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二十七章 道歉

第二十七章 道歉

  “老板?他找我?”丛欣就更迷惑了。

  “找你一个晚上了,都快找疯了,还管我要了晓雨的电话,你人没事吧?”

  “没事啊,好好的。”

  “人没事就好,你现在在那儿?”

  “国外啊。”丛欣回。

  “没回来?难怪查不到你的信息,我这边有电话进来,老板的,我先接,回头再说。”方敏匆忙挂了电话。

  丛欣还在琢磨,老板找了他一晚上,为什么?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电话又响了,这会儿是晓雨。

  劈头就问,“你跟宋景行到底怎么回事?找人都找到我这里来了,你没出什么事吧?”

  丛欣叹了声气,“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回头再跟你说。”

  晓雨犹豫了会儿,问,“你们两该不是,那个吧……”

  “那个啊?”丛欣一头雾水。

  “就,就是奸情……”

  “你想那儿去了。”丛欣忙打断她,“我跟他?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不是我多心,你们这样,真像是吵了架的情侣,没有就好,明星吗?有钱,又长的帅,很容易招人喜欢,你可一定把控住,这人跟咱可不是一路人。”听她说不是,晓雨松了口气,最后还不忘嘱咐。

  “放心,绝对不会。”丛欣坚决道。

  “哦,对了,他还管我要了安易的电话。”

  “你给他了?”丛欣再次一怔。

  “我当时也怕你出什么事,能不给吗?”

  丛欣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感觉睡了一觉起来,世界都变了样。

  安易的电话很快也打来了,询问她出了什么事。

  丛欣只得说,“没什么,就是昨晚这里天气不好,有风暴,我和他走散了。”

  “你人没事吧?”安易担心地问。

  “能跟你说话,能有什么事?”丛欣打趣,试图缓和气氛。

  安易又问,“那你昨晚?”

  丛欣回,“我借助在一个好心人家里。”

  安易长出了口气,“这多吓人啊,我票都订好了,正准备过去呢。”

  “不用。”丛欣忙说,“你过来干嘛,我很快就回去了。”

  “我不过去可以。”安易嘱咐,“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说,这助理不能再做了,回来后,就把它给辞了。”

  丛欣说,“好,回去就不做了。”已经被开除了,还做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安易很愉悦,隔着电话,丛欣都能感觉的到,“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不用,我这还没定呢。”

  “那你订好了票,再给我说。”

  “等我回去后,再给你联系吧。”

  安易沉默了会儿,“那也行。”

  应付完之后,丛欣长长出了口气。

  正要着手订票,电话又响了。

  丛欣看也没看就接了,以为是方姐呢,刚好跟她说下,她不做了这事。

  “方姐?”丛欣有气无力。

  “你现在在那儿?”

  丛欣陡然坐直了身子,宋景行的声音。

  “我,我在你母亲这儿。”丛欣的声音弱的跟蚊子哼哼似的,太丢脸了,住他母亲这儿,还不知道这人会怎么骂她呢?“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实在是……”

  接着传来嘟嘟的声音,没等她说完,那人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是气的不想说话了?

  宋母这时进来,两人聊了一会儿。

  丛欣就说要走了。

  宋母没说什么,只是让她等会儿,她的点心快烤好了,让她带些路上吃。

  丛欣没法拒绝。

  过没多久,宋景行的电话又来了。

  “喂?”丛欣不知道他又要干什么。

  “下来,我在旁边的路口等你。”那人说完又把电话给挂了。

  旁边的路口?这人过来了?

  宋母出来,把装点心的袋子交给她,并把她送到门口。

  丛欣往路口的方向望了眼,不由问,“你有孩子吗?”

  宋母的笑容浅淡了下去,好一会儿,才说,“有。”

  丛欣说,“他若知道他的母亲是个这么好的人,一定很开心。”

  宋母没说什么,脸上的笑容,却比哭还难看,“要我送你吗?”

  “不用。”丛欣忙说。

  宋母笑笑,没再说什么,这是一个让人很舒服的女人,不因好奇探究,也不过多勉强。

  和自己的母亲一样,都是令丛欣钦佩的人。

  丛欣告别了宋母,出去,右拐,没一会儿,就看到宋景行站在路旁,旁边还停着一辆车。

  两人相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有种恍如隔世般,

  尤其是丛欣,已经把她赶走了,为何又找来?是因为看到视频内疚了?

  好聚好散,丛欣先开口,“我昨天做的不对,像我这样的的确不适合做助理,我给你道歉,这段时间,让你多担待了。”

  宋景行的眉头皱的死紧,像是极力压抑着什么,“你的确要道歉,你知不知道,你昨天跑出去,有多危险,你若是有个什么,我……我怎么向你家人交代。”

  还怪她跑出去?不是他赶她走的吗?

  丛欣不想跟他逞口舌之快,没意思,“对,是我的错,我不该乱走,让你担心了,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没事,而且,我这么大的人了,会照顾自己,老板,我赶时间,我订的票时间快到了,咱们有时间国内再见吧。”

  “你这是生我的气?”宋景行质问。

  “我不生。”她今天的确不生了。

  “昨晚找了你一晚,你还想怎么样?是,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不该赶你走,可你就没错吗?把我丢在那儿,身无分文,连电话都没有,我发脾气不应该?我过去又不是没发过脾气?”

  丛欣简直无语,“可你没让我走?”

  “我那不是气话吗?”宋景行不耐烦吼了句。

  丛欣拉着箱子往前走,宋景行一把拉住她的箱子,“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我怎么样?是要我给你下跪吗?”

  丛欣愣住,“我上车啊。”

  宋景行露出尴尬的神情,接着狠狠瞪了她一眼,这才把她的行李放到车上,到了车上之后,宋景行冲她伸手,“拿来。”

  “什么?”

  “取消机票啊。”宋景行横了她一眼。?丛欣讪笑两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刚才订机票的时候,发现钱不够了,你能借给我点吗?”

  “穷鬼。”宋景行坚决拒绝,“不借。”

  这脾气,也真是,急起来霹雳啪啦一通火,他母亲的温柔,他怎么就丁点没遗传到呢?

  坐在车里,丛欣心想,能让这人道歉,还真是不容易,想到这里,她突然毛骨悚然起来,他不痛不痒地道了声歉,她就倍感欣慰,对他的底线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天呢,她该不会被他虐习惯了吧?

  算了,先这么着吧。

  不干了,她还真找不到一个这么高工资的工作。

  她连一张回程的机票钱都没有,她有什么资格硬气?

  尊严那是要排在生存之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