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三十二章 神经病

第三十二章 神经病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丛欣看了看四周,不确定地问了句,“是这里吗?”

  宋景行给她的回答,直接拉开车门,下了车。

  “在这里等我。”说完,人朝着不远处的大门走去。

  他走过去的时候,丛欣为他捏了把汗,生怕他被拒之门外。

  这庄园似的住宅,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富豪住得起的地方。

  占地面积一眼望不到边,尤其还是在半山腰,里面估计都要车子代步。

  庄严,浩大,像是过去王侯将相的住宅。

  宋景行到这里来干什么?

  虽说他资财雄厚,但跟这样的人家相比,简直没有可比性。

  好在门卫没为难他,很快就放他进去了,宋景行上了里面的一辆车,很快消失在了丛欣的视野中。

  丛欣调整了下座椅,放松下身体,在车里候着,同时在心里琢磨,这里到底是谁家的住宅。

  等了没多久,丛欣突然看到从下面又驶上来一辆车。

  顶级豪车,丛欣不由探头多看了几眼。

  车窗这时落下,坐在车后面的人也朝她这边看过来。

  四目相对,丛欣不由愣了。

  居然是张熟面孔?

  这张脸她没少在媒体上看到。

  她早该想到是他的。

  也只有像他这样地位的人才能住在这种地方。

  门卫看到他的车,直接把他放了进去,更加证明了这里就是他住的地方。

  宋景行来的是他家?丛欣不得不佩服,这也太明目张胆了。

  宋景行原来是来会情人的?只是他那张晚娘脸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埋怨情人这段时间没找他?

  这倒也有可能。

  不过,情人大多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宋景行人都来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只是这下可苦了丛欣了,宋景行这一进去,估计要等到明天早上才能出来了,他嘱咐她在这儿等,难不成她要一直等到明天去?

  不吃饭,一天两天倒没事,可这上厕所要怎么解决?

  还是先等会儿吧,等差不多,她再打电话过去问问。

  还没等她打电话进去呢,宋景行反倒出来了。

  丛欣看了下时间,发现才过去两个小时,这情人相会的时间是不是太短了点?

  可不等人走近,丛欣就发现了不对劲,嘴巴不禁张的老大。

  宋景行那张原本已经好了的脸,再次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带着血。

  这是怎么回事?打架了?跟谁啊?

  丛欣正要问出来,可话到嘴边又给咽回去了,在这里,能动手打宋景行的,除了那人,也没别人了。

  只是为什么啊?两人好久没见,不应该温存的吗?

  把人打成这样,这也下得去手?感情呢?

  丛欣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同情,自家老板也真够可怜的,家庭不幸不说,想在情人那里找补些回来,没想到却是拳脚相加。

  可见有钱有势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宋景行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开车。”

  丛欣弱弱问了句,“去那儿?”

  宋景行不耐烦,“回家。”

  丛欣说,“不要先去医院吗?”别打出什么好歹来,心说,男人打架,手下可没什么轻重。

  “去什么医院?死不了。”宋景行毫不在乎。

  “可不受罪吗?”丛欣看着都疼。

  宋景行看着大门的方向,“早没感觉了。”

  丛欣怔住,什么意思?不疼?想想宋景行这个人还真从来没叫过疼,上次伤成那样,也是一声不吭,跟没事人一样。

  当然,他说这话,也有可能是说感情,失望透顶,麻木不仁了。

  “开车,回去。”宋景行再次说。

  丛欣只得开着往家走。

  车里气氛诡异,丛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可不说点什么,就更诡异了。

  丛欣只得没话找话,“有话还是应该好好说,打架解决不了问题。”

  宋景行带出一抹讥笑,“能好好说的,就不会打了,这次我可没站着任他打,他身上的伤不比我好多少。”

  你居然还打回去了?丛欣在心里不由啊了声,把你的靠山打了,你可真不亏是宋景行。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听这意思,怎么?上次的伤也是那人弄的?

  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了?

  只这次还手了,其他都没还手?

  丛欣看向宋景行的眼光更加古怪了。

  这这这,这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情人关系?

  那人对宋景行也太差了吧?想打就打。

  还有宋景行这么自傲暴躁的一个人居然忍了下来,不分手是因为感情,还是因为那人的背景?

  丛欣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这些人的生活也太劲爆了,越接触越跌破眼睛。

  她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免得那一天被人灭口了。

  回到家后,丛欣拿出医药箱,帮他处理。

  “医药箱几乎没闲着过,不是我,就是你,你会不会后悔在这里工作?聪明的人都不会选择留下来。”宋景行自嘲。

  丛欣说,“我一开始也没打算留下来,本来准备待够一个月,找到合适的工作就离开的……”

  “你说什么?”宋景行突然瞪大了眼睛,一把挥开她的手,“原来你根本就没打算在这儿干。”

  丛欣真想抽自己几个耳光,怎么就说到这上面来了呢?再说了,不是你说的聪明的人不该留下,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丛欣陪着小心,“伤口。”

  “都要走了,还管什么伤口?我的身体怎么样,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宋景行再次拨开她的手,“要走就现在走,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个大神。”

  丛欣气得够呛,刚才还觉得他可怜,现在她觉得他一点都不可怜,作成这样,活该被人讨厌。

  丛欣真想拔腿就走,不过想想,还是忍下了,依旧陪着笑,“我话还没说完呢,我说的那是之前的打算。”

  宋景行面容稍霁,不过,还是瞪着她,“那现在呢?”

  丛欣只得老实说,“现在是干一天是一天啊。”跟着这人,她也保证不了什么。

  宋景行脸青一阵,白一阵,冷笑了声,指着门口,“居然把我这里当跳脚板了,好等着你那青梅竹马给你找个好工作吗?走,现在就给我走。”

  丛欣起身。

  刚站起来,还没迈开步,手臂就被人抓住了,人也拽到了沙发上,“你干什么去?”

  “我,我,我去拿东西,收拾地上的碎片。”丛欣被吓的脸色蜡白,“我,我的手……”

  宋景行这才意识到,抓疼了她。

  被放开后,丛欣发现自己的手臂一圈青紫。

  看向宋景行的目光更加骇然,人也下意识地往后退。

  “我没想对你做什么。”宋景行面露愧疚,“只是,这事你之前没跟我说过,我没有思想准备才激动了些。”

  丛欣起身去收拾碎片。

  宋景行见她没反应,反倒更加的焦躁,“你要是生气你就说出来。”

  丛欣抬头看了他一眼,“我不生气。”

  宋景行说,“我那样对你,你为什么不生气?”

  丛欣一开始是挺生气的,这人压根就没把她当人看,一不高兴就拿她出气,之前只是口头上,现在都上升到动手了,可是想想也就释然了。

  丛欣说,“拿人工资有什么资格生气,再说,之前我在单位,受许多人的气,现在我只要受你一个人的气就好了,比着之前已经好太多了。”

  宋景行瞪着她,“我若不给你工资,你就不忍了?”

  丛欣古怪地瞅着他,这还用说吗?不给工资?她还忍他?她有毛病啊?

  “算了,你去收拾吧。”宋景行叹了声气,转身上楼。

  他还一副很受伤很委屈的样子?

  丛欣真是服了他了,发脾气的是她,让她滚的是他,拿她当出气筒的是他,让她毫无尊严的是他,弄伤自己手臂的也是他,身上几乎就没少过伤,她都没说什么,他居然还这样?

  丛欣总结下来,觉得这人精神不正常,有神经病。

  这工作还真不能干了,等那一天他发起狠来,失手掐死自己可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