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二十六章 开除

第二十六章 开除

  丛欣前一刻还在开心,一等出来,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立马沮丧起来。

  就宋景行那野兽脾气,让他身无分文,又无联系电话地晾那儿半天,十个丛欣都不够他泄恨的。

  可又没法不面对,丛欣希望她过去的时候,宋景行已经回酒店了,这样他的怒火兴许还能小点。

  丛欣的运气一如既往的差。

  回到超市,她用了没多少时间,就找到了人。

  大概害怕被人认出,宋景行正蹲坐在门口隐蔽的地方,微垂着头。

  他的面前还有一条面包和水,远远搁着,没拆封,大概是有人把他当做了流浪汉,好心丢给他的。

  看到这里,丛欣的手都是抖的。

  “老,老板?”丛欣声音飘的厉害。

  宋景行抬头,仰脸,看她的眼神极度冰冷,像看死人一样。

  “回来了?”语气阴森的可怕。

  “回,回来了。”丛欣声音抖的不成调。

  “那把手机和钱包给我。”宋景行缓缓伸手。

  “哦。”丛欣下意识拿出了钱包和手机,递过去之后,才想起不对劲,这人居然没骂她,这太反常了。

  见他起身往路边走,丛欣忙小跑跟上,“老板,咱们这是回酒店吗?”

  “是我回酒店,至于你,爱去哪儿去哪儿。”宋景行拦了一辆车。

  “什么,什么意思?”丛欣有些不明白。

  宋景行回头,冲她咧嘴一笑,“意思是你被开除了,自由了。”

  开除了?丛欣傻眼,“老板,不,不是,我走开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都不至于让你丢下你的老板不管,你这样的员工,我用不起。”

  宋景行根本不给她解释,关上车门,吩咐司机开车。

  丛欣站在街边,欲哭无泪,她再一次失业了,而且还是自己作的。

  现在想想,这人跟他母亲如何,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不过是一个拿钱工作的助理,多管什么闲事?以为人家对她稍微缓和些,就可以自作主张了?

  她太膨胀了,太自得意满了,这是工作大忌,自认为早就明白这点的她,竟然还会犯。

  丛欣当场抽了自己两个耳光,抽完,心里更加的憋屈,硬是仰头把泪给憋了回去。

  丛欣回到酒店,宋景行的门是关着的。

  去敲门,给她的回应是,让她有多远滚多远,“再不走,我就让酒店保安轰你。”

  丛欣心里也气,她就是做错了,可你也要让人说句话吧?

  那人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人,丛欣只得去收拾行礼,然后拉着箱子走出了酒店。

  出了酒店之后,大脑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去哪儿,像一个被丢弃的小狗,再加上语言不通,更是不敢轻易移步。

  她在一个等车的椅子上坐下,望着车水如龙,想着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

  这次失业跟上次还不一样,上次失业,没太大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想着怎么找到工作。

  而这次,心里却异常的不好受。

  虽然她这次是自作自受,但也阻挡不了心里委屈。

  难受了一阵,丛欣就想着订票回去,没了工作,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可接着她就发现航班都取消了,说是因为气候原因。

  丛欣往天上一看,果然,上面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去酒店想再订一间房,沟通了半天,得知居然没房间了。

  不一会儿,又起了狂风,并且夹带着雨滴落下来。

  雨滴越来越大,越来越紧,像是从天上倾倒下来似的,风也不甘示弱,呼呼作响,树木都被刮倒。

  丛欣抱着双臂,又冷又害怕,来之前她查过,这里属于沿海地域,特别容易受风暴侵袭。

  丛欣作为一个北方人,那里见过这种场面,吓的半死,看到一辆出租车停下,也不管他说什么,赶紧拉开车门上了车。

  上车之后,司机又叽里咕噜说一通。

  好一会儿,丛欣才弄明白他问自己去那儿。

  丛欣怔住了,对啊,她去哪儿呢?人生地不熟的,她压根就没地方可去。

  瞅见司机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古怪,她下意识说了个地址,一个头天晚上,练习了很多遍的地址。

  雨狠狠敲打着车顶,风在车窗外呼啸肆虐。

  路上别说行人,连车几乎都没几辆。

  司机把她放下后,就飞驰而去。

  丛欣站在宋母家门口,实在没勇气敲门。

  她刚被她儿子赶走,这会儿又来她这儿,这算什么?

  不一会儿功夫,丛欣就被淋成了落汤鸡。

  不敢进,却也不知道该去那儿,此刻,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更不用说车了。

  “丛小姐?”宋母在窗户边看到她了。

  丛欣想躲开已经晚了,那边宋母已经推开了门,拿着伞走了出来。

  “我……”丛欣不知道说什么。

  “快进来,别淋病了。”宋母拖着她的箱子就往里走。

  进去之后,宋母拿条毛巾推她进浴室,“赶快洗洗,换身干衣服,别生病了。”

  宋母居然都没问她为何在这儿,就把她带进了家。

  丛欣很感激。

  洗个热水澡之后,丛欣这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出来的时候,宋母递给她一杯姜茶,“赶紧喝了,去去寒气。”

  “谢谢。”丛欣接过,喝了,身子瞬间暖了起来。

  丛欣捧着杯子坐在沙发上,正要解释自己为何会在这儿时,宋母先开口了,“跟男朋友吵架了?”

  “不是男朋友,是老板,我被开了,本来是订票回去的,可发现航班都取消了,酒店又没房间,司机问我去哪儿,我就知道你这儿一个地儿,就说了你这儿,到了之后,我才觉得很冒昧。”

  “原来是这样。”宋母并没继续追问,而是告诉她,“这种天气那里会有航班,你先住我这儿吧。”

  丛欣忙起身道谢,“给您添麻烦了。”

  宋母说,“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住,尤其我马上要结婚了,心里难免有些紧张,有个人说说话,反倒好些。”

  丛欣的眼眶有些湿润,“才见过一次面的人,你又是请喝咖啡,又是留宿的,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宋母笑道,“可我看你不像坏人啊?”

  丛欣无语,“很多坏人用眼睛是看不出来的。”若是这么简单,就不会有人心险恶这四个字了。

  宋母依旧笑着,“即便你是坏人,那我也认了,可是你图什么呢?我都这个年纪了,也不是足够富有。”

  丛欣无言以对。

  宋母不止漂亮温柔,还很贴心,丛欣不好说的事情,她几乎一句没问。

  丛欣实在很难把她跟那个抛夫弃子的荡妇联系在一起。

  丛欣进客房的时候,发现宋母去了收藏室。

  丛欣本来不想跟宋景行再扯上什么,大家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只是,不管宋景行这个人怎么样,可他母亲却是一个很好的人,在这个时候,毫无保留地收留,对于丛欣来说,无疑是救她一命。

  丛欣想了想,还是决定把那段视频发给宋景行,不为别的,只为他母亲。

  发完之后,丛欣就把手机放到了桌上,拉开被子,睡下了,一天折腾下来,也够累的。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放晴了,雨后空气更加清新,洁净,丛欣忍不住深呼吸了几下。

  宋母正在院中收拾她的花圃。

  看到她,就对她说,“早饭在桌上,我吃过了,你快去吃吧。”

  丛欣再次道谢,除了这个她也说不出别的。

  餐桌上,摆放着面包牛奶煎蛋还有培根。

  丛欣吃完之后,顺便把碗洗了。

  洗完,丛欣拿手机准备订票,不好老麻烦人家。

  拿起手机,却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她充了会儿电,手机才开。

  刚一开,就有电话打进来。

  “方姐?”丛欣不禁一愣。

  方敏着急上火的,“你可算是接电话了,你都快把人给急死了,你就是再怎么着,也不能关机不接电话啊?你说一个人在国外,多让人担心啊。”

  丛欣有些没明白,“你找我?有什么急事吗?不是我不接电话,是它没电自己关了。”

  “不是我找你,是老板。”方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