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二十八章 补偿

第二十八章 补偿

  两人回了酒店,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下了车,丛欣去后面拿行李箱,发现宋景行已经拿了出来,见他要提着进去,丛欣立马追上,“我来,我来。”

  宋景行没松手,只是扫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让老板提行李,这比让她滚蛋更可怕。

  丛欣更加无所适从。

  也不知道这人又憋着什么坏。

  进了房间,搁下行李,宋景行坐在了客厅沙发上,摆弄遥控器。

  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丛欣便默默拎着箱子回了自己房间。

  刚放下,电话又响了。

  “方姐?”

  “老板找着你了吗?”

  “找着了。”

  “你说你们两人在折腾什么,昨晚酒店,机场,能问的全都问了个遍,老板还担心你被劫持了,昨晚你到底去了那儿?”

  “没去哪儿,就是去了他母亲那里。”丛欣弱弱地说。

  “他母亲?”方敏惊讶,接着叹了声气,“昨天在电话里,老板只是说你跟他母亲接触了,具体细节我也没来得及问,光顾着找你了,你们两闹矛盾是不是因为这事?”

  “是,也不是,方姐你等会儿。”丛欣捂住电话,走到客厅,询问看球赛的那人,“方姐问我昨天的事,要跟她说吗?”她指的是跟宋景行母亲有关的事。

  “现在知道问我了?之前跟她汇报事情的时候,你那次问过我的意见了?”宋景行讥讽。

  丛欣真心诚意道,“这不经历过昨天的事,我已经深切认识到自己之前的错误了嘛,哎,枉我也是个工作过几年的人,竟连这点都拎不清……”

  “你还有完没完?”宋景行不耐烦。

  丛欣强调,“我这是真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真不是矫情。

  “非让我每天都给你道一次歉吗?”宋景行咬牙切齿。

  “不敢,不敢,我真不是那个意思。”丛欣拼命摆手,“我真觉得自己错了,而且错的还很离谱儿。”

  “说吧,到底怎么样,这事才算完?”宋景行丢下遥控器,坐起身子,死死盯着她。

  丛欣本来是真心认错,可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丛欣便顺手推舟,“要是有点实质性补偿的话,我大概很快就能把这事给忘了。”

  宋景行冷笑,“说来说去还是那点事,什么都比不上物质重要是吧?”

  丛欣干笑两声,“这本来就是个物质世界。”

  “那你还是卷铺盖滚吧。”宋景行起身回了房间。

  “就抠吧。”丛欣撇嘴,她说错了吗?肚子饿的时候,画个大饼就能饱?是他让她说的,说了他又是这幅德性,早该知道他不是个大度的人。

  “谁抠啊?你嘀咕什么呢?”电话里突然传出声音来。

  “没,没什么。”丛欣吓一大跳,居然忘了自己还在跟方敏通着电话呢。

  接下来,丛欣便把昨天发生的事给她说了,尤其是宋景行母亲的事。

  方敏听完,不禁唏嘘,“原来是这么回事,你说你们两,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丛欣抱歉,“方姐,我已经知道错了。”

  方敏说,“你把老板丢下这事虽说不妥,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你也是好意,只是老板这人吧,最恨等人,也最恨别人不辞而别,而这两点你全占了,他不爆发才怪。”

  “是,我知道了。”丛欣这次是彻底吸取教训了。

  “老板这人,虽说发起脾气来,一点都不顾忌别人,让跟他身边的人没少吃苦头,之前的助理,也是气的没少哭,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坏心,也不是故意伤害别人。”

  丛欣这回没有说话,这都不算,那什么才算是?

  “母亲的事,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结,这次你们去,原本我是没抱什么希望的,你说都二十年了,早已物是人非,谁知道会怎么样。”

  丛欣问,“那你之前你还赞成我们去?”

  方敏说,“脓包总是要挤出来的,彻底面对,一次性把心伤完,也就彻底死心了,谁想到还有意外收获,不过,这都多亏了你,看来,他母亲心里也不是没有他,这些年还是惦记他的。”

  丛欣忍不住为他母亲说话,“岂止惦记?你没见过她本人,你见了就知道了,她根本就不像一个狠心抛弃孩子的人,她对她儿子的粉丝都那么照顾,又怎会不要自己孩子呢?”

  方敏说,“既然惦记,可她为何这么多年都不露面?我跟老板这么多年,很清楚,他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其实是渴望的。”

  丛欣叹气,“这个我也想不明白。”

  方敏嘱咐,“参加婚礼的时候,一定要看住了,千万不要让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别以为在国外,就不被人拍到。”

  “我知道,我尽量看住他。”丛欣保证。

  刚挂了电话,就见宋景行拿着外套出来,“说完了?”

  “完了。”

  “完了,就收拾收拾跟我出去。”边说边往外走。

  “出去做什么?”丛欣不禁问。

  “不是你要物质补偿的吗?”宋景行没好气,“还不赶紧,再磨蹭,就没了。”

  “来了,来了。”丛欣一听,忙拿了外套和包冲出来。

  宋景行很是不屑地瞅她一眼。

  丛欣知道他心里怎么想她的,也不在意,反而冲他笑笑。

  宋景行一副被她恶心到的样子,嫌弃地别过头。

  宋景行把她带到了一家珠宝店,丛欣有些傻眼,“不,不用这么贵重吧。”

  “不要是吧?不要就走,刚好给我省笔钱。”宋景行转身就走。

  “我没说不要。”丛欣急忙拉住,当下心一横,就走进了店里,反正也不是她要来这里的。

  宋景行见她这样,又是轻蔑一笑。

  丛欣虽然狠下心来,可还是没敢往贵的地方看,只是,珠宝店里那会有什么便宜的东西,选了很久,也没选到合适的。

  宋景行在那边等的很不耐烦,就指着一个,让店员拿出来瞧。

  热情的店员,在哪里叽里咕噜一通说,具体说什么,以她的水平是绝对听不出来的,但是,听到女朋友的字眼,她大概猜到是什么,忙摆手,说不是。

  店员只是笑。

  宋景行问她,“这个怎么样?”

  “好,这耳环真好看,不大也不小,简单大方,又不失典雅,就是贵了些,一对珍珠耳环,居然要好几万……”

  正要说算了的时候,宋景行已经起身去付钱了。

  丛欣嘴巴张了几张,最终还是闭上了。

  付完钱,宋景行把东西丢给她,“满意了?”

  丛欣咧嘴一笑,“非常满意,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谢谢老板。”

  宋景行给她的回应是一声冷笑,大概是很看不上她这种只要给点好处就什么都可以抛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