

  方敏叹了口气,“这个回头再说,先找到人要紧,越快越好,我可不想看到明天的头条全是他。”

  丛欣知道宋景行的脾气差,可也从来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整个人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头被触怒了的野兽。

  什么事让他如此生气?

  丛欣匆忙回家,到家之后,楼上楼下找了一遍,也没找到人。

  给方敏打电话,方敏让他在家等。

  丛欣从白天一直等到天黑,才总算听到门外有动静。

  跑出去一看,果然是宋景行回来了。

  没来得及开口,就发现他一脸青紫,嘴角有淤血,腿还一瘸一拐的。

  “老板?你怎么成这样了?谁打的啊?”丛欣惊的不由捂住了嘴。

  宋景行像是没看到她,直接从她身边穿过,上楼。

  丛欣愣了好大一会儿,才想起给方敏打电话。

  “姐,老板在外面跟人打架了。”

  “天呢,人怎么样?”方敏声音都是颤抖的。

  “不太好……”丛欣把自己看到的给她描述了一遍。

  “我马上过去,不过我这儿离你们那儿有些远,需要点时间,你看住他,千万不能再让他出去了。”方敏一再嘱咐。

  临了,她又强调,“你只要在门口看住他就行了,千万不要靠近他。”

  “啊?”丛欣虽然疑惑不解,可还是应了声好。

  只是放下电话后,她实在是不放心,在楼下焦躁地坐了会儿,她还是拿了医药包,上了楼,伤成那样,若不处理,后果会很严重的。

  他现在可是她的财神爷,正指望靠他挣钱呢,他若有个什么闪失,她上哪儿找这么赚钱的工作去。

  门没关,大开着,奇怪的是灯也没开,里面漆黑一片,他连晚上睡觉都开着灯,这会儿为何不开灯?

  丛欣并没直接进去,只是在门口询问,“老板,你的伤需要及时处理一下,否则……”

  “滚!”

  话还没说完,就见从屋内飞出一东西,直直朝她过来,太突然了,丛欣根本来不及躲闪,只听咣当一声,那东西直中她的额头。

  丛欣先是感到有热乎乎的液体流下,接着才感到锥心般的疼痛。

  液体吧嗒吧嗒滴落在地,丛欣看到殷红的鲜血,直接傻那儿了。

  再看碎裂在地的东西,竟是一陶瓷罐子?

  丛欣这才知道为何方敏要那样嘱咐她了。

  “还不滚。”紧接着又一物体砸出,刚才的是陶瓷罐子,这次是台灯。

  丛欣来不及多想,忙跑下了楼。

  泪水混着血水,一起往下流,又气,又委屈,她不过是好心给他处理伤口,却被他这么对待,她真想抽自己几个耳光,多什么事!

  血还在不停地流,丛欣忙找东西捂住。

  安易的话似乎得到了验证,这的确是个危险人物,靠近不得。

  逃出来的时候,她无意间扫到他的眼睛,那人的眼睛血红,透着凶残和暴戾的光芒。

  丛欣是真知道怕了,这工作她不能做了,工资再高,也要有命活才行啊。

  没多久,方敏的电话又来了,询问老板怎么样了,想是不放心。

  丛欣说,“我没进去,刚到门口,就被他拿东西砸出来了。”

  “不是告诉你不要靠近,只要看着他就行吗?”方敏气急败坏,“严重吗?要叫救护车吗?”

  不是问老板怎么能这样暴力,而是一下子就想到了救护车,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肯定有前科!

  宋景行不但脾气坏,嘴毒,而且还是暴力狂!

  意识到这点,丛欣有些懵,不过还是说,“不用,我自己就能处理。”迟疑了片刻,“方姐,我觉得我可能不太适合这工作,你应该给他找一身手好的,我想干完这个月就不干了。”

  骂也就算了,打人这谁能受得了?

  “你要是真不想干,我也没法勉强你,我会着手找人的。”方敏叹气,“不过,今天这事吧,我还是要解释一下的。”

  “你不用解释,就是不干了,我也不会出去乱说的。”丛欣赶忙保证。

  “不是怕你出去乱说,你就是出去乱说,也没人信你。”方敏笃定。

  “……”丛欣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说起来今天这事,也怪我太大意了,我看他这段时间状态还好,就以为没事,才会把查到的事情一股脑地告诉他,我本该分批告诉,有个缓冲过程,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方敏无比懊恼。

  可不管因为什么,也不是打人的借口,他拿她当什么了?过去打死不论的奴才吗?

  方敏诧异地问,“你就不好奇是什么事吗?”

  丛欣说,“太过好奇并不是一件好事。”

  方敏叹气,“我当初看好你,就是因为你这点,足够冷静,也足够透彻,当初其实是有几个比较好的人选,可我还是看中了你,你看似很好说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副任人揉捏搓圆的模样,但其实,你这样的人,心最硬,最撑得起事,反倒像老板这样刚硬犀利的人,心最柔软。”

  他还柔软?丛欣差点没冷笑出声。

  这可真是自家的东西什么都是好的,别家的东西什么都是臭的。

  方敏在那儿自顾自地说,“你可能还不知道老板的身世。”

  丛欣就有些不耐,“知道不知道又能怎样?总不过是幸福的和不幸的两种,英雄还不论出处呢,出身只代表出生之前的事。”

  方敏说,“我非常好奇是什么样的母亲能把你教成这样,老板跟你一样,也是单亲家庭,他母亲在他五岁,就跟别人走了,从此再也没回来看他一眼。”

  丛欣叹了口气,她早想到了,之前每次提到母亲,他神情都很古怪,阴晴不定的。

  “在这点上,他总不能释怀,一直认为自己是个被母亲抛弃的人。”

  “没有母亲,他还有父亲啊?”

  “他有父亲,只是他家里比较复杂,他跟他父亲的关系也不是很好。”

  丛欣叹气,看来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老板这样,是查到他母亲不在了吗?”

  “不是,人就在国外,不但活着,而且还活的很好,这不,又要结婚了,婚礼就定在下周。”方敏的语气透着唏嘘。

  丛欣哦了声,原来是这样,难怪宋景行会如此暴怒了,作为一个抛弃丈夫和儿子的女人,过的不好,那是应该,过得好,那就不应该了。

  在人的意识里,一个罪人,是该下十八层地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