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三十七章 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

第三十七章 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

  丛欣再次留了下来,倒不是仅仅因为宋景行答应的那份摄影工作。

  说白了,那不过是一个下台的台阶罢了。

  她若真那么地想要那份工作,她就去齐均工作室了。

  她若真那么潇洒地离开了,她将面临再一次的失业。

  找工作有多难,她比谁都清楚,尤其还是她这种不上不下的人。

  像晓雨,人家就不怕,一旦辞职,将会有很多公司抢着要。

  当然,她也不是就找不着工作,扫大街的,洗碗的,拖地的,工作也还是有的,只是那点工资并不足以养家糊口。

  所以,你有再高的自尊有毛用,在生存面前,统统都要放弃,卑微到尘埃里,任人践踏,踏完,你还要保持笑脸,说声老板你踩的真好。

  就像宋景行那么对她,她还是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比伺候亲妈都要尽心。

  当然,她还有个选择,那就是接受安易的工作,比她现在的待遇要好上很多,而且也不会有人动不动就把她骂的像只狗。

  可是,那个选择,是最下下策,不到绝境,她是绝不会去的。

  不是她矫情,也不是她信奉人之初性本善,若那一切都是安易的,那她没什么可说的。

  可那些都是安易从他未婚妻那里得来的,先不说自己心里别扭,就说有一天,他未婚妻发现了,找了来,闹开了,别说工作了,她可能在摄影圈就再也没法混了,谁会跟你这样的人合作?

  丛欣还是像往前一样,陪宋景行工作。

  反倒是他,一整天下来,有些异常,老是往她这里看,看后就皱眉。

  丛欣以为又是她那儿做的不妥惹他不高兴了,休息间隙,就问,“我有什么不对吗?”

  宋景行迟疑了下,“你跟那人说了吗?”

  “说,说什么?”还有那人又是谁?丛欣一头雾水。

  “说你不去啊,你该不会还没说的吧?”宋景行猛然提高了嗓门。

  旁边人看过来。

  宋景行也不管,只顾数落她,“你这人,你不去,就应该跟人家明说,你不告诉他,他还以为你答应他了呢。”

  丛欣古怪地看着他。

  宋景行接触到她的眼神,便放缓了些语气,“我的意思是,你这样不声不响的,跟吊着人胃口似的,这样对人家不公平。”

  “你什么时候对他这么关心了?你不是不喜欢他吗?”丛欣的眼神越发狐疑。

  “我不喜欢他?他是谁啊?我认识他吗?我这是对事不对人。”宋景行冷笑一声。

  “不对,你一直不说,该不会还想去他那儿吧?”宋景行的嗓音又提高了上去。

  引的旁人不停侧目。

  丛欣算是看出来了,这人说这么多,无非是怕自己不干。

  意识到这一点,丛欣心里有些小得意,心说,像她这样的助理,哪儿那么好找。

  动不动就让她走,等她真的要走了,他反而意识到她的重要性了,人的劣根性!

  丛欣装作不知,“其实想想,真还挺可惜的,因为安易的关系,那齐均定当对我倾囊相授,说不定过不多久,我就能独当一面,出师了,赚大钱的机会指日可待。”

  “大白天的做什么白日梦?”宋景行死死瞪着她,“你还能不能有点尊严?花女人的钱为你铺路,你好意思吗?”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这样费尽心思,只能说明,我对他来说,比她未婚妻更重要。”

  “重要个屁,重要的话,他就不会找个有钱的女人了,你们女人可真会自欺欺人,这样的人,只有他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若是你,我就让他滚,有多远滚多远。”宋景行愤懑地说。

  “你不是我,你也不喜欢他,所以才这么说。”丛欣辩解。

  “是,你喜欢他,多痴情啊,都这样了,还眼巴巴地贴上去,图什么啊?图以后能给他当个地下情人吗?”

  “你干嘛这么激动,我又没说去。”

  “我是看不得有人这么低三下四……”宋景行突然转过脸来,“你不去?”

  “不去。”丛欣嘟囔,“说到低三下四,我不一向如此吗?你三番五次地赶我走,我不也没走吗?”

  “是我要赶你走的吗?是你一开始就没打算留下来。”说到这个,宋景行依旧很气愤。

  “是是是,都是我不对。”丛欣不想跟他争,跟老板能争出什么来,自然是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谁叫她拿他工资呢,发钱的是上帝!

  “你这什么态度?敷衍我呢?”宋景行更不高兴了,“你有意见,就说。”

  丛欣在心里叹了声气,就他这样的,她说了有用?

  “我没什么意见,我能有什么意见,只要老板不对我有意见就行了。”丛欣陪着笑。

  宋景行更气,瞪住她不放。

  没意见也错了?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

  瞪了一会儿,宋景行突然叹了口气,懊恼地揉自己的太阳穴,“算了,爱咋咋地吧,就你这德行,能指望你什么?”

  咋还人身攻击上了呢?!

  知道她留下来,就又开始肆无忌惮了?

  丛欣叹气,真不是一般的难伺候,她的态度已经摆的很低了好吗?

  中途,丛欣接了个电话,安易打来的,丛欣跟他约好了八点见面。

  宋景行收工的时候,是六点半。

  上了车,丛欣就询问,“八点我能出去一趟吗?”

  正闭目养神的宋景行,突然睁开了眼睛,“做什么?”

  “见个人。”丛欣边启动车子边说。

  “你那青梅竹马?”宋景行挑起一边眉头。

  “嗯。”丛欣点头。

  宋景行没吭声。

  丛欣说,“你不是说不去也是要说清的吗?电话里又说不清楚,只能见面说了。”

  “有什么不清楚的,一句话的事。”宋景行剜了她一眼,“我看这不过是借口,想见他才是真。”

  丛欣苦笑,“若是旁人,那还真是一句话的事,可我跟他的情分说一家人都不为过,尤其这几年,他对我们家照顾颇多,恩情在呢。”

  宋景行看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但也谈不上多高兴。

  丛欣以为他在担心晚饭的事,就说,“我先送你回去,做好饭,我再去,碗筷等我回来再收拾。”

  宋景行又瞪她,“都这么晚了,还做什么饭啊?若是给我做饭迟到,那我怎么担待的起?”

  丛欣嘴角抽搐。

  宋景行说,“在外面吃。”

  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宋景行说了个地方,丛欣便开了过去,两个人吃了顿饭。

  吃完,丛欣要先送宋景行回家,然后再出来。

  宋景行却说,“别折腾了,直接去。”

  丛欣不由张大嘴巴,他去?那场面,她真不敢想象。

  宋景行咬牙切齿,“我在车里等。”

  见他心意已决,丛欣也只能这样。

  到了地方,停好车,温度调好,毯子放好,水放在旁边,手机放在他手边,她这才去见安易。